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23

2016/2/1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23

#23

 

【我想我不懂的太多了,包括你。】

 

  我想我知道子惟說的感覺,是那天在機場裡那個相似的失落。我沒有多想,但或許有人多想了,我看著眼前僵持著的兩個人,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能不能不在比賽的時候聊天?」詩彥的表情有著明顯的憤怒,沒人知道原因,他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子惟側過頭來看了我一眼,然後將視線定在詩彥身上。「我跟我的隊友聊天,不行嗎?」

 

  「你要跟誰聊天我沒意見,但你能不能不要聊天?」

 

  「既然我跟誰聊天你都沒意見,那我要不要聊天又怎麼輪得到你管?」子惟滿臉莫名奇妙。「你的邏輯超奇怪的。」

 

  其實我平常就可以隱約感覺得到詩彥對子惟的敵意,但就我了解的他,不會是這種人,相反的,他跟子惟甚至應該十分契合才對……可是事實是,他們不對盤,原因不明,就是不對盤。

 

  子惟朝著我走了過來,詩彥卻拉住了他。「不准去……」

 

  「不准去哪?」子惟甩開了詩彥的手,他似乎火氣也上來了。「你真的很多管閒事耶,我跟誰講話、往哪裡去,都經過你的批准嗎?」

 

  「不需要,但我不希望你靠近她。」詩彥的聲音很低,但球場上太過安靜,大概傳到了每個人的耳裡。

 

  「誰?」子惟反問。

 

  場內場外開始騷動了起來,場中間的我往于佳身邊退了退,因為那兩人同時投來的注視。

 

  「曉語?如果你是喜歡曉語才不准我靠近她的話,可以啊。」子惟笑了笑,笑意卻帶著絲絲嘲諷。「但是她有在等的人,你知道嗎?」

 

  他話一出口,我就慌了。我沒有想到他會把這個我刻意隱藏的秘密講出來,而且是這樣大庭廣眾的。但同學們的起哄聲壓過了我的慌張,我又退了一步,脖子卻被勾住,我哪裡也去不了。

 

  于佳朝著我搖了搖頭。「不要逃,逃了,你更奇怪。」

 

  我的確想逃,因為我留在這裡,大家都只會誤會我跟子惟的關係,可是于佳說得對,逃了,我就真的變得更奇怪了。我不想大家誤會,更不希望詩彥誤會,但我留在這裡,又能做些什麼?

 

  「……誰、誰喜歡她啊?我就只是單純討厭你打球不認真、在女生面前亂耍帥!幹嘛把孟曉語扯進來啊?」詩彥推了下子惟,皺起的眉間像是為了印證自己話中的嫌惡。

 

  我聽見了、聽懂了,然後……聽進心裡了。我可以感覺得到心臟的顫抖,還有雙手不受控制的握緊,指甲掐進手心的感覺很痛,但此時此刻我就只能藉此讓自己保持冷靜,至少是表情上的。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在看我,被你們喜歡我也是會怕啦!離我的曉語遠一點好嗎?」于佳一邊大喊著,一邊勾著我往場邊退了退,這裡比較脫離了暴風圈,我感激的朝著于佳牽起嘴角,她則還給我一個令我安心的微笑。

 

  而這個微笑,竟讓我想起那個河畔邊、陽光下,詩彥從書中抬頭,眼睛裡的波光粼粼,還有猶如太陽般溫暖的笑顏。

 

  這場意外的衝突在鐘聲的敲擊下被強制結束,回到教室後,我還是能夠感覺得到整個尷尬的氣氛,不止限於我們這個座位區,而是整間教室,尤其當詩彥跟在億賢的身後走回座位時,我對上他望著我的那種我無法解讀的眼神,我躲開的那個瞬間。

 

  「那個……我宣布一下剛剛體育課測跑的成績。」體育股長站到講台上,中氣十足的聲音蓋過了大家的吵鬧聲。「以下念到的人將要代表班上參加班際大隊接力。男生第一名,黎子惟;女生第一名,張沛吟……」

 

  班際體育競賽是學校校慶傳統的節目之一,也是學生最愛參加的節目,因為是班際競賽,所以每個人都必須要有參加的項目,而大隊接力體育競賽中的重頭戲,每個班都想著要派跑最快的人上場,其他項目就隨性分配,但我們班似乎有著每個項目都拿下冠軍的氣勢。

 

  我和億賢也是大隊接力的選手之一,于佳則選了一個鉛球比賽。

 

  「然後,我想問一下,我們班有人會游泳嗎?」體育股長掃視了一下班上。「啊,我知道班長和衛生股長是游泳隊的,就算加上我,混合接力也差一個人,還有誰會嗎?」

 

  我轉頭看了眼身旁一臉淡然的亞如,她只是聳聳肩。

 

  「彭詩彥啊!」于佳的聲音劃破了彼此間的面面相覷,將所有的目光重新聚集到我身後,我沒有轉頭過去看他,即使我對於他會游泳這件事感到意外,大概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告訴我……但我始終沒有轉過頭去,不想、也不敢。

 

  「喔!看不出來喔!彭詩彥,可以吧?混合接力。」體育股長笑了出來,問道。

 

  「嗯。」我身後傳來一聲應允,聽不出情緒,不知道是冷淡、無所謂,還是其他。

 

  「詩彥,混合接力你要游什麼的啊?」亞如的聲音十分歡快,跟我的心情成反比。「我游仰式的,你呢?」

 

  「自由式。」

  「唉呀,那就跟班長重疊了耶……」

 

  剩下的對話我沒有力氣聽下去,收拾了書包就往外面走,今天的放學,尤其想一個人。

 

  「喂,幹嘛都不等我們啊?」我的脖子再度被勾住,還是于佳,和她一起的還有億賢。

 

  我沒有回話,也沒有趕他們走,只是靜靜的,努力的想要像平常一樣的走在他們身邊。

 

  「曉語,那天我給你車票的時候,你真的去了機場對吧?」公車站旁,億賢突然開口。

 

  我轉過頭看向他,卻只見兩個人都露出笑容。「你們……」

 

  「我問過黎子惟什麼時候認識你的,結果他說在機場。」億賢伸手攔下了車,卻不是往他家方向的。「所以你在等的人是誰,你要不要自己說?」

 

  車停了下來,門開,我被一股力量推上車,而跟我一起被推上車的,還有詩彥。門關,車外的兩個人朝著我們揮手,臉上笑容依舊,我卻笑不出來。車上人不多,甚至有空位,這是平常最期望的,今天卻格外讓人不知所措。我不知道這樣的空曠能讓我躲到哪裡才能不被發現,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知道我現在不想要面對他,現在的情況又不允許我逃開,索性呆站著。

 

  「曉語……」

  「只有今天,暫時不要說話好不好?」

 

  我低下頭,握緊了拉環。「拜託……」

 

  「那過了今天,你就可以說了嗎?」他彷彿對我的請求無動於衷,逕自問他想問的。

 

  我搖了搖頭。過了今天,也許可以、也許不行,但至少不是現在。我還沒有理清楚自己心頭上、腦子裡那些混亂的情緒和想法,我不知道自己會說出什麼話、會做出什麼事。

 

  「今天體育課結束了以後,億賢把事情都告訴我了。」他的聲音就在我的耳邊,穩穩的、輕輕的、緩緩的。「我回國那天,我沒趕上告訴億賢的那班飛機,改搭了下一班,後來是爸媽來接我的,所以跟你錯過了。」

 

  我沒有出聲,而他繼續說了下去:「我以為會是億賢來接機,所以那天一下了飛機就立刻打電話給他,沒想到他在電話裡罵了我一聲『笨蛋』就掛了電話,我剛剛才知道,那天來的人是你。」

 

  我抬頭看向玻璃上映著的他的臉龐,意外的對上他的眼睛,卻再也逃不開。「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我不懂,為什麼要跟我解釋?為什麼不問我一個衝動跑去機場的原因?為什麼不乾脆讓我知道自從回國以後就一直陰晴不定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我不懂,為什麼讓我處在很不安狀態?為什麼今天會說出那樣的話?我更不懂,為什麼先是把我推遠了之後再這樣溫柔的把我拉近?

 

  「因為……你在等的人,是我。」

 

  肯定句。我想我不懂的太多了,包括你,彭詩彥。

 

========

#圖文不符(大笑)

FB:https://www.facebook.com/zhuyoubooks/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