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感到愧悔的詩人--李富祺著「時空穿越」讀後

2020/6/2  
  
本站分類:藝文

不會感到愧悔的詩人--李富祺著「時空穿越」讀後

       在雪梨眾多華族詩人中,神交多年至今仍無緣識荊的是詩作品極豐碩的詩人李富祺先生;由於相距千里遙,雪梨華文詩壇的盛會,除了事後從報端知悉外,幾乎都失之交臂。

       這些年偶而從副刊及文苑版上、酒井園詩選讀到李富祺的詩作;雖未識詩人卻因其作品而神交已久。去歲末喜聞詩人新著「時空穿越」經已出版,主動去函連繫,不意竟收到精裝道林紙印刷的這冊厚達347頁的詩集。真是喜出望外,趕緊回贈拙詩集「三月騷動」,請這位多產的知名詩人斧正。

        這位來自深圳的資深詩人,經已出版了二十部著作,奪取了十五個文學獎,擁有四十七年的詩齡,部份作品被選入六十多種「選集」內。曾是「廣州日報」主任編輯,現為「澳洲中文作家協會」榮譽會長、「世界華文詩人協會」會員。

        從以上這串資歷,已足以証明詩人一生的輝煌;尤其是對「詩」的熱忱與堅持。這冊新著創作時間只有兩年,全書分四輯,共收錄了231首詩作及11首微型詩。平均每個月有十首詩作面世,如此高產,真令我佩服萬分。

        二月中終於捧讀完這部厚重的詩集,彷彿是一位老朋友對我吐露心聲,也帶引我在不同時空中穿越。驚訝與新鮮感幾乎同時顯現,沒有深奧的典故、不用生澀的冷字,娓娓道來,卻盈溢著感情與詩情。

        一開始就讓我意外,序文居然是以「詩」代序,「我怎能不寫詩」為題的「詩序」,就坦白的自描心聲:

        「我怎能不寫詩/它是我生命的血液、、、、、

用整個人生/寫透每個日子/我的生命伴著詩魂」(2頁)

詩人作詩,已到了不能不寫的執著,寫詩已是等同生命中的血液。那麼認真對待詩,將其視如生命中奔流的血液,如此融入詩的境界內,難怪四輯中,不論「沉浮的歲月、生活的哭笑、愛戀的冰火與親情的遠近」,無事不可入詩了。

豐富的想像力是詩人的最重要的元素,當「夢、把黑夜吮吸」這首詩映眼時,好奇心即茲生,黑夜是如何能被「夢」吮吸?詩中二段開始:

「窗戶 已閉上眼睛/聆聽他那/柔柔的呼吸」(62頁)。 關窗聯想成「閉上眼睛」,夢終於開始了,黑夜自然被「夢」吮吸啦!

只知道詩有意象、有詩情、有詩意;但詩人卻描出了「詩的形象」,原來「詩」的形象是:

「站起來的是時間/躺下去的是空間

大海說/我就是詩的形象」(114頁)

孤獨的詩人徘徊月下,成了「獨自飲風的人」;感到好孤寂時:

「我只好用微顫的唇/吸吮月光的奶液」(144頁);心想高懸天宇月亮上的嫦娥姑娘,必然兩頰飄紅,羞到無處可躲藏呢?浪漫而精彩,引人無限綺思。

無情歲月、在詩人眼中,居然變成了老人?題為「暮秋」的中段:

「樹林被時間/光禿禿的晾著/歲月 已經是/弱不禁風的樣子」(196頁)。唯有時間的魔手,能將萬綠樹林的葉片落盡,剩下枯枝光禿禿的「晾著」,而歲月竟然「弱不禁風」,自然是老態畢呈的老人家啦。將秋的肅殺畫面、清晰顯現,勝過幾十行白描的詩句呢。

寫情詩、不像坊間年青伙子愛啊吻啊的肉麻兮兮當有趣。深情而含蓄,有教養的女子如收到李富祺的情詩,能不心動嗎?詩人的相思如此敲鍵成詩:

「穿過夢的碎片/思念 猶如/一只蝴蝶/撲在玻璃窗上/隔著一層薄紗/看到她的惆悵」(244頁)。至於如何才能「穿過夢的碎片?」就要讀者細細推敲了。

斯人已渺,人去樓空,當年「小屋」已被遺忘,思念悠悠:

「那如烟的微笑/是黃昏散落的雲霞/失去了香韵」;徘徊唏噓中,忽見:「踏春南歸的青鳥/銜著一縷情思/欲說無言」(247頁),充滿了失落與愁緒,飽含情思而不落俗氣,想像力飛馳,如:「微笑如烟」、「黃昏失去香韵」、「無言的青鳥銜著情思」,都是可圈可點。

與時俱進,是現代詩人不可缺乏的精神,詩人李富祺肯定早已用鍵盤敲打文字作詩,因此其詩才能出現:「你用月光郵來電子信件/她定會按時收看」(280頁)奇妙無比的是「用月光」傳寄電子信件,比「微軟公司」的發明更先進呢。

          描寫感情變幻破裂、詩人也將之美化成:

          「挽著風的翅膀/放牧大海/在波浪的浮沈中/釀成一杯/苦酒」,最後不得不:「他把感情/折疊起來」(286頁)。送出的感情,生變後居然將之「折疊」回收。

鄉愁人人有,詩人特別多;因為凡是詩人皆多愁善感也!李先生在除夕夜思鄉,是如此成詩:

「盛開朵朵烟花/突然點亮了/我沉睡的鄉愁」(296頁);流浪漂泊的日子,在西方國家生活的華夏子民,往往不知故國年節。當見到烟花,濃濃鄉思竟在「沉睡」中被「突然點亮了」。活潑生動又蘊含了淡淡無奈。

受傷而要用輪椅渡日,意志堅強而不消沈,詩中主角是「靠著輪椅在異國站起」(297頁的詩題),起句:

「他不經心的一跌

     砸痛了大地

真是絕句啊,人意外摔傷跌倒,卻「砸痛了大地」?如此巧思佳句,在全冊詩集中頗多,足証詩人這冊詩集可讀性極高,處處留下無數的妙句佳構考驗讀者,也是詩意無盡的伸延呢。

讀罷這部詩集,難禁手癢,不端淺陋的敲下此篇粗糙的讀後感,但望作者與讀者包涵。拙文並非詩評,純屬個人觀感,拋磚引玉、只望引起其他高明讀者或詩評家,能對李富祺先生豐富的詩作品的重視。

 

<注:本文題目引自詩集第二首詩序中的尾段最後詩行。(4頁)>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墨爾本深秋重修於無相齋。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22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