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自我(the self)與人類和機械之間的共存關係

2020/3/7  
  
本站分類:藝文

探討自我(the self)與人類和機械之間的共存關係

本展集結了15件裝置與雕塑探討自我(the self)與人類和機械之間的共存關係,並回應人在全球網路下,所擁有對自身傳統與機械上的遊牧性行使權(Nomadic accessibility)的拼接與再想像。展出多件拼貼東方傳統元素的雕塑以及互動機械裝置對於今日世界的反饋系統中,人與機械及傳統被應用下的政治目的與過度消費的不平衡提出一個規範的想像空間。

立即訂購《自我、人與機械及其殘餘 : 短論我們身處當前世界與這三者緊密又纏繞畛域中的位置》

 

館長序

二〇一九年,北美館連續舉辦兩檔中生代以降的藝術家個展系列,這是前輩藝術家回顧型邀請展之外,藝術創作者得以在北美館舉辦個展的重要露出機會。透過申請展機制,北美館對外徵求精湛的展覽提案,已舉辦超過三十年。二〇一七年起,為加乘展覽之間相互激盪的宣傳效益,以及強化觀眾體驗之多元感受,美術館以「藝術家個展系列」,在同一檔期、同一樓層展間,推出四檔藝術家個展,期望開啟展覽對照的獨特性與精采對話。

「二〇一九年藝術家個展系列II」其中一檔展覽是張般源的「自我、人與機械及其殘餘」。這個展覽集結十五件裝置、雕塑,探討自我與人類以及機械之間的共存關係,回應人處於全球化發展的網路場域,對自身的文化傳統(習俗、身分、民間信仰、儀式)及機械上的遊牧行使權(nomadic accessibility,例如網路空間、資料存取與通行權、指令的使用權)的拼接與再想像。張般源針對蓬勃發展的科技技術將取代人類勞力,或民俗物件因演算法日漸消沈殆盡等議題,提出不同的觀點。他藉由創作實踐對應文化資產的論述,在展覽中以兩個視角切入:第一條軸線是對歷史殘餘的反思,以偽文物、神像等呈現作品,著重物件功能性的正面思惟看待消逝的傳統文化。第二條思考軸線闡述人與機械非對立的關係,例如作品《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解剖學》的聲控裝置,顯示聲音可以是連結環境的一種符號或無形的語言。在展場收集的聲響,透過科技媒材驅動機械裝置;因而當觀者踏入此一場域,自身即與人工智慧的科技交互作用,體現科技正是與人類相互依賴而發展的事實。經由展覽的實踐過程,張般源欲以另一種求合的觀點看待當今世界所遭逢的困境。

「自我、人與機械及其殘餘」展覽得以圓滿完成,順利開幕,在此感謝一〇七年申請展評審委員投入的心力與智識,讓北美館得以穩健地舉辦申請展徵件,持續支持國內的藝術創作者。同時,也謝謝傾注熱情,專業能力參與展覽製作的藝術家及工作團隊。

 

本文轉載自臺北市立美術館--出版文創--出版--自我︑人與機械及其殘餘:短論我們身處當前世界與這三者緊密又纏繞畛域中的位置

返回國家網路書店>>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54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