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三種人生

2016/9/14  
  
本站分類:生活

三個人,三種人生

【三個人,三種人生】

今天是大台中少年英雄獎的開跑記者會,其實以前只知道這是個不以成績至上為徵選指標的獎項,其他的都只是略懂略懂。直到這個暑假,還有今天陸續接觸到去年少年英雄獎的得主們,才漸漸明白這個獎項的意義和價值。

記者會上,小馬奮力呼籲,認為台灣社會和人們應該要更多的去看見社會的需要與不足,並且出手協助。去年台中捷運鋼樑墜落事故發生時,原本在學校就是交通指揮隊員的小馬,義無反顧地跳下公車,在馬路上指揮交通。今天見到本人才知道他的理想是擔任警消,而且自己平常也會利用假日到消防隊擔任志工,現在就已經開始練習打火救人。看著他一直不斷努力的跟社會局長官說明警消這部分目前的困境,也說著若不是現在高三要準備考試,也想要進到青年議會去質詢這個議題。在看著圍繞在他身邊的大人們,不斷地稱讚他很有想法,卻是沒有人給得出承諾或是沒有人露出想要試著改變什麼的表情,我試圖用熱切的眼神告訴他:「即使衝撞後遍體鱗傷,你都不孤單的。」他可能不知道,他今天這番正氣凜然的呼籲,充權了某個迷惘的人。

下午,不過是一念之間,踏上了追尋網咖的路途。而網咖裡,也藏著大道理。

網咖的服務生叫阿豹,阿豹是青少年後期的人兒,跟我一樣(XD)。他白天打工,晚上念書。也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聊起他當青少年前期和中期的經驗,他說他小學五年級到國一都是被霸凌長大的,直到有一天他為了不要再被霸凌,決定從此自立門戶(阿豹說他喜歡自由,無法接受老大要他做東做西),建立自己的勢力,不讓別人欺負他。兩個月後,他突然想念起正常的生活,而不再是豬朋狗友整天(抽菸喝酒花錢)xN,父母支持他,他開始認真念書,讓自己慢慢走出黑黑的世界。現在打工籌錢,準備以後去補習,甚至可能到中國去工作。跟他說起小馬的故事,阿豹問我想聽好話還是壞話,我說壞話。阿豹說,有這樣的想法很好,可是沒有用。政府爛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政府要爛就讓他去爛,我發展我自己的,現在這個社會聰明的都會知道自己顧好自己的就好。對像我這種一般人來說,只要一個月能賺個5~6萬,可以過好自己生活就好了,想那些不切實際的實在沒用。不過阿豹好像還蠻認同,如果每個人民都有知識、夠聰明的話,就能對政府形成壓力。

告別了阿豹,開始兩種價值觀在腦中打架。帶著無解的思緒,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魷魚是個青少年中期逐漸步入青少年後期的青少年。對於生活,魷魚告訴我他的一套生活邏輯。生活不一定要有規劃,也不一定要有什麼目標,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未來不是你想要他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未來的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又何必現在就要開始規劃或努力。

三個人,三種人生。三個人都活得好好的,沒有餓死,也沒有犯法。思想的背後有成因,是選擇還是耳濡目染?

我比較好奇,這三個人坐在同一桌開始聊天,能夠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