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讀]《小小的地方》──自我的生活方式

2019/11/15  
  
本站分類:藝文

[試讀]《小小的地方》──自我的生活方式

小男孩住在西門町的刺青街,家裡是開便當店的,附近的刺青師傅會來店裡吃飯聊天,小男孩也會去巷口的珍奶攤上玩,聽著街道上的故事,有時候也在故事裡當了小小的配角。

這篇小說是由六個故事組成的,從刺青街出發,圍繞著主角小武,有些事件對小武的生活沒什麼影響,卻影響了他看世界的角度。這個生活環境不是一般人希望小孩生活的地方,西門町魚龍混雜,而在書裡也展露著社會上灰暗或者現實的一角。

但主角有他自己的價值觀,來往的哥哥姊姊對他友善,但他們也有低劣的一部份。〈骨詩〉裡充滿惡意的女同學,出身良好卻因為自己分數上的不順心而傷害老師,毀了對方的夢想。而幾年後相遇時痛毆女學生的他,是因為發現女學生是傷害他的人,還是因為惡化的老師,感覺到女學生的惡意?「遭到侮辱就採取報復,得到善待就當朋友,這就是人性。」〈骨詩〉

這本書裡很多地方都提到了刺青,而刺青可以帶來什麼呢?有刺青師只要客人給錢就刺認為是一種衝動,有刺青師希望刺青有所意義,有人認為刺青是判自己死刑,對原住民來說臉上刺青圖騰代表自己所屬的部族,也有人想把自己的刺青消除。刺青的意義是當事者自己所賦予的。

〈小小的地方〉是這本小說的最後一段,也是主角在這些事件裡做為主角的一段。小武想把自己住著的刺青街放進和朋友一起建構的樂園罈,卻遭朋友拒絕,認為是「不是必要」的事物,進而和朋友吵架,懷疑起自己居住的地方。而作文題目正好出了「我生活的地方」,小武寫了一隻住在井裡的青蛙,因為井乾了只好離開家,像之前流行的手機遊戲旅行青蛙一樣,到處去旅行。最後,青蛙遇見了鯨魚,小武認為青蛙「只會有兩種想法。不是同情自己,就是同情鯨魚。」〈小小的地方〉

而小武決定讓青蛙什麼都沒做,因為「感覺都很虛假」。同情自己或同情鯨魚在一般的故事裡都能賦予某些意義。可是對小武來說,青蛙和鯨魚是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對真正生活的人來說,不需要比較也不需要誰同情誰。正如這本小說裡的各個人物,自己的人生,遇到的悲歡喜樂對他人來講可能有所共鳴,但所謂的同情對人物卻是不必要的。

主角是九歲的小孩,除了最後一個故事,在故事中是相對旁觀且較無決定權的角色,主角的全名一直到第三個故事的中才出現,這種主視角的旁觀讓人有一種臨場感,似乎是自己在旁聽他們談話,而西門町的背景又拉回成人的現實。故事背景對居住在台北,尤其是了解西門町的人會有親切感,但不熟悉的人只看到路名會不太清楚地理位置,如果出書版有附地圖就更好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