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9

2016/3/9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9

#29

 

【終於,形同陌路。】

 

  有一種被人狠狠抽了一記耳光,強行拉回現實的感覺。

 

  不久前才說要想辦法保護我的人,現在是怎麼了?不久前還能溫柔對待我的人,現在的冷言冷語是怎麼了?如果要這樣對我的話,一開始就不要靠近我不就好了?

 

  不對,是我靠近他了……都是我活該。出了事情,我把他拖下水了,他不高興了?還是我做了什麼得罪他了?可是,他承諾過我,不會對我生氣的。

 

  關了電腦,書也掉在地上,我沒力氣去撿,也沒有心情去撿,只是呆呆的坐著,看著暗下來的電腦螢幕,腦海裡迴轉了好幾次與詩彥相處的每個片段,就是找不到決裂的原因。我連追問的機會也沒有,他回覆了我之後立刻下線,當面問的話……他會用什麼表情、什麼語氣對我說話?我該不該跟他保持距離,或者我應該直接道歉?

 

  為什麼道歉?道歉之後呢?我們可以重修舊好嗎?除了朋友之外,我們還能是什麼關係?

 

  不行,太亂了,我根本沒辦法思考。

 

  果然,還是因為被同學們誤會的事情嗎……?即使相信不是我寫的留言,還是會被輿論中傷的啊,詩彥也是人,怎麼可能一直擋在我前面呢?

 

  都是我的錯,我當初應該繼續活在自己的牢籠裡,應該築起更多圍牆,不應該打開自己世界的門,不應該給任何人通往我內心的鑰匙,不應該讓任何陽光透進我的心房,不應該貪圖不屬於我的溫暖,這樣任何人都傷害不了我,我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我終於懂了,那些過去所謂的朋友,不是沒有理由的從我身邊離去,而是在我身邊只會被傷害而已。他們的傷到底有多重?我竟不曾關心,只在乎自己。

 

  太可笑了。

 

  當我真正意識到自己的感情時,他卻離我而去了。

 

  「所以啊,太貪心了呢……」

 

  「什麼東西太貪心了?」媽媽站在房門口,笑得春風得意,貌似有什麼開心的事。

 

  「媽,怎麼了?」

 

  「鏘鏘!」她從伸後拿出一只盒子,興奮的在我眼前晃了晃。「對不起啊,有點晚了,我們女兒都高中了,應該要有一支手機才行啊!」

 

  「怎麼這麼突然?」我接過盒子,是最新流行的滑蓋音樂手機。「其實我不用也沒關係的。」

 

  「不行啦,這樣你出門的時候,我跟你爸才聯絡得到你,也比較放心。」媽媽壓低了音量,繼續說道:「再說了,你總有不想被我們接到的電話吧?」

 

  當下,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媽,謝謝。」

 

  我低下頭看著盒子,媽媽拍了拍我的肩,走出房間時替我關上了房門。

 

  終於有了手機,可是需要記下的號碼能有多少呢?我幾乎可以預想這支手機不會有來電的一天。網路與隨身通訊或許拉近了人際距離,卻擴大了空虛,放大了寂寞。

 

  即使到了學校之後,于佳他們很熱情的幫我家了幾個同學的聯絡方式,心裡依舊沒有個底,空落落的。

 

  「吶,這樣以後找你就好找多了,」亞如將手機還給我。「要接電話喔!」

 

  老實說,很多時候我並不希望被找到,包括現在。

 

  翻開電話簿,裡頭除了親近的幾個,連子惟、沛吟的都有……鐘響,我將手機收回書包。沒有詩彥的,我也拿什麼身分跟他要呢?同學?朋友?

 

  我們已經……不是朋友了啊。

 

  「各位同學,學校要調查每個人參加社團的情況,現在問卷發下去,五分鐘後收回。」班長一邊宣布一邊將問卷發下。

 

  看著問卷上簡易的勾選題,又看著旁邊的同學們毫不猶豫的填寫,對我來說簡直是當頭棒喝,雖然沒有參加社團並沒有違反校規,可是我從來沒有回報社團時間的去向,也沒辦法說出口,這張問卷,我除了填上名字之外,還能做什麼嗎?

 

  五分鐘很快就過了,問卷開始往前收回,我想也沒想,就這樣勾選了「無參加社團活動」之後交出。

 

  班長和副班長在台上清點、檢查著,我的雙手交握在腿上,坐立不安。

 

  「黎子惟、張沛吟、孟曉語、彭詩彥!」班長手上拿著四張問卷,朝著台下喊道:「你們四個沒有參加社團,社團時間去哪裡了?」

 

  一下子,台下議論紛紛,那些有意無意的目光又投射了過來。

 

  「報告,我還沒有決定要參加什麼社團。」子惟舉手,理由說得正正當當,他才剛轉來沒多久,沒有參加社團很正常。

 

  「我在圖書館看書,不信可以問圖書館值班的老師。」擁有全校最高借閱率的沛吟也說道,順手拿出抽屜底下印有校章的兩本小說。

 

  「那……孟曉語、彭詩彥,你們兩個呢?」

  「喔~」

 

  幾個男同學發出起鬨的聲音,我緊握著雙手,指甲都快掐進自己的手心。

 

  「曉語,我常常看你跟詩彥兩個人在社團時間的時候一起出去,是去哪裡啊?」亞如伸手推了推我的手臂,儘管再怎麼小聲,當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時,她的聲音大概還是傳到了所有人的耳裡。

 

  「喔~約會喔!」

 

  「閉嘴啦!你們幾個!」同學們再次起鬨,立刻被班長壓制了下來。

 

  「孟曉語在音樂教室練鋼琴喔!可是我沒有看到彭詩彥在那裡。」子惟的聲音從身後大聲傳來,穿破了我的窘迫,我像個秘密被發現的小孩,本應該感到無措,此時此刻卻只有放鬆與感激。

 

  「為什麼你會知道啊?難道你跟孟曉語在一起喔?」一個同學高聲問道,語氣裡帶著笑意,誰都聽得懂他所謂的「在一起」並不是單純的相處於同一個空間,而是別的。

 

  「隨便晃晃剛好看到的啦!而且一起哪裡不好?孟曉語彈琴很好聽啊!」子惟的聲音聽起來好輕鬆,好像這些都不是問題,答案可以很簡單的給出去一樣,我想他並不是聽不懂那個同學的意思,而是故意裝不懂的。「我跟她約好了要找一首曲子合奏,有人想一起嗎?」

 

  「我才沒……」聞言,我轉身想要否定他的話,卻對上詩彥的眼睛——清冷的、淡漠的,瞳孔裡倒映的我,卻是動搖的、失措的。

 

  轉回正面,我放棄否認了,反正不要再把詩彥拖下水,怎樣都好。

 

  「那……彭詩彥咧?」

  「隨便找個安靜的角落睡覺。」

 

  他的聲音比平常還要低沉,聽起來毫無感情,輕輕的震動我的耳膜,卻從讓我整個脊柱發冷。

 

  「你是遊民嗎?」班長將剛剛的回答全都記錄下來,冷不防的吐槽。「要睡也在教室裡睡啊。」

 

  我想起每次我透過鋼琴倒映看見他躺在課桌上睡著的樣子,或者看書看到倦意上身的樣子,或者是帶著笑容看著我練琴的樣子……我深深吸進一大口氣,再緩緩吐出。

 

  如果我是用心情呼吸的話,大概已經窒息了。

 

  詩彥,我們……終於,形同陌路了嗎?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