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十章(下)

2016/7/7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十章(下)

浪惜鋒與小燕兩人帶著一隻羽鼠離開村落後,來到一處岔路口,在岔路口中間插著告示牌。

 

告示牌上寫著這樣的訊息:「前有盜匪出沒!」

 

小燕翻著白眼說道:「這不擺明走哪條都會有盜匪嗎?」

 

「怎麼,怕啦?」浪惜鋒促狹地看著小燕說道。

 

「你才怕呢,盜匪就算來了,也會拜倒在我的石柳裙下,哼。」小燕一邊擺起各種性感姿勢,一邊說道。

 

「妳這樣不出事才怪......。」浪惜鋒心想著。

 

「吱!」羽鼠叫了一聲。

 

「小呆說他會保護我!」小燕得意的說著。

 

「居然連名字都取了......。」浪惜鋒傻眼的說道。

 

最後浪惜鋒與小燕猜起拳來,輸了就往左,贏了就往右。

 

「剪刀,石頭,布!」

 

結果出爐,浪惜鋒的剪刀贏了小燕的布。

 

「那就朝右邊這條路出發囉。」浪惜鋒說道。

 

走在路上,浪惜鋒與小燕閒聊著。

 

「我說小燕,妳怎麼都不著急你自己的事情啊,跟著我可是要受苦受難的啊。」浪惜鋒說道。

 

「反正也想不起來,說不定跟著你就有答案自己跑出來啦。」小燕說道。

 

「妳可以不要這麼豁達嗎?」浪惜鋒冒著青筋說道。

 

「不然要整天沮喪著臉,然後大哭大鬧嗎?」小燕說道。

 

「妳這樣講好像也對。」浪惜鋒無法反駁。

 

「是說,納藍若谷剛剛提到的失落的血脈,有激起妳什麼記憶嗎?」浪惜鋒好奇的問道。

 

「嗯......沒有耶。」小燕說道。

 

「那小呆都跟你講些什麼啊?」浪惜鋒看著那隻在小燕附近飛來飛去,好奇地看著周圍的小呆說道。

「他喔......他說我有媽媽的味道,有熟悉的感覺,還有一些我還聽不太懂的用詞,可能要等我跟小呆心靈更契合的時候才會瞭解吧。」小燕說道。

 

「吱!」小呆叫了一聲。

 

「那他剛剛又說了什麼?」浪惜鋒指著小呆說道。

 

「他說你聞起來有點臭臭的,可是那個味道一下子就不見。」小燕捏著鼻子跟浪惜鋒說道。

 

「什麼!你這隻臭阿呆才臭臭的好嗎!」浪惜鋒抓起小呆就是一頓磨額頭的酷刑。

 

「吱吱吱!吱吱!」小呆慘叫著。

 

小燕一把搶過來,安撫著小呆,對著浪惜鋒做鬼臉說道:「他說你是個大壞蛋。」

 

「呿。」浪惜鋒不屑的說道。

 

兩人一寵越走越深處,一路上鬥嘴來鬥嘴去,這時一雙雙貪婪的眼睛正伺機而動。

 

躲在草叢裡的盜匪一夥看這兩人也不是什麼厲害的貨色,一個看似領頭的盜匪打出暗號,所有藏著的盜匪全都跳了出來,把浪惜鋒兩人包圍住。

 

小燕被嚇了一跳,連忙躲在浪惜鋒身後,小呆則是張開他的羽翼,作出威嚇狀。

 

「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哉,若想從此過,留下買命財!」其中一名較為魁梧的盜匪舉起刀子說道。

「真的只要留下財就可以過去了?」浪惜鋒問道。

 

「沒錯!只要有足夠的財寶,就讓你通行!」那名盜匪揮著刀子說道。

 

浪惜鋒與小燕互視一眼,小燕立馬掏出兩顆金元寶,交給浪惜鋒。

 

「這裡有兩金,夠嗎?」浪惜鋒說道。

 

「你以為區區這兩金就能夠打發我『十里坡惡漢』江將韁嗎!」那名自稱『十里坡惡漢』的盜匪說道。

 

「這位......江大哥你好,不是說只要留下買路財就可以了嗎?」小燕突然就像救世主一樣地挺身而出,嗲聲嗲氣的說道。

 

說話的同時,小燕不經意地解開衣領的釦子,微彎著腰,露出些許令人遐想的畫面。

 

不只『十里坡惡漢』江將韁,所有在小燕面前的盜匪眼睛都瞪直,而在小燕後方包圍的也瞪大了雙眼,情不自禁吞了口水。

 

渾圓的翹臀,開岔的裙擺設計使小燕露出白皙的長腿,魔鬼的曲線讓這些盜匪的雙眼看得直發愣。

 

浪惜鋒和小呆看到這副情景,不禁汗顏。

 

「咳咳......過,都過!」『十里坡惡漢』江將韁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對天大喊。

 

聽到這句話,小燕迅速的扣起衣領,拉著浪惜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出了包圍圈,留下這群好色的盜匪在原地發呆。

 

跑到幾乎看不見盜匪的身影之後,小燕與浪惜鋒終於停下喘息。

 

「妳......妳這麼熟稔這些事,妳該不會......專門欺騙男人錢財的吧?」浪惜鋒回過神說道。

 

「你......你別看我這樣......我當年在天京可是......玩弄無數少男的......霸王花!」小燕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怎麼覺得妳一定才是個大壞蛋,八成是靠仙人跳起家的。」浪惜鋒躲到附近的一棵樹後說道。

 

「找死是嗎,我可以成全你。」小燕冒著青筋,一臉不爽的看著浪惜鋒說道。

 

打鬧過後,浪惜鋒拿出「江史異誌」翻閱,在地圖的篇章找尋驚蛟嶺的路線圖。

 

「你有這本書怎麼剛剛不拿出來用......。」小燕無語。

 

「忘記了嘛,嘿嘿......找到了。」浪惜鋒一邊翻找,一邊說道。

 

浪惜鋒研究了一會兒的地圖,發現他們在岔路就走錯方向了,所以他們必須花更久時間才能走出驚蛟嶺。

 

「等一會兒往這邊走,然後再往那邊走......大致上就是這樣了。」浪惜鋒滿意的說道。

 

「一個明明有地圖的人卻不拿出來,我都不知道該相不相信你的話了。」小燕吐槽地說道。

 

「信鋒者,得永生。」浪惜鋒嚴肅的說道。

 

小燕與小呆頭上突然有一隻烏鴉低空飛過。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往哪裡走?」小燕抱著小呆說道。

 

「我們往......這條路走!」浪惜鋒指著前方一條路說道。

 

他們開始動身之後,納藍若谷也出現在浪惜鋒與小燕休息的地方。

 

「哎呀,這位仁兄走錯路的本領也太厲害了,看著地圖都能看錯方位。」納藍若谷說道。

 

只見納藍若谷蹲下身子,拿出一把小鏟子,對準一個露出半塊大石頭的地方挖下去。

 

納藍若谷的速度很快,那塊大石頭的原貌很快就出現。

 

那是一塊有題字的圓型石碑,納藍若谷叫出異獸搬出後,自己把石碑上的塵土清乾淨。

 

「嘖嘖,還真是伏魔洞,看來正版的就是不一樣。」納藍若谷也掏出一本「江史異誌」說道,不過那本江史異誌略微不同,比浪惜鋒的厚了許多。

 

把自己手上的沙子拍落,納藍若谷揹起行囊繼續跟在後頭。

 

而在趕路的浪惜鋒一夥,則是驚愕地停在一個洞口前。

 

「你真的確定你有帶對路?」小燕疑惑的說道。

 

「地圖上是這樣寫的啊,應該錯不了。」浪惜鋒說道。

 

「吱吱!」小呆好似在說著什麼。

 

「小呆說他感覺裡面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裡頭。」小燕翻譯小呆說的話。

 

「都走到這裡了,就跟在我後面走進去吧。」浪惜鋒說道。

 

一進入這看似伸手不見五指的洞裡,兩旁的火把卻自己燃燒起來。

 

詭譎的氣氛,讓小燕緊緊跟在浪惜鋒後頭。

 

隨著洞裡的路線九彎十八拐,兩人最後卻被一道門擋住過不去。

 

浪惜鋒看著眼前這道雕有一幅羅漢伏魔圖的石門,思考片刻,小燕的叫聲卻把他拉回現實。

 

「哎呦!」小燕像隻猴子一樣,跳到浪惜鋒的身上。

 

感受著小燕胸前傳來的柔軟感,浪惜鋒鎮定心神看著小燕剛剛的位置,是一尊大型蠍子雕像。

 

「蠍子雕像?我看看。」浪惜鋒搬起這尊蠍子雕像到石門前,眼睛骨碌骨碌的轉。

 

石門前左右兩側有兩尊狼雕像,兩尊狼雕像之間有一塊地板似乎長得不太一樣,有點凹下去的感覺。

浪惜鋒摀著鼻子把日積月累的灰塵拍掉,這塊地板並不是地板,恰巧好是一個蠍子形狀的凹槽上蓋住了一片薄木板罷了。

 

把那一尊大型蠍子雕像放進去後,整個山洞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響,地板略微震動,只見石門用一種極緩的速度開啟。

 

浪惜鋒怕石門裡有什麼猛獸或是未知的危險在裡頭,帶著小燕往後退了四五步之遠。

 

當石門完全開啟之後,浪惜鋒才緩緩帶著小燕接近已開啟的入口。

 

看到石門內的情景,小燕不得不酸了浪惜鋒一把:「你現在還確定你帶對路了?」

 

石門內居然是一處巨大的密室,說密室還可能不太恰當,應該說充滿著各式齒輪機關的超大型空間。

浪惜鋒除了尷尬之外,也只能想辦法脫離現在的困境。

 

「既然都來了,不闖一下怎麼對得起凌霄門的招牌呢。」浪惜鋒看著眼前的新奇世界說道。

 

「那你倒是說說,要怎麼闖過去?」小燕皺眉說道。

 

「好歹我也是看過一些些奇門遁甲的,妳瞧,在我們斜對面的平臺上有著太極的圖案,在平臺的對面也有一個平臺,那處的平臺上也有一個太極的圖案。」浪惜鋒指著兩處說道。

 

「嗯......是這樣沒錯,然後呢?」小燕說道。

 

「如果妳仔細看,會發現那對望的太極正好是一正一反的,我猜我們只要想辦法按下那兩處太極的機關令這兩處平臺合在一起變成一座橋,我們就可以透過其中一個臺子後的入口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走。」浪惜鋒說道。

 

「你別說這些話唬弄我,你這有說跟沒說是一樣的啊,你還沒說出我們這裡要從哪裡走才能到達那兩個臺子上呢。」小燕說道。

 

「因為我早就注意到我們這邊也有機關可以開啟,設計的人使壞絕不在開頭使壞,最有可能需要解開謎題的部分就在進入平臺後才開始。」浪惜鋒瞇著眼睛仔細端詳著這些精美巨大的齒輪說道。

 

「那您老大爺帶頭吧。」小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

 

浪惜鋒走到一處有著前後方向的手把開關,手把是朝向前的,於是浪惜鋒奮力把手把往後拉,在拉的同時,整個空間的齒輪都動了起來。

 

「浪惜鋒!快看!」小燕大叫道。

 

浪惜鋒也注意到了,在兩座平臺的中央升起了一座圓形的臺子,在圓形平臺升到與兩旁的平臺同個高度後,停了下來。

 

浪惜鋒示意小燕別輕舉妄動,待所有聲響都停止之後,浪惜鋒開始仔細觀察著自己所在的平臺上。

 

「你在看什麼?」小燕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找其他的開關,你沒看剛剛那個開關只開啟了一座圓形平臺嗎,我相信一定還有什麼可以讓這圓形平臺連接到我們這邊來的機關。」浪惜鋒沒好氣的說道。

 

「喔,那你繼續找,我跟小呆在旁邊等著。」小燕乖乖的站到一旁去。

 

浪惜鋒走過來又走過去,就這樣來回踱步好幾次,最後浪惜鋒索性坐在地上思考。

 

小燕見浪惜鋒坐著想事情,自己便在旁轉呀轉的,哼著歌看看這處神奇的空間。

 

小呆不知道看到什麼東西,一邊吱吱叫,一邊拽著小燕的袖子往旁邊拉。

 

「怎麼啦小呆?你說那邊有一個很奇怪的小東西?」小燕與小呆對話著,知道小呆發現什麼後,叫起浪惜鋒也一起過去。

 

「吱吱!」小呆停在一個空地上,不停地飛上飛下的。

 

「你說,有一個機關在這裡?」小燕說道。

 

小呆點點頭,吱吱了一聲,表示正確。

 

「但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啊,小呆你是不是看錯了?」小燕疑惑的問道。

 

只見小呆著急的亂飛,卻又一直跟小燕說著機關在這裡。

 

「小燕,那商人有跟你說羽鼠有什麼特殊能力嗎?」浪惜鋒問道。

 

「嗯......我想想,好像有提到一個叫做『無所遁形』的能力。」小燕說道。

 

「哈!這不正好嘛!」浪惜鋒開心的搖著小燕的肩膀說道。

 

「死變態你快放開我!你開心個什麼勁兒?」小燕推開浪惜鋒說道。

 

「小呆有這『無所遁形』的能力,不就代表可以看到我們沒辦法看到的事物,或是我們肉眼被蒙蔽的事物嗎?」浪惜鋒興奮的說道。

 

「嗯啊,那這又代表什麼?」小燕不解地問道。

 

「這代表著我們有機會可以找到正確的路出去了!」浪惜鋒說道。

 

「可是......我們又看不到,小呆看得到有什麼用?」小燕說道。

 

「對耶。」浪惜鋒原本興奮的心情就這樣被潑了一桶冷水。

 

「你等等......小呆說我們太依賴肉眼了,要我們用心看。」小燕翻譯著小呆的話說道。

 

「用心看......用心看.......我懂了!」浪惜鋒思索片刻便有了答案。

 

只見浪惜鋒閉上眼睛,盤腿而坐。

 

浪惜鋒進入冥想階段後,感官的感知能力慢慢地放大,這時浪惜鋒體內那股不知名的內勁開始自發性的運作起來,使浪惜鋒的感知能力強化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心跳聲,齒輪被風吹動的微弱摩擦聲,接著出現了只有輪廓的形體,而這些輪廓漸漸清晰了起來,在面前的機關也出現在浪惜鋒的感知世界裡。

 

浪惜鋒試著讓感官的能力集中在眼前的機關上,機關的細節越來越清楚,不僅是機關的紋路,還有機關的顏色,最後甚至機關就在眼前直接顯現。

 

趁這一刻,浪惜鋒開始找尋這個隱藏機關的啟動處。

 

「這裡沒有......這裡也沒有......是這裡了!」浪惜鋒找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看到位於這個小型方柱上的凹槽處,這時機關的原貌終於在浪惜鋒的腦海裡完整呈現。

 

浪惜鋒立馬睜開眼,站起身來對著小燕說道:「這是一個血槽,需要放血來啟動的開關。」

 

「血槽?這哪來的設計者這麼殘忍,還要用血才能開啟。」小燕驚嚇的說道。

 

「我先放,如果沒效就用你的看看。」浪惜鋒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又會有效?」小燕問道。

 

「如果連妳的都沒效,那就是老天爺要我們一起死在這裡囉。」浪惜鋒認真的說道。

 

浪惜鋒咬破手指,閉上眼睛把血滴在血槽處,只見血滴滴在血槽處卻沒任何的反應,一直呈現水滴狀。

 

「我的沒有效用,換妳上場囉,呵呵。」浪惜鋒不懷好意的眼神令小燕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

「妳要自己咬破手指,還是我幫妳咬破,還是妳要讓小呆幫妳咬?」浪惜鋒講出三種選項讓小燕自己選擇。

 

小燕看看小呆,又看看浪惜鋒,然後看著小呆認真的問道:「小呆,你有瘋犬病嗎?」

 

小呆那張鼠臉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吱了一聲,表情呈現抗議的怒容。

 

「喔......所以你沒瘋犬病啊。」小燕點頭說道。

 

「那我給小呆咬。」小燕對著浪惜鋒說道。

 

浪惜鋒叫小燕把手指遞給小呆,然後小呆用恰巧的力道咬了一口,讓小燕食指指腹上的傷口不至於太大。

 

見血之後,浪惜鋒閉上眼睛再度感知一次機關血槽處,抓著小燕的食指指腹朝下,使血滴滴在血槽裡。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小燕的血滴在血槽裡後,居然開始順著方柱的紋路流動。

 

當然這一切只有小呆和浪惜鋒能夠看到,小燕依舊傻傻的呆看著空空如也的原處。

 

只見一條條紋路經過血的滋潤,開始陸陸續續散發光芒,最後一路流到手把開關的旁邊,匯聚成一條龍的形狀。

 

那條有著龍形的凹槽被血填滿了之後,散發出更耀眼的光芒,直衝天際。

 

遠方。

 

莊屠在前往驚蛟嶺的路途中,依稀看見一道直衝天際的光,令莊屠好奇不已。

 

「浪惜鋒那小子在搞什麼鬼,搞出這麼大動靜?」說話的同時,腳步又加快了不少。

 

而一直跟在身後的納藍若谷,則是默默的觀察著,不到需要他出馬的時刻,絕不現身。

 

這道光芒不只浪惜鋒看到,小燕也看到了,小燕倒是沒有想過自己的血會引發這麼大的動靜,一時之間也傻了。

 

「你身上到底留的是什麼血,拿到黑市上賣應該值不少錢......。」浪惜鋒喃喃自語道。

 

「你可以考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嗎?」小燕無語。

 

這道直衝天際的光持續大約有快一分鐘的時間才緩緩消失,這時連接到中央圓形平臺的橋樑才開始伸出與銜接口接上。

 

「橋有了,我們走吧。」浪惜鋒對著小燕說道。

 

「你不再檢查一下有沒有其他機關可能會把我們殺掉?」小燕謹慎地說道。

 

「要殺早在我把手把往後拉的時候就亂箭射死我們了,何苦大費周章弄一堆謎題才把我們幹掉?」浪惜鋒說道。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很有道理,那我們走吧。」小燕安心之後,逕自越過浪惜鋒走上橋樑。

 

「欸,妳也等等我。」浪惜鋒連忙追上前去。

 

小呆則是保持警戒的狀態,在小燕頭頂上盤旋。

 

當兩人一獸踏上圓形平臺的那一剎那,突然失速往下墜落。

 

「啊啊啊啊啊啊!」小燕已經嚇到不是抓著浪惜鋒,而是整個人都跳到浪惜鋒的背上去。

 

小呆則是保持著加速度跟上浪惜鋒兩人的墜落速度。

 

也不知過了多久,失速的感覺漸漸消失,但是平臺下降的感覺仍然存在。

 

浪惜鋒望著頭頂那已經幾乎看不見光亮的入口,不禁替自己誤闖的本事感到佩服不已。

 

「匡啷」的一聲,平臺震了一下,似乎是停了。

 

浪惜鋒拍拍小燕,示意她可以從浪惜鋒的背上下來,但小燕瘋狂地搖頭,浪惜鋒啞然失笑,只好任由她去。

 

眼前只有一個入口,浪惜鋒注意到在入口旁的牆壁上似乎有寫著一些字。

 

浪惜鋒揹著小燕來到這些已經斑駁的字跡前,一個字一個字的解讀。

 

「當汝看到這段文字時,吾已用盡畢生功力封印上古魔神饕餮於此,吾之族人想必已逃出生天,吾已命吾兒取一石題字,為伏魔洞,告誡後世之人切勿進入此地。」

 

「吾身為炎黃獸族,必當有責保護蒼生,保天下太平,吾為防誤闖之人來此洞天破壞封印,設有炎黃獸族之人才可解開入口禁制之機關,即便是可用心觀物之人,也未必能進入此地。」

 

「來自後世的汝啊,不知護龍八族仍在世否?另吾亦設想過炎黃獸族後裔進入此地該當如何,若汝之才智過人,應可找到離開此地之物,唯有使用此物方可離開此地,若汝無法尋到此物,炎黃獸族應當灰飛煙滅,埋沒於歲月洪流之中,炎黃獸族族長『離火』絕筆。」

 

浪惜鋒讀完這段文字,看著背上的小燕,而小燕也看著浪惜鋒。

 

「所以我是......炎黃獸族?」小燕不可置信的說道。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