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魔劍修》卷一 第四章

2016/6/14  
  
本站分類:創作

《御魔劍修》卷一 第四章

浪惜鋒頓時察覺一股沈重的力量往自己身上壓迫。

 

「耐力還算過得去......小鬼,你可知道老子是誰?」男子問道。

 

「我怎會知道...可惡,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浪惜鋒感覺全身已經不再受到控制,吃力地說著。

 

「哼!小鬼就是小鬼,一點苦頭都吃不了,還談什麼名震江湖。」男子說道。

 

「凌霄門可真是越來越不長進,以念御氣的法門竟然不傳授。」

 

浪惜鋒現在僅靠一絲頑強的意志力撐著身軀,已無力回話。

 

「瞧你這副德性,罷也罷也。」男子似乎略有失望,收起往浪惜鋒身上壓迫的力量。

 

浪惜鋒立刻癱軟在地,不停地喘氣,瞪著男子。

 

男子咧嘴一笑:「哈哈,想必凌霄門的牛鼻子也把我的事跡給封鎖住了,小鬼,可曾聽過莊屠?」

 

浪惜鋒搖頭表示沒聽過。

 

「哼,看你與我有緣,我便告訴你凌霄門那班下三濫的傢伙到底幹了什麼好事!」男子怒道。

 

「當年我也曾與你一般年少,嚮往快意恩仇的江湖。在我終於能夠下山的那刻,我高興的不得了。」

「可惜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知道是哪個忌妒我名聲的同門子弟誣陷我為人魔混血兒,從哪時起我便過著被追殺的日子,除了同門師兄弟,也包括江湖上的殺手,全部都是要來活捉我或是致我於死地。」

 

「我漸漸的心灰意冷,自己從小待到大的師門竟如此不分是非。於是我,莊屠,做了一個決定,不管是凌霄門也好,還是那天殺的血刀鏢局都好,見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

 

男子的情緒隨著回憶逐漸失控,浪惜鋒又再度感覺一股壓力向他襲來。

 

「一個,兩個,一千,一萬…我已經忘記那一夜多少屍體被我踩在腳下。師兄弟的血,江湖中人的血,染紅了護龍河畔。」

 

「最後連皇榜都有我的人頭賞金,此時的我已捨棄任何武器,僅憑殺氣便可一瞬間將三名習過武的大漢分屍。」

 

「我從護龍河畔一路鋪了十多里的屍體路到劍域山腳下。」

 

莊屠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低下頭沈思著。

 

「為什麼...你能如此輕易殘害同門,說不定他們也是被迫的啊!」浪惜鋒不知道從哪來的膽量質問莊屠。

 

莊屠冷哼一聲,接著道:「被迫?他們亦有選擇不殺的權利!虛偽!凌霄門就是一群虛偽的敗類!」

「你說謊,若真如此為何百年之後依舊稱呼那些慘死你劍下的人為師兄弟。」浪惜鋒反駁道。

 

「你這乳臭味乾的小鬼懂個屁毛!」莊屠怒罵道。

 

「後來,我在劍域山腳下叫囂著,我罵凌霄門一門上下皆是人渣!哈哈哈哈哈,好不痛快!」莊屠的笑聲震耳欲聾。

 

「一日,二日,凌霄門皆無人下山應戰,直至百日之後凌霄老頭自仙界返回人界,那恐怖的威壓使我無法動彈,方才被拘禁於此。」莊屠帶著恨意說道。

 

「凌霄老頭那混帳取來星鐵打造你現在看到的巨鍊,並且佈下法陣,唯有滿月之日才能重見世間。」莊屠說道。

 

「你要我再來這裡就為了聽你說這些狗屁?」浪惜鋒不屑地說道。

 

「小鬼,你命中帶煞,此生坎坷必遠超於我,嘿嘿,若是你助我逃脫,將來我任你差遣三次!」莊屠說道。

 

「哼,我乃凌霄門弟子,萬萬沒有助魔頭一臂之力的道理。」浪惜鋒婉拒道。

 

「小鬼,前兩日的夜晚你是否正煩惱著花精的事情?」莊屠問道。

 

浪惜鋒大驚:「你這魔頭從何得知?」

 

「要探查這裏的所有一動一靜,對我來說是易如反掌,就連現在這批掌權的臭牛鼻子也拿我沒輒,嘿。」莊屠驕傲地說道。

 

「讓我來告訴你答案吧,人類自身便是萬惡之首,只要不符合多數人的意見便是你遭受大難之時!」

「花精不傷人又如何?人類這種狂妄的生靈本就無法容忍異己,想替這些無辜的妖物說情?除非你有強大的武力,還有足夠的地位才有機會改變這墮落的思想。」莊屠說道。

 

聽完這番話,浪惜鋒心中掙扎許久,自己身為凌霄門弟子絕不能答應眼前這魔頭的要求,但若要有一番作為,說不定這魔頭的話能信任?

 

「磨磨蹭蹭的,活像個娘們!」莊屠看著浪惜鋒罵道。

 

浪惜鋒靈機一動,想到一條計策。

 

「魔頭,若我助你一臂之力,是否真能供我差遣三次?」浪惜鋒問道。

 

「哼,老子說一是一,說二是二,若我反悔取走我項上人頭便是。」莊屠答道。

 

「希望你記著今天這句話,說吧!我該怎麼幫?」

 

莊屠說道:「這件事很簡單,也只有你才能做到,看到那四座鐵鍊的基座了嗎?」

 

「看到了,你要我打碎它?」

 

「不,只需你四滴精血各滴在四座基底即可。」莊屠說道。

 

浪惜鋒頜首,用牙齒咬破左手食指指腹,走向四座基底。

 

只見浪惜鋒指腹上的血珠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引,在其中一座基底正上方漂浮著,有血珠漂浮的基底再沒有任何動靜。

 

浪惜鋒見狀,走向另外一座基底,就這樣繞了一圈,四座基底都有血珠漂浮。

 

突然間,四滴血珠化為四道血柱,直衝天際。

 

莊屠看了大笑,四肢肌肉突然暴起,大喝一聲,只見莊屠手腕上的鎖頭有了一絲絲的龜裂,接著紅光再度籠罩,莊屠此時已開始吶喊。

 

「老子,今日即將自由,哈哈哈哈哈!」

 

整個後崖開始劇烈震動,只見莊屠的枷鎖終於碎裂,最後浪惜鋒被莊屠打破枷鎖的震波震暈,不省人事。

 

一切再度歸於平靜,莊屠來到浪惜鋒暈倒的地方。

 

「小鬼,我欠你一次人情,讓我送你一個大禮吧。」莊屠盤坐在地,口中念念有辭著什麼,然後把浪惜鋒騰空拋起,一掌貼在浪惜鋒背部。

 

維持這個姿勢許久之後,莊屠接下因無支撐力而往下掉的浪惜鋒,飛身前往浪字院。

 

「小鬼,看你造化啦,老子先走一步。」說畢,浪惜鋒便被拋在浪字院的馬槽。

 

凌霄門,主殿。

 

「該來的還是逃不了,唉。」

 

「師兄,需要派人去追擊嗎?」

 

「不了,傾一派之力也未必能壓制莊屠,這是莊屠的造化,派人去通報師叔祖吧。」

 

「是!」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