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34

2016/4/2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34

#34

 

【就算是看我可憐也好。】

 

  由於音樂期中考分組的緣故,我又淪為大家玩笑的對象,很多不堪入目的標籤又重新貼在我身上,這次連子惟也被我拖下水,儘管他笑得一臉沒心沒肺,要我不要在意,可是我就是會去在乎那些流言蜚語,我自己被傷害不要緊,只是我不希望我身邊的人也跟著變成大家玩弄的標的物,那樣比我自己站在暴風中心還沉重。

 

  「還好嗎?」下課時間,子惟走到我身邊,隔著一步的距離蹲在我面前。「嗯,沒哭,不錯啊。」

 

  「一定要哭嗎?」

  「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女生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哭。」

 

  聽到這話,我不禁笑了出來。「什麼意思啊你!」

 

  「還能笑?」他滿臉意外。「你會不會太堅強啊?」

 

  我搖搖頭。不知道為什麼,當聽到那些「水性楊花」、「良禽擇木而棲,賤人擇窩而睡」之類諷刺的話語時,我竟然平靜得像死了的水,優養化到極致的那種。然後開始嘲笑自己的重蹈覆轍,開始說服自己早就習慣了,開始責怪自己放縱自己的心去依賴身邊的人,去相信任何一個人。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標準可以辨認好人和壞人,那麼有沒有另外一個標準可以辨認真心對自己好的人?我想是沒有的,每個人心中「好」的定義都不一樣,深度不一樣、長度不一樣、容量也不一樣。

 

  我想我一定中了詛咒,友誼不會長久的詛咒、被人討厭、被人排擠、被人孤立的詛咒,天生沒有討人喜歡的超能力,更沒有解除自己詛咒的法術。

 

  「那我可以當你的魔法教母。」沛吟笑著,將我寫草稿用的筆記本拿起來了看,然後還給我。

 

  「我可以當你的騎士!」宜婷也附和著。

 

  「那、那我呢?你們很過份耶,都把角色搶走了。」子惟站了起來,表情有些憤然,但大家都知道那是裝的。

 

  「你喔?小矮人怎麼樣?」沛吟毫不考慮地說道。

 

  「你見過比你高這麼多的小矮人嗎?」子惟一手抬到沛吟頭頂上比了比,語氣無奈。

 

  沛吟腰斬了他,他吃痛的發出哀嚎。

 

  我看著他,想了一下。「公主怎麼樣?」

 

  他很大方的翻了個白眼。「為什麼不是王子?」

 

  對啊,為什麼不是王子?我笑了笑。「因為我是巫婆啊!」

 

  對,我上輩子一定是巫婆,對太多人下了邪惡的詛咒,所以這輩子得到報應……才怪,我又不相信輪迴、更不相信魔法。

 

  一個人只會擁有一次生命,只會擁有一輩子,是的,短短的、不過數十餘載的一輩子,歲月短暫卻必須嘗盡苦痛悲傷,在高低起伏的旅途中碰撞,直至遍體麟傷。所以現在的難過不算什麼,過一陣子,亦或幾年以後我就會忘記,就像現在的我對過去的種種釋懷了一樣。

 

  釋懷?我真的釋懷了嗎?

 

  我將筆記本收回書包。「我們不要討論這個了,反正我也沒有要寫這個故事。」

 

  童話什麼的,太夢幻了,而且巫婆才不會有教母、騎士和小矮人,那是公主和王子的待遇,我不過是一個喬裝成灰姑娘,去了一趟不屬於自己的華麗舞會,穿錯了玻璃鞋,最後自己吞掉了毒頻果的壞巫婆,連自艾自憐的資格都沒有。

 

  「那你無名那裡的小說還寫嗎?」沛吟問。

 

  「嗯,寫啊。」

 

  寫,當然寫,只是我撕掉了幸福快樂的結局,男主角在趕去探望病重的女主角途中遭遇橫禍,一個病死、一個被撞死,而我竟然因為這樣的收尾產生強烈的快感。

 

  即使它狗血泛濫得慘不忍睹。

 

  隨著上課鐘響,嘈雜的教室變得安靜。班長拿著一疊資料走進,站上講台。

 

  「老師來之前我有事情要先處理。」他宏亮的聲音吸引住所有人的視線。「這學期學校有舉辦期末聯歡,每個班都要準備表演,我們是要全班一起表演,還是派代表?」

 

  副班長走上台將選項寫在黑板上。「全班一起的舉手……」

 

  舉手的人寥寥無幾,副班長和班長交換了眼神,班長擺手示意舉手的人放下,目光掃過台下的大家。「所以你們的意思是要派代表囉?」

 

  「派代表比較好啦,全班一起太麻煩了。」一個同學出聲說道。

 

  這就是高中生,麻煩事絕對不要攬到自己身上,集體活動少一點、麻煩就少一點,讀書的時間就多一點,考試的分數就高一點。對於團體的事情毫不關心,把自己擺在第一位。

 

  這樣並不自私,而是情有可原也能給予理解並接受的想法。

 

  「那現在開始推薦人選。」班長話一說完,台下便鴉雀無聲。

 

  副班長有些不耐煩的用手上的粉筆敲擊黑板溝,發出不太響亮卻突兀的聲音。「沒人要推薦,那音樂考試最高分的彭詩彥和白湘菱如何?」

 

  語畢,班上的目光紛紛轉向他們身上。我向左邊轉過頭,看到的是白湘菱有些興奮的笑容,還有詩彥不知所措的表情。

 

  「詩彥,可以嗎?」白湘菱輕輕拉了拉詩彥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詢問。

 

  詩彥轉過頭來,我立刻撇開自己的臉,然後聽見他有點猶豫的應允。

 

  「其他人有要推薦的嗎?」班長再次問向大家,許多人搖搖頭,彷彿這個議題就這樣定了下來。

 

  「班長!」就在班長準備要填寫推薦單的時候,白湘菱舉起手。「只有我們兩個會不會太少?我可以請人幫忙嗎?」

 

  「當然可以啊!」班長笑了笑,同意她的建議。「你要找誰?」

 

  「孟曉語!」

 

  當聽見我的名字時,我心跳好像漏了一拍,錯愕的看向白湘菱,卻只見她指著我。「曉語會彈鋼琴啊,我想請她伴奏。」

 

  班上有些竄動不安的起鬨聲,我抓緊了自己的裙擺,心裡忐忑著,咬了咬下唇。「可以不要嗎?」

 

  「好嘛,曉語你就答應啦!考試那天你彈得超好的耶!」白湘菱輕挽我的手臂,以一種動人的粉色央求我擔任伴奏。

 

  與亞如、欣諾的美不同。亞如的美帶著一絲危險性,像帶刺的野玫瑰;欣諾的美閃耀著大方,彷彿盡情綻放的向日葵;而白湘菱散發著打從內在的氣質,宛如將開的花苞,有著曖昧而羞澀的優柔。

 

  「曉語……」她的聲音帶著嬌氣,卻不膩人。「拜託。」

 

  我透過她看向詩彥,看到了一臉與自己無關緊要的冷冽,只得為難的猶豫。

 

  如果答應了,就必須再跟詩彥有所接觸,那樣的接觸我承受得住嗎?會不會又害到他?如果我答應了,他會不會不高興?可是心裡這股緩緩爬上來的激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我還盼著再靠近他嗎?

 

  「只有鋼琴太單調了,我也加入吧,我可以彈吉他。」子唯的聲音穿破了我的思緒,我回頭看著他,他對我笑著點點頭。「還有洪利!洪利會打鼓,他也可以一起。」

 

  我看著身後的洪利,他聳聳肩,並沒有拒絕。

 

  「曉語,一起吧。」白湘菱朝我眨眨眼。

 

  我環顧那些集中在我身上的目光,但再次對上子唯的眼時,我想起他要我贏的戰役,想起他是怎樣給我信心。

 

  「好吧。」我答應了下來,應該說是妥協了。

 

  向白湘菱楚楚動人的撒嬌妥協,向想跟詩彥靠近一點的內心自我妥協。

 

  很犯賤,真的。但也許現在的妥協能讓我找到方法贏得這場矛盾的戰役……我這樣替自己找藉口。

 

  表演的人員就這樣定了下來。

 

  下課後,我滿懷不安地坐在位子上。「沛吟……」

 

  「我覺得這決定不錯啊,或許你可以藉機找到跟他和平相處的方法。」好似看穿了我一般,她笑著。「而且子唯在,那傢伙不會讓你受欺負的。」

 

  「你在說什麼啦。」我嘆了口氣,並沒有因此放鬆。

 

  午休時間,表演人員在音樂教室開會,我故意坐在子唯身邊,離詩彥最遠的位子,卻不幸的是他的對面,最能跟他對到眼的位子。

 

  「我覺得用你們考試的曲子就好啦!」洪利把玩著手上的硬幣,話對著詩彥和白湘菱說。「對唱還是你們兩個,伴奏交給我們三個。」

 

  詩彥和白湘菱考試的曲目是熱門電影《K歌情人》裡的《Way Back Into Love》,一首渴望愛情、想要回歸愛情懷抱的曲子,一首孤單的人也許壓抑許久,總有一天會找到愛情的曲子,一首與我相反,最終能找到歸屬的人。

 

  我原本以為能夠歸屬的人,現在跟另外一個人合唱這首情歌,我只是他們身後的配角,只能看著他們的背影,也許甜蜜、也許愉快。

 

  苦澀,我只能一個人吞。

 

  「有人有異議嗎?」白湘菱問著。

 

  我只是低著頭,不想做任何回應,反正什麼曲子都一樣,我都是聚光燈暗處的配角。

 

  「曉語?」

 

  「啊?沒、沒有。」聽見聲音,我抬頭,對上詩彥的眼睛。那個曾經對著我溫柔,如今卻令人心寒的眸子,我宛如被下了定身咒,逃不出他的凝視,也讀不懂他的凝視,腦筋一片空白。

 

  「那就這樣啦,譜的話,洪利會負責找給大家。」會議結束,白湘菱站了起來。

 

  子惟拉了拉我的手臂,我才緩緩看向他。

 

  「喂,你在冒冷汗……」他悄聲說道。「不舒服嗎?」

 

  我抬手撫向額頭,手指上沾了一些濕黏,輕輕笑了笑。「沒事啦。」

 

  「等一下喔,我找衛生紙給你。」子唯跑出音樂教室,留我在原地。

 

  其實可以不用的。我到走廊的洗手台邊,打開水龍頭,雙手盛滿了水,往臉上潑去。我不是不舒服,只是有點緊張,在那樣赤裸裸的眼神底下,好像沒辦法靠自己的意志力去閃開那樣的凝視。

 

  我在期待什麼?還期待看到他一貫溫柔的笑容嗎?

 

  雙手撐在洗手台邊,我忍不住嘲笑自己。別傻了,孟曉語。

 

  「拿去。」一隻手出現在我的視線裡,手上還拿著袖珍包衛生紙。

 

  抬頭,是詩彥。

 

  「連頭髮都濕了,有人像你這樣洗臉的嗎?」他的聲音好輕、好柔,就在我的耳邊,不是冷冰冰的決絕,眼神彷彿多了些溫度。

 

  我就這樣看著。

 

  他皺了皺眉,把衛生紙塞在我手裡後掉頭就走。

 

  我看著手上的袖珍包,心裡突然有股衝動。「詩彥!」

 

  他轉過身,滿臉疑問的看著我。

 

  「謝謝……」

 

  就算是看我可憐也好,我就是無法不沉溺在他這般體貼裡面。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