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玩)群山萬壑赴成都

2015/11/10  
  
本站分類:旅遊

(用心去玩)群山萬壑赴成都

(圖)都江堰。

 

 「有了一個成都作目的地,古代的旅行者可以安心地飽嘗入川的千里之苦了。蜀道雖難,有成都在,再難也是風雅,連瘦弱的文人也經受得了。」

 

 這是余秋雨在他的《文化苦旅》中一路行到成都時的感歎。這其中有一部分是正確的,古代人舟車不便,試想無論自東、從南、自西、從北而來,一進入四川境內,迎接你的,就是連綿不盡的丘陵地,上上下下、起伏不定的地形,哪個文人還能夠邊走邊吟詠誦歌?而在歷經了顛簸之苦累,突然開展在前方的,卻是一望無際的平原沃野,緊繃的心情剎那間獲得紓解,那感覺對一行旅者而言,自然是溫暖而貼切的,所有的苦勞與悲辛,都暫且放下吧,歇息歇息!

 

●杜甫草堂與武侯祠

 

 可是,也因為它僻處在西南一隅,在群山萬壑中顯得很是寂寞。當年,杜甫流落到此,留下一座「杜甫草堂」,好像挺不錯的,並且,三年間還寫了二百四十多首詩,現今的「草堂」留有「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的「花徑」,彷彿挺浪漫的!但一知道杜工部千年前在這兒曾經餓得去挖竹子、剝葉子吞食的情狀,我無法不難過……天府之國的首善都會與一窮愁潦倒的偉大詩人在歷史上竟是在同一方位!

 

 比起「杜甫草堂」的清幽苦寂,感覺上,「武侯祠」是雍容些、熱鬧些的,武侯──諸葛孔明,西晉末年,十六國中之成(漢)李雄為紀念這位三國時蜀漢名臣而為他修建的祠堂,事實上,歷經了時間的淘汰與烽火的考煉,早已不知去向,杜甫在〈蜀相〉一詩中劈頭就問:「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按,漢代,這裡的織錦業便已具規模,地方政府曾在城西南建有錦官城集中管理織錦業,因此,成都又有『錦官城』與『錦城』之名。)可見得,貴為「行政院長」的諸葛亮也曾落拓過的。直到明初,將侯祠搬進了「漢昭烈廟」並加重建,與留氏皇族並祀,才就此棲身下來。

 

 所以,今天的武侯祠大門匾額上仍書有「漢昭烈廟」,人們卻仍只喚它「武侯祠」……唯一可以被理解的原因或許是,人們期待一個優秀的行政長官要比一個雖善於權謀但卻極為普通的皇帝更為殷切吧!

 

 當年的「劉關張三結義」,當年的羽扇綸巾、風流人物,乃至三國至今猶未全然理清的恩怨糾葛,彷彿都被凝滯在這間二、三十分鐘便可逛完的廟宇裡。

 

 歷史始終是沉默地望著這一切!但我覺得它並不寂寞,儘管在多麼闃黑的夜裡,總會有一盞溫暖的燈正在另一個角落燃燒著……

 

 就在魏蜀吳的戰事正鬧得不可開交、在劉備裝模作樣地輕輕拋下襁褓中的阿斗:「你這楞小子差點害我損失一名大將──趙雲。」而一旁的趙雲感動得泣不成聲之際;也正當諸葛孔明含淚寫下「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千古名篇〈出師表〉的那一刻……其實,我們不能忘記,如果沒有前代(秦朝)李冰父子構築的都江堰,豐沃了巴蜀之地,諸葛亮還會不會力勸劉備先取蜀、再伺機東征北討,光復漢室?恐怕是個疑問。也許,縱使沒有都江堰,在孫吳、曹魏已瓜分了大半個中國的危況下,劉備仍不得不來到巴蜀,但我相信,蜀漢的國祚將要更縮短許多許多。

 

●都江堰

 

 都江堰!

 

 位在成都西此邊七、八十公里左右,或許因它與道教聖地青城山相距不遠,感覺上,它像極了入世的宗教領袖,千百年來,它鎮定地指揮岷江滔滔的江水,分派它們流向平疇綠野,滋潤無盡的蒼生……是的,宗教領袖,如果哪天它累了,想停下來,四川省原本豐饒的大地必定即刻改觀!

 

 這座由秦代蜀郡守李冰父子領導修建的偉大水利工程,在玉壘山下,它有三個主體工程,一是魚嘴(金剛堤),二是飛沙堰,三是寶瓶口。奔騰而下的岷江水在這裡被分為兩股:內江和外江,外江是岷江正流,兼任排洪之用,內江則用來引入成都平原作灌溉用途。當洪水季來臨,一旦被引入內江的水仍勢不可擋,則飛沙堰仍能將內江的洪水排入外江,同時也有排沙的功能,據實地測量發現,重達千斤的巨石,也能從飛沙堰拋出去。而寶瓶口,顧名思義,它是用來控制出水量的機制,讓水乖乖地排隊流出。

 

 這三項精密的工程,秉持的原則即是「分流導江、築堰引水」,完全經得起現代科學的檢證。都江堰歲修工程雖然延續了二千多年從未斷過,不少朝代在歲修中還有新的創意,但,其根基卻實實在在地源自中國人老祖先的智慧!

 

 站在橫跨都江堰兩岸的「安瀾索橋」上(按,古稱珠浦橋,宋改稱評事橋,明末毀於戰火。清嘉慶年間,當地塾師何先德夫婦募捐集資,主持重建後,改稱安瀾橋,後人為紀念他們建橋的功德,又稱『夫妻橋』),放眼這龐大的工程,真會令人由衷發出讚歎!兩千年前中國古老社會,當然不可能有挖土機、起重機,大概也不會有用作工程爆破巨物的火藥設備吧!

 

 據說現在的寶瓶口,原是結合玉壘山與離堆公園的一座完整的山壁,而且這座山是由一大塊一大塊的巨石組合而成,以當時的農具開鑿,幾乎是不可能。於是老祖先想出來一個辦法,用火燒石頭,石頭一經燒熱,即刻以岷江水淋澆其上,石頭又經熱漲冷縮,便爆裂成碎片……就這樣,老祖先將山壁的石塊一點一點地燒熱──澆水──炸裂,慢慢就把這座山弭平,形成一個缺口──寶瓶口,用以調整控制內江流出成都平原的水量。

 

 被隔開的這一邊,所以被稱為「離堆」──意謂「被分離的石堆或山堆」,道理便在此。

 

 如果都江堰象徵著人類不屈從於現實的刻苦精神,很寫實地勾劃了生命的崇高。

 

 那麼,再過去南方十七公里的青城山,大概就挺「魔幻寫實」(magic reali-

sm)了。

 

●青城山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相傳東漢,道教創始人張道陵就是在青城山的天師洞修煉升天的,所以,青城山便沾了這麼點「仙」氣。

 

 我國道教分佈在全國十大名山,又稱十大洞天(按,十洞天為山西河南間的王屋山洞、浙江委羽山洞、青海西城山洞、華山西玄山洞、青城山洞、浙江赤城山洞、廣東羅浮山洞、江蘇句曲山洞及林屋山洞,與浙江括蒼山洞),青城山道教第五大洞天,其山壁上還有古人刻下的「天下第五名山」六個大字。

 

 走在山路上,滿眼綠意,崖壁、石級總是滿富「濕意」,怪不得位居邛崍山系的「青城」環扣,會林木茂盛,經年長青,並被譽作「青城天下幽」,這「幽」,我猜想,無非就是人在面對大自然溫柔的呼息時,所油然生發的一種冥想與感動。而都江堰呢?應該會令人激起「江」懷吧!

 

 山中有不少道觀與歷史遺跡,主要有山腳下的建福宮、山腰上的天師洞與山頂上的上清宮,在「仙」、「幽」之外,也憑添了一些「人」氣──塑造整個道教傳奇的真正功臣!

 

 一入青城山的大門,撲向你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綠,與其它名勝不同的是,一走上青城山道,便會清楚感到,自己彷彿置身古代,連成群結隊堵在山道入口的拉轎夫(正名應是『滑竿』),也有那種落草英雄的「霸道」與「直率」,沿途的攤販賣的也多是粗具原始況味的手工藝品……

 

 在成都餓得半死的杜子美,一來到青城山,似乎對這山道情有獨鍾,他不但能感受到「苔深不雨山常濕,林靜無風暑自消。」的清涼意,也發現那難以言說的幽意:「為愛丈人山,丹梯盡幽意。」

 

 很具詩人氣質的杜甫也許上山時,能暫且忘卻烽火離亂與飢餓苦楚,千年之後的我仍不免胡思亂想起,下了山之後呢?杜工部是不是又要去刨菜根了?想來不禁還會為之捏把冷汗呢!

 

 鄭板橋形容青城山道士的神仙生活:「掃來竹葉烹茶葉,劈碎松根煮菜根。」看來,杜甫在青城山,可是「德不孤,必有鄰」了,只不過,這看似清苦的生活哲學,對道教修行者而言,其實是他們服食養身的……算是一種祕訣吧!而杜甫可從來沒有想過要在這兒「羽化」登仙的。

 

 

 不像重慶,有整座山做屏擋而成了抗戰時期國民政府的最愛;成都的平原地形,如果從戰略的立場來看,可謂是「易攻難守」,也因此,成都,就少了那分屬於近代史的尷尬記憶,於是,許多作家詩人,便得以在此找到他們的心靈淨土,再昇華為生命的樂章!

 

 而成都人,就顯得分外悠閒了,他們顯然不在乎歷史如何看待他們,不在乎成為大時代的旁觀者;依舊歡喜甘願地吃他們的麻辣火鍋、喝他們的花茶……並且,在都江堰細心呵護的大地懷抱,靜靜地走過他們自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