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挺華裔梁警官,小心力道

2016/2/25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挺華裔梁警官,小心力道

(圖片)史坦貝克小說〈人鼠之間〉,指陳了人的理想與現實總有扞格。

 

鬧遍全北美的「梁彼得事件」, 最近風風火火,幾乎佔遍了各大(至少)中文傳媒的版面。事情是,美國紐約華裔警員梁彼得,因2014年一次巡邏中,手槍走火,意外打死非裔青年格利 (Akai Gurley),被陪審團裁決二級誤殺等五項罪名全部成立,結果一出,引起全美華社的激憤。20日,全美40多個城市共同發起百萬華人挺梁抗議活動。


「梁彼得事件」讓我想起196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的著名短篇小說〈人鼠之間〉(Of Mice and Man)。這篇〈人鼠之間〉描述兩個相互扶持的好朋友,一個是頭腦精明、缺乏教育的喬治(George Milton),另一人則是智障、身材魁梧的雷尼(Lennie Small)。由於智障的雷尼經常闖禍,喬治為救好友往往被迫牽著他四處逃亡,最後,二人到了一個農場,繼續做苦力,賺取微薄的工錢。

在新的農場裏,有不同的小人物,而老闆是個作威作福的「富二代」,老闆娘則整天穿著性感到處挑逗男人,夢想著自己可以做電影明星。而「富二代」每看到不順眼的事情時,就會執行私刑。

在老闆的淫威之下,農場內的工人都是混吃等死,只有雷尼常存希望,因為他相信喬治的夢想,二人可以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土地,耕種養白兔。

哪知發生了雷尼錯手殺了試圖勾搭他的老闆娘的意外,闖下大禍後,雷尼極其畏懼喬治,而獨自逃離農場。這時,老闆及其他工人提著槍枝四出搜尋,誓要把雷尼擊斃。

但是,喬治卻早他們一步,先行找到雷尼,並在雷尼夢想著談論屬於二人的樂土時,在他的腦後送上一顆子彈……

史坦貝克在小說中,或許是想暗示,人無論再怎麼努力追隨夢想,但是,很多時卻是事與願違。

先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梁彼得這個人。

據報道,梁彼得是台裔第三代,他出生、成長在曼哈頓華埠,高中以全班第三名畢業,考上紐約州立大學賓漢頓分校,他在法庭上介紹自己時說,大學一畢業就向市 警遞交了申請,但當時沒有名額,便做一些兼職賺錢,還當輔警,兩年後終於收到警察學校的錄取,以平均93分的成績畢業,圓了從警夢。

即使是第三代的華裔,但對梁彼得來講,就像〈人鼠之間〉的兩個患難兄弟,他也有個很美好的夢想,只是這結果,又映證了史坦貝克想表達的意念:無論再怎麼努力追隨夢想,很多時卻是事與願違。

再回到梁彼得的案子與這次全美華裔齊抗議的行動吧。

案子本身,這幾天經過媒體的大篇幅報道,大家也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大家也都同意(包括檢察官),這是一宗「誤殺」,而非「謀殺」。大家(其實主要也就是華裔)不爽的是,他(有可能)會被判到15年徒刑,真的是重到很離譜。

事實上,會不會判到15年還是個未知數,因為判刑要到四月才確定,更不要說還可以上訴。

其次,這次全美的抗議行動,連加拿大也有華人南下美國加入抗議行列,搞得挺大的,有些人認為沒有用,因為,如果因你的抗議就改判,那麼美國司法的威信何在;另有人認為,至少可以給法官和檢控官壓力……

坦白說,華裔集會抗議的事,我一則支持,一則擔憂。支持的原因是,早年孫文在革命時,來過北美籌款,從林立的宗親會館,他看到華人分這個分那個的,由衷發出「中國人是一盤散沙」的感歎。但這次華裔的行動,猶如(套句流行語)打臉孫文──誰說中國人是散沙!

這次集會,出來的華裔,我估計從中國出來的,沒有九成,也有七八成,他們為一個同為華裔的台灣子弟站出來吶喊,本身就是一件可喜的事(讓我們撇開台灣統獨 思維),顯然,在「華裔」這個大傘下,能集結兩岸三地的華人,為自己和下一代在美國能不被歧視而站出來,多少也是梁彼得的貢獻(絕無嘲諷之意)──孫文在 地下,恐怕也會含笑了。

但我也不免擔憂……

史坦貝克的〈人鼠之間〉之所以叫「人鼠之間」,是因小說開頭有一段是雷尼想要呵護一隻小老鼠(估計是倉鼠),因無法掌握力道,卻把小老鼠捏死了。雷尼其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大個智障,但施力不知分寸,包括他失手殺死老闆娘,本來也是一場意外,最後卻惹來殺身之禍。

這次華裔大團結,從華裔角度來看,在梁家孤立無援時,及時送上溫暖,本是善心之舉,但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力道」是否過大──

你可以想像,如果美國司法因大家的抗議而做出天差地別的改判(例如最後判無罪釋放),誰還相信美國的司法。

如果最後仍是重刑伺候,我的擔心恐怕會被逼到臨界點:一,做為華裔,未來在美國的處境是否會更艱難、更受歧視?沒有效果的聲援活動,畢竟有可能會讓其他族裔看穿,心想:「哦!你們華人,就只會玩這些嘴上喊兩句、爽一下的自嗨把戲!」

二,(我最最擔心的)華裔會不會來次更大的示威,甚至暴動?

無論是上述哪種情況,都會讓梁彼得這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未來不但可能難再從事執法工作,甚至其心理上會有(有形的)罪上加(無形的,良心上的)罪的壓力,他恐怕承受不起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2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謝謝老師告訴了我們一個,〈人鼠之間〉的故事,雖然聽起來有點哀傷,畢竟人定勝天、人可克服困境的故事聽起來比較美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哎,也就是吊個書袋。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