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裡的民國】李香蘭與大陸三部曲

2016/6/3  
  
本站分類:藝文

【照片裡的民國】李香蘭與大陸三部曲

為什麼,我們可以肯定中國觀眾不買親日電影的帳呢?

傅葆石有關於上海「孤島」時期(1938~1941年)電影的研究指出,以中國觀眾為主要客群且播映中國電影的二輪、三輪影院,一張票約莫是0.1-0.4元。這些影院提供了廉價大眾娛樂,因此,它們不僅滿座甚至還要賣站票。而1939至40年間,以國片為主的電影院數量也增加一倍,它們也常與上海的電影公司簽訂各種獨家放映合約。

因此,電影確實在當時是屬於庶民的娛樂,受到大眾的歡迎。而考量滿映的放映戲院與觀看人口以日人聚居區為主,確實大部分的親日電影並不足以吸引普羅大眾走進戲院。

在娛樂的表象下,透過電影劇本的審查、膠捲拍攝資源的控制,電影本質還是不會溢出超過時代的政治意識型態。日本電影研究評論提過在滿映與日本電影公司如東寶、松竹合作拍攝的中日愛情片中,與其說是愛,更不如說是滿足日本軍人單方面對中國女性的「精神性征服」。在電影中,日本男人的角色多半為專業工作者,以啟發蒙昧的中國,而電影劇情透過固定公式套路進展,再配合上自由戀愛的時代題材,最終延伸出日本「大陸電影」的女性形象。因此,在這個框架下,李香蘭的女性角色通常都有以下的心路歷程:開頭厭惡日本,然後受到日本人感化(或者因為戀愛而轉變),最終成為心裡愛日本的中國女性。

為了更強的帶入感,滿映的翻拍影片以中國取景,並同時將女性身體寓意的中國與精神上的中國相結合,以符合「中日親善」的政治宣傳主題。不過,對李香蘭而言,這些為滿映所拍攝的電影意義是單純的:幫她奠立了「歌姬」的形象,而這個形象最終成為當下及後人談論她的電影成就時,率先會聯想的用詞。甚至在戰後這些滿映的影片又可以回銷回日本,大抵也是當初翻拍時沒想過的用途。

但若將李香蘭只放在一個順應時代潮流而紅的明星,或許對她也是不公平的。作為一個在中國長大的日本人,其實要熟悉一些日本文化的美感,企圖在兩者之間求取平衡也是需要相當努力與學習。歌舞伎女形出身的長谷川一夫曾經認真指導「中國人李香蘭」要如何以眼波流轉表現日本男人想像中的極致女性,讓李香蘭在臉紅之餘,也大開眼界。

 李香蘭主演的電影會在日本與中國激起不同反應。例如「大陸三部曲」,這是李香蘭未透過滿映出面拉線,而直接與東寶簽約所拍攝的一系列電影,日本國內對於這些片子反應平平,更對片中的異國戀愛結合、男女主角因此破壞大和民族血統抱持著嚴厲的批評。但這組愛情歌唱片在中國的商業上映則因為電影帶有歌唱感,能讓觀眾體驗到類歌唱電影的娛樂性,反而在上海、北京等地觀眾間獲得好評,掀起一股「李香蘭熱」,成功超越了中日因戰爭所帶來的意識型態對立,成為了特殊的文化現象。甚至由於電影歌曲大受好評,詞曲內容也傳播到東南亞,遠超出一開始拍攝的設想。

於是,在「大陸三部曲」一度遭受日本本土批評的李香蘭,滿映為保全顏面所聲稱「短期內暫停把李香蘭外借給松竹或東寶拍片」的重要女星,最後,仍從大陸跨足日本,再從日本到臺灣、上海進行亞洲跨境移動,繼續作為「大陸電影」要角之一,完成了華麗的轉身。

配合日本在亞洲擴張大東亞共榮圈策略下的「大東亞電影」概念,李香蘭在劇中的角色相繼轉換成朝鮮族女性、臺灣原住民族少女、慰問團歌手,透過這些電影,一再地顯示出日本對殖民地/理想的殖民地的概念再也不是遠離文明的蠻荒地,而是被理想化的烏托邦世界,而李香蘭的角色,透過她在電影中扮演不同地方的女性,得以奇妙的產生出「跨越國境」、「跨越民族」的色彩,最終使她能在這個節點上成為東亞「種族融合」的新象徵之一。

在多年之後,李香蘭終於從頭到尾看見自己所演出的「大陸三部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日本締結外交關係後,她前往中國訪問,在這次訪問中,她得知過去與滿映有關連的人在文化大革命中都遭逢整肅的命運,以及自己在其中曾經扮演的角色,在傷心之餘,面對外界問起她是否真的支持當時的日本國策,這次,她回應了意味深長的話展現她讀空氣的能力:

「時至今日,我還無法完全分析我自己。必須一再地面對無法得到答案的同一種矛盾,似乎是我的命運。」

她再也不是在北平城中面對問題會緊張到需要急中生智的青澀少女了,她的人生經歷讓她成長成一個成熟的人。因此,國際關係學者提出一種說法:日後李香蘭得以從事外交工作,早年拍攝電影的經歷無形間成為活動資本的起點。

 

參考資料

1.傅葆石,《雙城故事:中國早期電影的文化政治》(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頁71-72。[英文版Poshek Fu, Between Shanghai and Hong Kong: The Politics of Chinese Cinemas . Stanford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2.晏妮,《戦時日中映画交渉史》,頁99-103、100-102、107-108。

3.四方田犬彥著,王眾一譯,《日本電影100年》,頁114、123。

4.山口淑子、藤原作彌,蕭志強譯,《李香蘭》,頁104。

5.山口淑子著,陳鵬仁譯,《李香蘭自傳:戰爭、和平與歌》,頁37。

6.沈旭輝,〈《支那之夜》:「偉大女外交家」李香蘭的前半生〉,香港藝術中心網站http://www.hkac.org.hk/en/artslink.php?aid=117,瀏覽時間:2016/3/3。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