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與歸屬:二戰後港臺文學與其他》編序

2016/3/9  
  
本站分類:藝文

《流離與歸屬:二戰後港臺文學與其他》編序

 

孰歸。胡不歸(摘錄)
 
熊秉真(本書主編、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所長)

 

流離,其實是一種常有的狀態。作為日常行為,周遭常見;知識上也就成了可以討論的議題(中文學界尚未風行,是另一個事情)。

至於歸屬,倒是含有主觀的選擇,不是沒有客觀的基礎,但未必經常發生,以致可以視為當然。雖則詩人古往曾經那般堅持,這般呢喃、嘮叨、反覆。

兩者對舉,易見於戰後難民狼藉之際,二戰後的香港,或者臺灣,決不是特例。文學敏犀,文字工作者為之載記,建築藝品留痕,宗教信仰為之沉吟,更不是意外。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樊善標等教授決定將此一對詞語並列,以之點出戰後港臺文學之神采,並牽出其背後種種各樣情緣,乃恰足以響應中大人文學科研究所過去三年間,與歐(Utrecht University)、美(The University of Arizona, The University of Portland)、以(Tel Aviv University)多所大學,在Andrew Mellon基金會支持下所進行的一系列討論。只本在推廣各地現今的政治歸屬(political belonging),如其宗教或俗世之思想、制度究竟有何關聯,能為何等之析論。議論之初,拋出「歸屬」新解之概念,而擱置眾所熟悉的「認同」問題,自是意有所指。不是因為認同在一般政治學詞彙上,久提而顯得困乏、疲憊。實因其在各相關領域之運用中,因其單一、肯定,太甚與近代國家疆界公民身分等法理上比較清楚而硬性的規劃,混而為一,很難區分。因而種種人世上多重而交疊,游移而反覆的自然地漂浮、或暫泊、寄寓,反而變得無從安措。

所以,中文語境上早有的一對詞彙,似乎給了所有鑽研者一組內設的思索上的工具,為自然解惑之方便,亦為文化越域對比之利器。

由之問,胡不歸?今日已無關田園,更不因荒蕪,只因其間引出略欲置喙的餘地,越想越多,越講越遠。下文,也許只是一些楔子。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