循著直覺去旅行-1

2016/9/19  
  
本站分類:旅遊

循著直覺去旅行-1

9/14下午,會議之後,主管示意大家開完會之後就下班防颱。

腦袋開始不停的轉動,此時南迴鐵路已經停駛了,思忖著到底要不要今天就衝台北,因為擔心北迴鐵路明天也會停駛。腦袋裡矛盾和猶豫充斥,一方面自己在工作上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走下去,想要尋找一個出口,一個新的答案和目標;一方面,早就答應這邊的孩子會來見面,我不能當一個食言而肥的大人。

想著當初想要去台東的初衷,於是決定要放手一搏!

回到家之後趕快收拾行李,趁父母還沒回家的時候趕快衝到車站,因為心裡很清楚,他們的幾句話,可能就會說服我留在家裡不出門了。坐上火車,原本以為可以住在宜蘭朋友家,沒想到卻沒了著落,心裡慌張又後悔,覺得自己幹嘛沒事淌這樣的渾水,只好回頭找大學同學幫忙,幸好他們雖然覺得很突然,但也答應了讓我暫住一晚。

跟他們聊天的過程,就好像又回到了大學時我們三個人一起討論報告的時候,好像那些日子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9/15一早起床,發現如果要從羅東搭車直達池上,只剩兩個小時從台北到羅東,於是匆忙的出了門,旅行本來就是許多的抉擇和冒險,遇見和錯過,所以能趕上就是趕上,沒能趕上就是新的冒險,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40分抵達羅東轉運站,46分的火車,來不及買票直接刷悠遊卡上車,竟也一路上都有位子。
 
羅東無風無雨,火車一直到過了南澳才開始遇雨,沿路快到玉里看到受風災波及還沒辦法長大的西瓜散落田裡,玉里的稻田全部被水淹沒,儼然一處巨大的湖泊。這時才真的看到颱風在台灣土地上釀成的災情,心裡想著這些農民要如何面對這些損失?
 
池上下著雨,所以跟朋友的小孩一起在家裡看這陣子很夯的屍速列車,我本身不太看韓國片,雖然大家都說很好看,但我也就是直觀著看完,事後看到學長以社會學觀點打了一篇分析屍速列車的文章,才更加發現自己真的是很直觀的看完一部殭屍片哈。
 
晚上雨小了點,也看得見月亮,而且越晚越清晰。
 
於是騎著車想進部落去找小孩。才發現整條路都被水淹過了,還夾帶著很多的拳頭大小的碎石,眼見這樣的景況,心裡又開始天人交戰,到底此行是否危險?可是小孩說現在部落在烤肉,還有一群青年一起彈吉他唱歌,這不就是我一直很想親眼見證的畫面嗎?
 
繞了另外一條路,我進到了部落的生活,而且不後悔自己這樣的選擇。
 
部落的青年,一把吉他,一面木箱鼓,就這樣唱了起來。一箱一箱的台灣啤酒,桌上一盤盤的肉,杯盤狼藉。中間的青年領頭一呼,開始唱起一首接一首的曲子,一杯接一杯的喝。
 
酩酊大醉之後,其中的兩個青年一言不合,起了衝突。然後兩邊都開始有人去跟這兩個青年講和,讓他們可以互相和好。一開始兩人都無法接受,但就在某一個moment突然兩人擁抱,說要好好當兄弟,然後就坐下來繼續一起喝酒。
 
領頭唱的青年坐來我旁邊,開始說著自己想帶領布農族青年學習老人智慧的想法,但是背後還是有很多耳語,長輩不願意支持。事後問小孩,知道常常聚會的形式就是喝到醉、喝到掛,老人不支持這樣的狀況。可是,那一份心和努力,卻還是讓我深受感動,這樣的認同,是在我們漢人身上找不到的,我們連我們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但他們就算還不太確定,也能高聲呼喊自己是布農族!
 
帶我進去這個聚會的青年喝醉了,我在旁邊陪他酒醒,然後送他回家,再回來幫忙清理杯盤狼藉後的場地。最後心滿意足的離開,回到了住處。覺得這個夜晚很貼近了布農族的節慶生活,也看見有人一樣都在努力,也還在嘗試和尋找答案,就跟現在的我一樣。喝喝酒,唱唱歌,酩酊大醉之後再大睡一場,明天就繼續生活!繼續衝撞社會結構!
 
這是我在台東學到的第一課。
永遠都有人跟我一樣,在衝撞,在悲傷,在高聲歌唱,唱著那些苦悶。
但醒來以後,還是要繼續往前走。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4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字好小,看得有點吃力>"<
回應    1    0
風起之際    
風起之際
收到,下一篇開始再把字體放大^^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