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七章

2016/6/18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七章

劍域山腳下,乾坤村。

 

「星揚,看!」嬋萱雀躍的指著湖面上群體行動的小黑鵝喊道。

 

「瞧妳開心的,喏。」

 

浪星揚給了嬋萱一枝糖葫蘆,看似開心的面容下,心中暗藏的憂慮卻不曾停過。

 

前晚,浪無涯敲了他的房門,浪星揚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問任務的執行狀況。

 

「師傅請用茶。」

 

浪無涯擺了擺手,示意不用。

 

「時間也不早了,為師只是來關心上次交付與你的任務可順利?」

 

「回師傅,徒兒此行除妖並無遇到太大的阻礙,雖然花妖成精的速度比我預想的快,但實力仍不成氣候,未熟悉妖術施展的妖孽不過爾爾。」浪星揚心中發虛,絞盡腦汁要唬弄過去。

 

浪無涯點頭,沈思了一會兒。

 

「如此甚好,惜鋒那兔崽子最近要開始準備五院大比,你經驗比惜鋒豐富,須得多多關照一下你師弟。」浪無涯說道。

 

「徒兒謹遵師傅教誨。」

 

「話說許久未考校你的武功,切莫生疏偷懶,為師有點睏,改日再來考校你的進度。」浪無涯說畢,轉身推開房門離去。

 

浪星揚終於鬆一口氣,差點就破功了。

 

回想到前晚的情景,心中不免有罪惡感,雖說自己幫師弟說謊不下數百次,但從沒這次這麼緊張萬分。

 

「星揚,星揚。」嬋萱看著出神的浪星揚,喚了幾聲。

 

「啊?不好意思啊,我剛想事情想太入神了,沒聽見嬋萱在叫我。」浪星揚摸了一下嬋萱的頭說道。

嬋萱學習的速度十分驚人,不過一兩天的時間,與人對談的口條幾乎已與常人無異,但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連收託照顧嬋萱的村長都嘖嘖稱奇。

 

「星揚,想什麼?」嬋萱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浪星揚問道。

 

「我在想⋯⋯嬋萱要是再多吃一枝糖葫蘆,肯定會變大胖子。」浪星揚看著嬋萱認真的表情說著。

 

「星揚,是壞蛋,嬋萱,不是大胖子!」嬋萱看浪星揚開她玩笑,起身假裝生氣,嘴巴都嘟起來了。

浪星揚哈哈大笑:「逗妳玩著呢,妳認真個什麼勁。」

 

兩人就在湖邊嘻鬧起來,一種奇妙的感覺漸漸自浪星揚心中油然而生。

 

「管他呢,以後的事以後說!」浪星揚在心中暗道。

 

浪星揚突然瞥見穿著五色道袍的一行人經過。

 

「咦,那不是五行谷的人麼,怎突然出現在這?」浪星揚疑惑地想著。

 

多想無益,說不定是門裡有事情,浪星揚便先送嬋萱回村長家中,自己一人趕回山上。

 

凌霄門。

 

那股奇怪的內勁已困擾浪惜鋒許久,越是要去控制這股力量,它跑越快,你什麼都不動,卻又輔助你本身的另一股內勁循環全身經脈。

 

「該死的莊屠,你到底在我身體內搞了什麼鬼。」浪惜鋒暗罵著。

 

以浪星揚目前的境界,還未脫離後天狀態,頂多後天接近巔峰,因此這階段肉體力量的重要性遠大於內勁,而內勁的運行法門各家不一,自身內勁運行至純熟後,就會與肉體力量產生奇妙的變化,自內勁轉化為突破後天踏進先天最重要的關鍵— — 真氣。

 

裡頭多了一股不受控制的內勁,卻也不影響浪惜鋒練功,所以浪惜鋒便放棄試圖控制這不速之客的念頭,轉而起身開始進行肉體上的修煉。

 

浪無涯給的肉體修煉很簡單,聽師傅說叫做「地弓操」,雙手手肘貼地撐著,身體呈弓形,用腳尖頂地作為另一支撐點,持續一柱香的時間為一次,十次為一組,共要做五組。

 

做完一輪的地弓操後,浪惜鋒盤腿而坐調整呼吸,經由地弓操的操練,浪惜鋒感覺自身肉體的爆發力又更扎實幾許。

 

「師兄,師兄~」浪煙芸又偷溜到浪惜鋒這邊玩耍了。

 

浪惜鋒一聽見浪煙芸的聲音,板著臉睜眼看著在眼前不知道在雀躍什麼的小師妹。

 

「又偷懶不做早課了?」

 

「我哪像師兄這麼懶惰,我過來是有事情要跟你說。」浪煙芸鄙視著浪惜鋒說道。

 

「什麼事?」浪惜鋒問道。

 

「我剛剛聽娘親說,今天五行谷的人會來我們凌霄門作客。」浪煙芸說道。

 

「五行谷的人沒事來我們這邊幹啥?」浪惜鋒疑惑著。

 

「還不就是來商討什麼剿滅魔教的事情,這不重要,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浪煙芸說道。

 

還有什麼能比剿滅魔教的事情重要?浪惜鋒白眼一翻。

 

「快說。」

 

「師兄知道琅琊榜嗎?榜單上排行第三的五行谷大弟子邱慎,今天也會來!」浪煙芸激動的說道。

 

「邱慎?有趣有趣,師娘有說五行谷的人何時會到嗎?」浪惜鋒問道。

 

自己在山上待了這麼久,其他門派的人倒是沒見過幾個,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機會,倒是要見識見識,浪惜鋒心想。

 

「行,咱們整理整理,等五行谷的人到!」

 

凌霄山道。

 

身穿五色道袍的五行谷一行人遠遠望去十分顯眼,這次剿滅魔教的商議是其次,最主要還是了解凌霄門的狀況。

 

凌霄門近年來雖有活動,但比起以往低調許多,也不見有什麼特別出風頭的人物出現,打聽打聽一番總是好的。

 

「天瑕師叔,你說這次我們到這凌霄門商議剿滅魔教,怎不連其他門派也一起叫來?」一名弟子問道。

 

「非也非也,掌門師兄已派人前往各門各派,此次只是先了解各門各派的意願及狀況,相信會有一個日子舉行誓師大會的。」被喚作天瑕師叔的道長回答弟子的問題。

 

「邱慎,此次來凌霄門可要看仔細了,過往凌霄門皆有出色的弟子,近年反而沒什麼消息,得好好觀察才是。」天瑕道長說道。

 

「弟子知道。」邱慎在一旁說道。

 

不一會兒工夫,五行谷一行人就到達凌霄門入口,入口早已有凌霄門弟子守候多時。

 

「敢問可是天瑕道長?」凌霄門弟子上前問道。

 

「小老兒正是天瑕。」天瑕道長答道,並亮出自己的身份牌。

 

見是天瑕道長,凌霄門弟子便領著五行谷一行人到客房安頓。

 

「掌門已在大殿等候,道長若是準備就緒,便可前往。」凌霄門弟子說道。

 

「好的,感謝小兄弟提醒,您且先忙去吧。」天瑕道長說道。

 

浪惜鋒與浪煙芸在一旁看著五行谷一行人進入客房,開始嘀嘀咕咕著。

 

「師妹,那身裝扮也太招搖,要是有了仇家豈不倒楣透頂。」

 

「師兄,哪有人有仇家還這麼囂張的,一定會換身裝扮的好不,誰像你這麼蠢。」

 

「你蠢,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我要跟娘親說妳罵她蠢,哼。」

 

「我蠢,我蠢行不?」

 

「這還差不多。」

 

突然兩人頭上挨了一記爆栗。

 

「鬼鬼祟祟的在嘀咕個什麼勁,還不隨我去拜見掌門和五行谷天瑕道長。」浪無涯沒好氣的說道,後面跟著浪星揚。

 

「說話就說話,沒事敲頭幹啥,要是哪天真變蠢了怎辦。」浪惜鋒揉著自己發紅的部位說道。

 

「爹爹敲師兄就好了,他一個人蠢就行了。」浪煙芸哭喪著臉說道。

 

「師妹這叛徒!」浪惜鋒說道。

 

「要你多嘴!」浪無涯又給了浪惜鋒一記爆栗。

 

片刻間,五行谷已進了大殿,看到五行谷一行人進入,浪無涯便帶著三個徒弟也跟上。

 

大殿裡,只見除了浪字院之外,其餘四院皆已坐定。

 

領著三個徒兒就座後,凌霄門掌門傅弦見大家都到齊了,便開口主持會議。

 

「今次召大家前來,是有事要跟各院說,此次五行谷派天瑕道長來我凌霄門便是來商討剿滅魔教之事。」傅弦說道。

 

「天瑕道長,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佛字院院長⋯⋯。」

 

介紹到浪字院時,浪惜鋒搶先自我介紹:「道長,我乃浪字院底下第一帥哥,百年來最強弟子,浪惜鋒是也⋯⋯哎呦!誰打我?」

 

只見浪無涯雙目噴火,就要再敲一記,天瑕道長連忙阻止:「呵呵,小道友甚是活潑,無妨,無妨。」

 

「咳咳⋯⋯是我有失管教,讓道長見笑了。」浪無涯一邊說著,一邊捏著浪惜鋒的耳朵說著。

 

「打就打,還捏耳朵,是不是人啊⋯⋯。」浪惜鋒撫摸著自己腫一圈的耳朵說道。

 

「再囉唆⋯⋯今晚給我做地弓操吃飯。」浪無涯小聲地在浪惜鋒耳邊說道。

 

「咳咳,徒兒什麼都沒說,都沒說!」浪惜鋒正經八百的說道。

 

鬧劇結束,差不多該切入正題。

 

「諸位道友,我五行谷近日收到下山歷練的弟子傳來消息,魔教滲透我武林已有多時,並開始有計畫性的要攻擊各門各派,此事萬萬不可輕忽,故而掌門派代表至各門各派聯絡相關事宜。」

 

「不知傅弦掌門可願替武林盡一份心力?」天瑕道長問道。

 

「嗯⋯⋯我凌霄門已有多年未正式介入武林之事,此事正好是個機會讓門中弟子磨練磨練。」掌門沈思後說道。

 

「天瑕道長,我凌霄門近期將舉行五院大比,剛好趁此機會讓表現優異者下山如何?」傅弦問道。

 

「可行,小老兒在此就替武林多謝凌霄門了。」天瑕道長說道。

 

「那就有勞五行谷通知誓師大會的日子了,想來道長長途跋涉過來也累了,今晚就先安頓在此,過幾日再回谷吧。」傅弦說道。

 

「那就厚顏叨擾貴門幾日了,呵呵。」天瑕道長說道。

 

五行谷一行人先回客房後,也先遣返各院弟子回去,大殿只留下凌霄門內部五院要討論五院大比之事。

 

「師兄,那五院大比成績優異的弟子前往藏龍境的計劃,也要宣布取消嗎?」水清璇問道。

 

「不,藏龍境照常,下山的弟子讓次等的弟子前去即可。」傅弦說道。

 

「另外,這次五院大比就定在七日之後吧。」傅弦說道。

 

「七日會不會太趕了,掌門師兄?」水字院的院長水清璇問道。

 

「清璇師妹,有何想法不妨提出。」傅弦說道。

 

「不如一個月之期吧,畢竟還沒開始籌備相關事宜呢。」水清璇說道。

 

「是我老糊塗了呵呵,其他人對大比有什麼想法嗎?」傅弦向眾人問道。

 

就這樣,關於五院大比的事項一項項決定好,等到討論完畢已是該吃晚膳的時刻了。

 

浪字院。

 

今日浪字院難得所有人都在,舞嬌嬌親自掌廚,擺了一桌的好菜。

 

「娘親好久沒下廚了,好感人的味道啊!」浪煙芸誇張的言語,讓舞嬌嬌樂不可支。

 

「嘿嘿,師娘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浪惜鋒趁機拍了一記馬屁。

 

「少在那邊耍嘴皮子,芸兒被你帶壞的帳還沒跟你算呢。」話雖是如此講,但舞嬌嬌心裡是爽歪歪的。

 

「多吃一點,好久沒這樣大家都在了,呵呵。」浪無涯說道。

 

「還不是你這死老頭沒事就跑出去雲遊快活去了。」舞嬌嬌說道。

 

「我哪裡去快活了?我那是公事公辦!」浪無涯白眼一翻。

 

「就你藉口最多。」

 

「師傅,師娘,別鬥嘴了,再鬥菜都涼了。」浪星揚在一旁打圓場。

 

這個夜晚,久違的歡笑再次出現在浪字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