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番外二:真相(下)

2016/7/25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番外二:真相(下)

【真相(下)】

 

  可是即使彭詩彥沒有明說自己喜歡孟曉語,但四周總是有些不帶善意的目光注視著兩人,他們之間的曖昧氣氛藏也藏不住,很快的,彭詩彥就察覺到了那即將引起風暴的危險——高亞如。高亞如喜歡自己的事情,彭詩彥其實一直都知道的,只是對於高亞如的搭話總是採取冷處理的方式,本想讓她與其他女孩一樣知難而退,但她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

 

  她早就發現了彭詩彥心屬何處,所以刻意接近孟曉語,假裝友善地對她旁敲側擊,就是想要知道孟曉語對彭詩彥是不是也有相同的感情,只是孟曉語並沒有發覺這一切,一再和高亞如說著她那些「朋友論」,但高亞如身為旁觀者又怎可能不知道孟曉語只是沒有認清自己的感情而已。她忌妒彭詩彥對孟曉語的溫柔體貼,與自己總是碰了一鼻子灰的冷漠戈壁有著令她絕望的天壤之別,她更痛恨孟曉語的遲鈍,討厭她可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獨享著彭詩彥的呵護。孟曉語對她來說就是個刺眼的存在,於是她對自己發誓,要讓孟曉語發覺自己的感情,然後再一下子毀掉她在彭詩彥內心的形象,狠狠的拆散他們,搶回彭詩彥。

 

  對高亞如來說,彭詩彥本該就是自己的東西,因為從小到大沒有任何東西是她想要而不會得到的。

 

  其實彭詩彥也發現了高亞如的心機,就連桃于佳和周億賢都隱約嗅出了絲絲陰險的氣息,但對方還沒有什麼作為,他們只能想方設法的讓孟曉語離高亞如遠一點。桃于佳用自己的厭煩態度驅趕著高亞如對孟曉語的接近;周億賢找到機會就不斷的對孟曉語做出口頭警告;彭詩彥則是因為自己對孟曉語的歉疚心理而變得忽冷忽熱起來。可是他們都沒有想到,高亞如並沒有因此怯步,反而因為他們幾個人的掩護而越發討厭孟曉語;孟曉語自己也沒有發覺危險就在自己身邊,反倒因為彭詩彥的態度落差而衍生了更多的不安全感。

 

  事情還是無法阻擋地發生了,孟曉語收到了一張沒有附上署名的告白紙條,這張紙條不過就只是高亞如為了讓孟曉語的感情醒悟過來的一種方式,但對於其他人來說,他們害怕那張他們未知內容的紙條會為孟曉語帶來危險,但除了讓孟曉語整個人變得魂不守舍之外,什麼都沒有。

 

  進入寒假,就在他們幾個去KTV的那天,周億賢的提示徹底的讓孟曉語內心的情感爆發,那個她永遠以為是奢侈的愛情,那個她幾番克制、不敢奢望的愛情,在這天狼狽的被一首如明鏡一般的曲子給映照了出來,這當頭棒喝讓她感到十分恐慌,她不敢想像這場友情變質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她逃了、逃離那個強迫自己面對現實的窄小包廂,但也因為這首歌才讓彭詩彥發現原來孟曉語也是喜歡著自己的,只是他不懂她為什麼要崩潰逃跑,就像他一直都不懂她為什麼總在悲傷的表情之後漾出笑容,那笑只揪得他心疼。

 

  彭詩彥拉著淚流不止的孟曉語搭上了與家相反路線的公車,一語不發的緊握著她的手腕,安靜的等她恢復冷靜,他想讓孟曉語知道,難過的時候有自己陪在身邊,他不想要她一個人孤單面對,所以他試著把心裡的話告訴孟曉語,他知道唯有自己主動坦然,孟曉語才會有所反應,即使只有一點點,他也想更了解她。但他並沒有料想到自己的坦然,竟然換來了孟曉語過去那些悲慘的回憶。

 

  孟曉語怕人的原因來自同儕的冷言諷語、嘲弄霸凌,對友情的抗拒和防備源於曾經朋友的背叛,僅僅因為她的朋友害怕受到牽連,所以丟下了孟曉語給予的全部信任和依賴……

 

  知道了這個過去,彭詩彥嚥下了告白的衝動,體貼的繼續用孟曉語渴望的友情去對待她,不再去煽動愛情那條線,他知道過度的接近只會讓她把自己推得更遠。退居朋友的角色,為他們兩人的關係帶來意想不到的發展,孟曉語放開了內心的束縛,不再對彭詩彥有所防備,找回了一些她曾經失去的開朗,這讓彭詩彥十分驚喜,甚至開始計畫著怎麼循序漸進的讓孟曉語知道自己的心意,但這個令人激動的計畫在不久之後便被狠狠撕碎。

 

  遠在澳洲的父親打算把彭詩彥接到身邊去,他為了和父親溝通,急急忙忙的飛了過去,他承諾了孟曉語一個「期待」,他不想要這樣的期待落空,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最後協調失敗,剩餘的只有一個學期,他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告別所有朋友、告別他好不容易相信的愛情。

 

  回國之後,他從跟周億賢的通話中得到了一句「笨蛋」,還沒來得及問清原因就被掛了電話,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跟孟曉語相關的事,他以為周億賢的責備來自於自己的不告而別,他很懊惱、很後悔,他不應該不說一聲就走,儘管有多緊急,他都不應該忘記孟曉語對自己深重的依賴和寄託在自己身上的安全感。所以他隔天瘋了似的尋找著不在家的孟曉語,繞了大半天才在書店裡找到她,彭詩彥故意測試著孟曉語對自己在乎的程度,原以為在她不語的笑意之中找到了令自己失望的答案,卻沒想到真正的答案才令人絕望。

 

  「你不會再離開的,對吧?」

 

  眼看著孟曉語拉著自己的手,聽著近乎央求的語氣,這時彭詩彥才知道,她並不怪罪自己的不告而別,而是害怕自己的消失無蹤,他很高興自己在孟曉語的心中有著這麼重要的地位,可對於孟曉語想要的承諾,自己卻給不了任何肯定的回覆。

 

 

  新的學期到來,以看似司空見慣的打鬧開了場,殊不知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一個轉學生的出現帶來了巨大的變故。彭詩彥無法忽略那一找到空閒就繞著孟曉語轉的黎子惟,更無法忽視不知道從哪裡開始的亂點鴛鴦,把黎子惟和孟曉語湊成對,這讓他感到十分不快。但讓他最最慌亂的,是原本應該害怕陌生人的孟曉語,對黎子惟的態度不如往常那樣的防備和冷漠,反而總是有意無意的觀察著,似乎很在乎黎子惟的一舉一動,彭詩彥其實看過很多次孟曉語注視著黎子惟的樣子,他不知道那眼神裡包含什麼意思,但黎子惟對他來說,已然成了最強勁的敵人。

 

  「如果你是喜歡曉語才不准我靠近她的話,可以啊!但是她有在等的人,你知道嗎?」

 

  籃球場上,彭詩彥受不了黎子惟和孟曉語搭話,內心累積已久的醋勁大發,可是得到的回應竟讓自己不知所措起來。他知道自己若是這樣大庭廣眾的承認了對孟曉語的感情,絕對會帶給她傷害,她是萬分珍視與自己的友情,是那樣小心翼翼的不去打破,彭詩彥也想要守護,可情急之下,他卻用錯了方法。

 

  下課鐘一響,他就立刻被周億賢給拉到角落,不由分說的被打了一拳,重重的在心口上。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事嗎?你以為你剛才那樣是在保護她嗎?」

 

  面對好友的指責,彭詩彥心中的委屈和怒火也跟著湧了上來,卻無話可說。

 

  周億賢看著眼前這個對心上人過度憂慮、保護的男孩,無奈的嘆了口氣。「你知道她在等的人是誰嗎?」

 

  「誰……?」這就是彭詩彥在意的地方,他知道孟曉語喜歡自己,可這個當下他遲疑了。

 

  「你回國那天,本來是我要去接機的,但是我把車票給了她。黎子惟說他跟孟曉語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是在機場,這樣你懂了嗎?」

 

  周億賢的話猶如醍醐灌頂,彭詩彥想起在書店裡找到孟曉語的那天,她那張害怕自己再度離開的臉龐又浮現在腦海中,此時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孟曉語害怕自己消失並不只是重視他們之間的友情,也不只是因為自己是她內心裡特別的存在,而是因為思念。那樣害怕陌生環境的她,竟然為了要見自己而千里迢迢的跑到機場,那種迫不及待的心情到底有多麼急切?而撲了空的她,到底有多失落,失落到連曾經去過機場都不願意告訴自己?

 

  回到教室裡看見孟曉語閃躲的眼神,彭詩彥這才發現真正傷害了她的,其實是自己。

 

  藉著周億賢和桃于佳製造的機會,彭詩彥向孟曉語道了歉,心裡滿滿的愧疚卻沒有因為這短短的幾個字而獲得解脫,他知道現在的自己除了友誼之外什麼也給不了她,即使知道對方也喜歡著自己,但即將出國的事實就擺在眼前,告白了也不可能在一起的悲哀,自己又該怎麼面對?視愛情如奢望的孟曉語又怎麼承受得住?

 

  所以他選擇永遠封鎖這個秘密,「朋友」這個身分是守護孟曉語最好的角色。

 

  可是這個身分在不久之後就變得搖搖欲墜,甚至連彭詩彥自己都逼不得已的連這個角色都放棄掉。平凡快樂的日子過得並不長,一篇網路留言打破了原有的安逸,即使隱姓埋名使執筆來源顯得神秘,但其中內容卻有非常明確的指涉,就像是針對孟曉語一樣使用女孩子的身分留下曖昧的言語。彭詩彥看著這一切,心裡既擔憂又氣憤,就算自己清楚知道孟曉語不可能發這篇留言,但是只有心證而沒有物證是沒辦法辯駁什麼的,人們通常都不在乎真相,他們只想要一個答案,這個答案是對是錯也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拿來說嘴、消遣,就像在課本裡呆版的插圖補上幾筆,不會有人在乎原來的圖長什麼樣子,只會因為那一點點的加油添醋而得到某種樂趣,然而這一點對別人來說不起眼的樂趣就建立在孟曉語的痛苦之上。即使他們兩人說好冷處理,依舊沒有什麼效果,反而大部分的嘲諷都不自然的往孟曉語身上集中,這個現象讓彭詩彥只能往一個方向想去——有人在故意陷害孟曉語,而那個人對她的個性和生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其動機只有一個,就是因為彭詩彥自己。

 

  高亞如對於彭詩彥發現兇手是自己並不驚訝,反倒以此強勢的提出讓彭詩彥離開孟曉語並加入游泳社為不再惹是生非的交換條件,對她來說,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搶奪,直到得手為止。

 

  「這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就算你這樣做,我也不會喜歡你。」彭詩彥把話挑明了,但高亞如卻一臉不以為然。

 

  「你當然可以不接受這個條件,只是孟曉語……」她笑了起來,美麗的臉龐變得有些扭曲。

 

  彭詩彥清楚,這就是桃于佳一再警告自己的事情,而它真的發生了。人會因嫉妒而產生極端的思想行為,彭詩彥覺得自己一定是中了某種詛咒,才會讓身邊的人一再受傷,過去的桃于佳如此,現在的孟曉語也是如此。

 

  他最後還是接受了這個條件,並把這個決定告訴了周億賢和桃于佳,希望他們保密。至於為什麼不告訴孟曉語,其實他曾幾度想要向她坦誠,但就算是他自己也看出自己的極限了,他沒辦法在孟曉語身陷困境的時候立刻跳出來為她解圍,他總是在這樣的場面裡看見自己的膽小,反之黎子惟的勇氣凌駕於自己之上,他能夠更及時的為孟曉語擋下一切利箭,相對沒剩多少時間就得離開的自己,誰能更長久的陪伴著她,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長痛不如短痛,剛好藉此機會讓孟曉語忘記自己。即使掙扎,但孟曉語在彭詩彥心裡就是一塊淨土,他不容許她被任何事物玷汙,何況汙染源就是自己。他推開了她,狠下心解除了曾經一直細心呵護著的友情,自願退出她的世界,說著那些違心之論試圖讓她拋下一切留戀,不斷地用一根又一根如刺般的謊言掩蓋自己的守護,眼睜睜看著她難過、憔悴、崩潰,彭詩彥內心絞疼得幾乎要死也咬緊牙根強迫自己忽略。

 

  這是他最後唯一能為孟曉語做的事了,犧牲掉所有感情去換來她的安好,有點傻,但他並不在乎孟曉語的誤解,畢竟這就是他的目的,他覺得很值得,至少因為自己的退出,孟曉語有了新的圈子、新的夥伴,這樣他就可以很安心地帶著這些秘密遠走高飛。

 

  若要說有什麼遺憾,那就只有沒辦法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孟曉語吧。所以他也拒絕了其他女孩的追求,苟延殘喘地為孟曉語保留著這份死心踏地的愛。

 

  「白湘菱,不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我不想你受傷。」面對眼前女孩的告白,彭詩彥沉重而認真的回覆道。

 

  「我不怕。」

 

  白湘菱一直都有過於常人的自信和積極心思,總認為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有成果,但這份自信很快的就被撕個粉碎,就在舞台上的那一吻之後。

 

  高亞如在台下妒火中燒,對於白湘菱忽視自己的威脅氣憤難耐,心裡起了可怕的念頭,即便彭詩彥再怎麼機警地讓周億賢和桃于佳幫忙注意,仍然來不及阻止悲劇發生。

 

  白湘菱被高亞如推下樓梯,身受重傷。彭詩彥明白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他很自責,甚至厭惡這樣無能為力的自己。愛情到底是什麼,值得這樣撲火?他想不通,卻也不能倖免的深陷於其中。

 

  「現在可以把一切公開了吧?」埋下時空膠囊的時候,桃于佳看向彭詩彥那張蒼白的臉。

 

  彭詩彥搖搖頭,遠遠的看著那早已不再注視自己的女孩,看她身邊圍著一群朋友,看她在那之中綻放的笑容,跟著輕輕一笑。「不用了,現在的她很幸福不是嗎?」

 

  「那你呢?」

  「我只要這樣就夠了。」

 

  他要的,不過就是看見她幸福的樣子而已。

 

========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