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六章

2016/6/15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六章

達達的馬蹄聲伴隨著刀劍互相碰撞的聲音。

 

天下不再安寧的證據之一便是盜匪作亂的次數。

 

若當朝者英明神武,百姓何苦依靠著無法無天的山寨而活。

 

地理位置上遠在凌霄門另一端的一處三不管地帶,正是各路盜匪聚集的地區,那些深受其害的商人們稱呼那地方為「陰鬼鎮」。

 

陰鬼鎮上的盜匪們也不是都是這麼的喜歡燒殺擄掠,要了解陰鬼鎮上的利益糾葛與勢力分佈,得從這幾個人物說起:長空有恨、厲無命、歐陽鏡。

 

長空有恨,年四十,臉上有一道令人驚懼的刀疤,是第一個在陰鬼鎮竄出頭的頭目之一,黑龍寨寨主。

 

厲無命,年二十八,由於戴面具的關係,陰鬼鎮仍無人見過此人真面目,在進入陰鬼鎮的第一天即因為與黑龍寨的衝突而聲名大噪,也因為如此,支持者大有人在。

 

歐陽鏡,年三十五,陰鬼鎮上經濟實力最雄厚的頭目,建設許多設施掌控大部份陰鬼鎮的經濟命脈,可說是陰鬼鎮上最懂得經營組織的頭目。

 

長空有恨與厲無命這兩人的矛盾與衝突一直以來都在持續並惡化著,從最初的互看不順眼,到近期的短兵相接,皆為陰鬼鎮帶來不少的動盪。

 

直到這一天,莊屠的到來。

 

自從在凌霄後崖脫逃之後,莊屠便一直沒日沒夜的趕往陰鬼鎮。

 

「總算是給老子趕到了,這地方還真他媽荒涼。」莊屠看著眼前不遠處的陰鬼鎮門口說著。

 

突然間,狂風捲起一片片黃沙,擋住了莊屠的視線,莊屠啐了一口,大步的走向前,絲毫不畏懼沙漠狂風吹起沙塵的威力。

 

「慢著,來者何人,報上名來。」陰鬼鎮入口的兩名守衛手持著長槍,抵在莊屠胸前質問著。

 

「老子的名字,你們還不配知道!」莊屠說完,雙手各握住一柄長槍的槍頭,輕輕一折,槍頭就這樣被折斷。

 

兩名守衛呆愣著不知該如何是好,殊不知自己的身體已經顫抖到連槍桿都拿不穩。

 

「中看不中用,嘖。」莊屠推開兩名守衛,早已軟腳的他們應聲癱倒在地,望著莊屠走進鎮裡的背影。

 

習武到一定境界的武者多少都會有感應氣息的能力,尤其像莊屠這類已經突破後天進入先天的修仙者,如果沒有收斂自身氣勢,就會像一顆熾熱的太陽在大家眼前,十分的耀眼。

 

莊屠本來就沒有要收斂的意思。

 

一踏進客棧,莊屠便感受到數十道銳利的目光向他襲來。

 

客棧內從店小二、廚師到客棧內的客人都放下了手邊的事情,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莊屠。

 

「這邊管事的是誰,叫他滾出來見我。」莊屠看著眾人,輕蔑地說著。

 

在場的所有人不為所動,仍然注視著莊屠。

 

「現在是要打群架的意思?」莊屠好久沒有活動筋骨,雖然眼前這群蝦兵蟹將讓他想認真的動力都沒有。

 

一名彪形大漢從客棧二樓跳下,輕鬆的落在莊屠面前。

 

「這位好漢好大的架子,敢問從何方來,報上名來!」彪形大漢甕聲甕氣的說著。

 

「你,還不配。」莊屠鄙視的看著他。

 

「恁別太猖狂!」彪形大漢見莊屠如此對待他,一氣之下,兩步併三步,雙拳擊向莊屠面門。

 

莊屠不慌不忙,一個側身鑽入彪形大漢雙拳之間的空隙,左掌輕輕一拍彪形大漢的左肩頭,彪形大漢只覺左手突然麻痺無力,下一刻換成右手也使不上力。

 

彪形大漢在瞬時之間失去了重心,跌了個狗吃屎。

 

莊屠一腳踩在彪形大漢的頭上,愜意的說著:「還有誰要上來的?」

 

客棧內的人一起動了起來。

 

接下來的場景就像是莊屠的遊戲時間,整間客棧彷彿就是他個人的練習場所。

 

連內勁也用不到,只需演練腦海中無數的套路,以拳掌化為刀劍。

 

眼前的目標們動作實在是太過於緩慢,以致於從外人眼中看來,莊屠就像一座雕像一動也不動,都已經接觸到莊屠的髮梢了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一個呼吸的瞬間,莊屠終於動了。

 

在這電光石火之間,眾人以為自己擊中了莊屠,但在回神過後,才發現自己擊中的是身旁的兄弟們。

「太慢了,你們太慢了。」莊屠坐在仍有飯菜的那一桌,大口大口的吃著食物。

 

一口黃湯下肚,莊屠指著方才攻擊他的眾人。

 

「你們,已經死了。」

 

當莊屠吃飽喝足,踏出客棧門口,回頭看了一下縮在角落的店小二。

 

「算你走運,跟你們管事的說,有人要來接管這裏,叫他三天後出來見我。」

 

店小二打著哆嗦點頭。

 

莊屠滿意的笑著轉身離去,望著遠方已成為不起眼小點的劍域,凝重的神情顯露在臉上。

 

「小鬼不知道能不能撐過去,龍家後人命運總是多舛啊,唉。」

 

凌霄門。

 

今日對於浪字院來說是一個大日子,不只是浪星揚除妖回山,連帶著前些日子才剛寫信給浪惜鋒的浪字院大家長—浪無涯,也突然回山了。

 

浪星揚一回山便一直待在房內不知道在做些什麼,浪無涯則是找上了浪惜鋒。

 

大剌剌的自己進了浪惜鋒的房門,看見浪惜鋒還在打坐,掄起酒葫蘆就往浪惜鋒頭上敲去。

 

「哎喲!哪個混帳偷襲我!」浪惜鋒嚇了一大跳。

 

「就是我這個混帳偷襲你,小兔崽子。」浪無涯喝了一口酒說道。

 

浪惜鋒一聽這熟悉的聲音,一個俐落的轉身,抱住了浪無涯。

 

「師傅!」

 

「去去去,離我遠點,你師傅我不好男色!」浪無涯差點被浪惜鋒勒死。

「話說回來,師傅不是還在雲遊四海嗎,怎麼突然跑回山門了?」浪惜鋒不解地問著。

 

「這個嘛…...秘密!」浪無涯對浪惜鋒咧嘴一笑。

 

「師傅,都一大把年紀了,任性不是一件好事。」浪惜鋒認真的看著浪無涯說道。

 

浪無涯聽了浪惜鋒這句話,差點被酒給嗆到。

 

「咳咳,你個小兔崽子,說這什麼大逆不道的話!」浪無涯給了浪惜鋒一個爆栗。

 

「師傅,你不是從小就教導我們要兄友弟恭,互敬互愛嗎?你這樣要怎麼為人師表呢!」浪惜鋒再次哭喪著臉摸著被二度傷害的頭部。

 

「我回來不是讓你給氣死的,你給我小心一點......」浪無涯眼神狠狠的看著浪惜鋒。

 

浪惜鋒冷汗直流:「師傅,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嘿嘿。」

 

浪無涯收起嬉皮笑臉的態度,轉身走到窗邊,靜靜的看著窗外的夜色。

 

浪惜鋒也不敢打擾師傅,乖乖的待在一旁。

 

「你來我浪字院也不少年頭了,可曾參加過凌霄門的五院大比?」浪無涯問道。

 

「稟告師傅,至今仍未參與。」浪惜鋒回答。

 

「這次掌門師兄通知我們要提前舉行,按照過往慣例應該是要在秋分舉行,既然掌門師兄決議如此,也只好多做準備。」

 

「你師兄過去參與五院大比的成績雖無法達到很好的目標,卻也不至於屢屢慘敗。」

 

「你悟性高,天份夠,習武比起他人輕鬆許多,但須知越是如此就越需要謹慎。越快就越需要慢,越慢就越快,我凌霄門五院大比雖不致於一定要定生死,但也不可輕忽有招致殺身之禍的可能性。五院之間的矛盾一直以來都存在著,萬事小心為上。」

 

浪惜鋒表示理解:「師傅,放心吧。」

 

浪無涯滿意的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這次五院大比中,成績位列前茅的內院弟子將會被派去藏龍境替凌霄門尋找一樣寶物。」

 

「藏龍境?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師兄也未曾提及過。」浪惜鋒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藏龍境是一處由仙界掌管並定時開啟的秘境,仙界中人認為適時的透過這種競爭的方式可以幫助人界的修仙者早日提高境界並飛升。」

 

「每到藏龍境開放的時刻,各門各派無不卯盡全力想要奪取最好的神兵利器或是仙丹妙藥,可惜仙界的高人們早已摸透人界修仙者的各種貪念,從未放進會破壞人界勢力平衡的寶物進去。」說到這裡,浪無涯覺得口渴,喝了一口酒並稍作休息。

 

浪惜鋒思索片刻,覺得有些疑問:「為什麼這些仙界的高人會這麼想要人界修仙者盡快飛升?」

 

浪無涯聽了這個問題,哈哈大笑:「孩子,修行無涯,你看見的未必就是你所看見的這樣。」

 

「仙魔之爭,盤古開天以來便存在著,你境界未到,多說無益,還是乖乖先面對五院大比吧!」

 

「時間也不早了,師傅還要去找你師兄,你好生加油吧。」浪無涯推算著時間說道。

 

「謝謝師傅,小徒會加油的,哈哈。」

 

浪惜鋒幫師傅推開房門,浪無涯離走之際給了浪惜鋒一份手稿。

 

「這份手稿你好好研讀,對你有極大幫助。」

 

待浪惜鋒關起門來後,卻見浪無涯眉頭深鎖著。

 

「鋒兒體內那股隱藏著的霸道內息,莫非.......罷也,人各有命,且看鋒兒自身造化了。」浪無涯索性不去追究,朝著浪星揚的廂房走去。

 

自山下歸來之後,浪星揚心境便一直有很大的波瀾。

 

對於浪星揚來說,除妖只不過是應盡的義務,更是他的天職。

 

浪星揚並未成功完成任務,應該說,他變相放棄了這個任務。

 

在他看見花妖化成人形的那一刻,他遲疑了。

 

「她」,是如此的叫人心醉。

 

一襲雪白薄紗,雪白透紅的肌膚若隱若現,欲語還羞的神情,令人銷魂的勾人眼神無不令浪星揚癡迷。

 

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她」看見了他。

 

直至「她」走到自己的面前仍然恍若無覺。

 

「你是什麼?」「她」疑惑的看著浪星揚問著。

 

那甜美的聲音喚醒心神早已迷失的浪星揚,回神過來之後,立即退後三步,握緊劍柄隨時出鞘。

 

「你在做什麼?」「她」就像是個未曾接觸世面的小女孩,對周遭事物充滿了好奇,對眼前這個生物感到疑惑。

 

浪星揚第一次對自己的任務感到迷惘,或許眼前的「她」並無任何威脅性。

 

他看著眼前的「她」,默默不語,想要看「她」還會有什麼動靜,如果有什麼形容詞可以形容「她」,應該就是一尊精緻的陶瓷女娃。

 

「她」突然更靠近浪星揚,伸出一根手指戳著浪星揚的臉頰。

 

「嘻嘻,真好玩。」「她」笑了,浪星揚也笑了。

 

看著浪星揚也在笑,「她」杏眼圓睜,彷彿看見什麼新奇事物一樣。

 

浪星揚看著「她」,指著自己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我,是,浪,星,揚。」

 

「浪,星,揚?」

 

「對,浪,星,揚。」

 

「對,浪,星,揚?」「她」更疑惑了,眼前這生物到底叫什麼名字。

 

浪星揚苦惱的想了一想,靈機一動。

 

「妳有名字嗎?」浪星揚問道。

 

「名...字...沒有。」「她」皺眉的樣子,浪星揚忽然覺得怎麼這麼好看。

 

「那...我幫妳取名字,好嗎?」

 

「取名字......好啊,你要幫我取什麼名字?」

 

「嬋萱,從現在開始,妳就是嬋萱。」

 

「我是嬋萱,好聽,這名字我喜歡。」嬋萱念了自己的新名字後,開心地轉了一圈。

 

「那你呢,嬋萱還不知道你名字到底是什麼呢。」嬋萱看著浪星揚問道。

 

「浪星揚,我是浪星揚。」這次他相信嬋萱應該就會明白了。

 

「浪星...揚?好難記的名字....就叫你浪浪好了。」嬋萱一下苦惱,一下又開心的說著。

 

浪星揚聽到自己被這麼稱呼,也只能苦笑接受。

 

而且,還有一件事情要解決,那就是怎麼安頓嬋萱,他總不能把嬋萱帶回山門,道行高深的長老們一眼就能看穿嬋萱的本體。

 

浪星揚想起一個地方能夠安頓好嬋萱,劍域山山腳下有一處村落,每當下山總是會經過那裡,與村長交情還不錯。

 

連夜趕回劍域山山腳下,把嬋萱託付給村長,安撫好嬋萱的情緒後,浪星揚便啟程回山門。

 

他必須讓嬋萱尚未完全意識到自己是誰之前,先徹底的習慣人類生活。

 

同時,也必須好好的整理自己一直以來都抱持著的想法。

 

浪星揚這次的遭遇推翻了自己所堅持的原則,並且他深知自己對妖物動了凡心。

 

「星揚,在嗎?」浪無涯的聲音傳入浪星揚的耳裡,打斷了他的思緒。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4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怎麼有一種看到仙五前姜世離的感覺
回應    0    0
紀古淵    
紀古淵
雖然我有玩仙劍,但是後面都沒玩xddd 故事其實是在仙四之後寫的,中斷很久才繼續寫下去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花妖那段和五前的某條支線也有點像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期待後續有出人意表的劇情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