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玩)寧靜的美夢在沙巴

2015/11/7  
  
本站分類:旅遊

(用心去玩)寧靜的美夢在沙巴

(圖片)回教婦女包著頭巾踢球,很有趣。

 

 從新加坡搭機到吉隆坡、再轉機經古晉去沙巴的哥打京那峇魯的經驗,很奇怪。

 

 那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底的事,正值印尼霾害肆虐東南亞各國(尤其是東馬的沙勞越,當時馬國政府已著手進行『遷州』的計劃)最厲害的時候。我們在新加坡機場時,就覺得不太對勁:整個市區像是籠罩在濃霧裡(連新加坡的親友都說,這是他平生第一次見過霧茫茫的新加坡),去吉隆坡的馬航班機也取消,轉乘新航去吉隆坡,在吉隆坡又因原訂的班機要經古晉而取消,於是改搭稍晚的、不需經古晉的一班飛機。更「妙」的是,我在機場看報紙,頭題竟是一家印尼航空因霾害而失事墜毀……

 

 到了沙巴,見到美夢成真渡假村來接機的人時,已是第二天凌晨時分了,從機場到渡假村所在的斗亞蘭(Tuaran),還有一段距離。

 

 夜得很深了,靜靜地坐在旅行車的後座,任由起伏的心情與崎嶇的路面互相打拍子。由於不會講馬來語,我與司機只以簡單的英語相詢「大約還有多久時間才會到渡假村?」一路上,車子在平野與灌木叢間巔簸著,一些村落、幾棟房子、幾間商家……以及偶而灑進車窗內的雨水,交替著我們彷彿「蒙難」後的心情,讓不知從那裡鑽進來的打鼾的聲音,卻把我們的疲憊襯托得更加疲憊了!

 

 不過,第二天晨起時,才發現,這裡的空氣原來並沒有想像中的糟糕。這個渡假村位在南中國海邊,又離有「神山」之名的京那峇魯山所在的國家公園很近,很適合放縱心情。由於受到霾害影響,許多來自國外的旅行團紛紛取消沙巴行程,使得那一陣子沙巴的觀光業頗為清淡(天曉得,來之前,如果我稍微注意印尼霾害新聞的話,恐怕也會取消這次行程吧)。也幸好觀光客不多,我們的沙巴行,就真的是「純渡假」了,總是「打攪」的人少了嘛!

 

●哥打京那峇魯(Kota Kinabalu)與沙比島

 

 來沙巴,必然要先到這城市拜拜碼頭,不僅因為它是沙巴的首府,有對外的國際機場(台灣還是沿用其舊名『亞庇』,或許因只有兩個字,比較好記的緣固吧),而且,要去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也必須在這裡上「碼頭」登船。

 

 哥打京那峇魯是個只有二十萬人口的小城市,整個城市的景觀不算擁擠,再加上,本來馬來西亞就是個回教國家,戒律甚嚴,人們穿梭來穿梭去,話並不多;所以,走在哥打京那峇魯的市街上,你會只聽到你與親友間的談話、與偶然汽車駛過捲起落塵的聲音。

 

 我們去市內最大的商場──默迪卡購物中心,我發現那些顧客與老闆之間,絕少交談,喜歡的話,看了價錢就到櫃檯付帳、不喜歡、嫌貴頂多伸伸舌頭走人……沒有喊價殺價的硝煙瀰漫……因此,在哥打京那峇魯購物,可以說,沒有壓力與緊張,縱使夠不上「享受」,也可算得上「悠閒」!

 

 在這碼頭登上十人座的遊艇,我們去到外海三到五公里遠的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

 

 這座由五個島嶼組成的國家公園,面積約四千九百二十九公頃,不過其中三分之二是海;這五個島分別是馬奴干島(Manukan)、加雅島(Gaya)、沙比島(Sapi)、曼慕迪島(Mamutik)和蘇祿島(Sulung)。我們去的是沙比島,這座島嶼據說擁有整個國家公園中最美的海灘。其它四個島嶼我沒去過,不好置評;不過,剛剛登上沙比島的碼頭,真的是會被那白晰潔淨的沙灘給「勾引」過去,站在木頭組構成的碼頭上往下望去那一片清澈的海底,各種魚群就在你腳下,為你上演一齣弱肉強食的戲碼,委實令人驚心不已。

 

 海是美的,魚戲則不免「現實」了些……與人類在美麗的地球上,日日月月不斷地競相殺伐,異曲同工得有點「殘忍」!

 

 也就因為這樣的驚心,我對沙比島印象特別深刻。站在這片美得簡直不可理喻的沙灘上,可以清楚見到哥打京那峇魯所在的海岸,就像一支二B鉛筆把海平線劃上極粗的邊框,由此隔開了海角與天涯!

 

 沙巴的美,我猜想,有三分之一應該承讓給東姑阿都拉曼的這片海域吧!

 

 另外,還得分三分之一給「神山」。

 

●京那峇魯山

 

 這座山又被稱為「神山」,海拔四千一百公尺,是東南亞第一高峰。

 

 我不清楚它為什麼叫「神山」?我想起大陸的許多名山大川,像我去過的成都青城山,因傳說中,道教的創始人、東漢的張道陵在那兒修煉成仙,而博得「天下第五大名山」的令名。在沙巴的這座京那峇魯山,是否也曾有過類似的一段神跡?抑是馬來人景仰它是如此之高,非「神」何能為之,所以敬稱它是「神山」?或者像中國人一樣,深諳「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的哲學,所以,硬要給它鞍上個「神」之名?至於有那些有關「神」的故事,就讓好事者自己去猜、去編吧!

 

 不過,京那峇魯山有一點倒是真的很「神」。本來京那峇魯山是地表隆起的大岩塊,經過大氣冷熱作用,使巨大的岩塊崩裂,因而分割成一座座山峰,後來又經冰河切割、冰蝕、風蝕和雨水的侵蝕,成為京那峇魯山。有趣的是,京那峇魯山的隆起作用至今仍未停止,每年它仍會「長高」○.五公分,一般人到了二十歲以後,就不太可能再長高了,而京那峇魯山的壽命差不多有一百五十萬年,卻還在不停地「發育」,不是神,是什麼?

 

 這裡的氣候是屬於熱帶海洋性氣候,但是因為地勢高低不同,而有不同特徵的天氣型態,使得植物的表現,也呈現著多樣化,於是,整座山就變成了一座天然植物園,從海拔九百公尺以上的高山植物,到一千八百公尺以上的寒帶植物,應有盡有。所以啦!來京那峇魯山如果不看花,大約就像去了木柵不去動物園、去了台中不買盒太陽餅、去了美國不看場職業球賽……雖然也談不上什麼遺憾,但總覺得怪怪的!

 

 爬京那峇魯山,有點像溪阿縱走的「好漢坡」那一段,沒有足夠的體力,甚至裝備(爬的時候很累,衣服不能穿多、到山頂上時,又很冷,衣服要多穿),很容易前功盡棄。

 

 如果你爬到了神山山頂,祝福你!你又擁有了沙巴三分之一的美!

 

 再扣掉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的三分之一。那剩下三分之一沙巴的美呢?該恩賜給誰?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可以試著找答案──

 

●美夢成真

 

 沙巴是個適宜渡假的地方,這點可是「著毋庸議」的,它之所以值得推荐給愛好旅遊的人士,一個主要的理由是,它沒有太多人工的設施,景致有點像泰國普吉島,熱帶的極原始風情還是佔據著相當的比例,走一趟,真的可以感受到與台灣全然不一樣的自然情調。如果去太現代化的地方渡假,比方說,香港、東京,或紐約……吧,除非別有一番「瞎拚」的目的(去東京可不能『瞎拚』,會拚出人命來的)、或練練廣東話、日語、英語什麼的,否則,那情調,其實在台北、台中都找得到!

 

 妙的是,你又不可能希望想休閒的遊客到熱帶叢林裡,紮營、升火、自己吃自己吧!又不是冒險,去找尋傳說中的聖杯、寶藏,幹嘛沒事折磨自己?

 

 於是,在像沙巴這一類還保留相當程度原始風味的旅遊勝地,會存在不同於一般五星級飯店的休閒式渡假村,就顯得有意思多了!

 

 比如說,我去的這家美夢成真渡假村,就位在稍嫌偏僻的斗亞蘭,從哥打京那峇魯機場過去,一路上多是還未鋪上柏油的牛車路,巔巔簸簸的,若是車子半途拋錨、時間又在深夜的話,肯定就會感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窘況,然後,站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鄉間,陳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獨滄茫而泣下」的孤絕感,勢必會一下子像流星雨般灑向心頭,令人一陣哆嗦……

 

 當然,走那麼遠的路,累是有的,不過事情並沒有想像中嚇人就是了;來到渡假村,那裡的設施,很容易讓旅人忘記一切的疲憊與憂傷,我想起余秋雨在《文化苦旅》(爾雅出版)中描述成都時,說成都是古代旅人的「大安慰」,因為古代的旅人在經過千山萬嶺的長途跋涉後,來到成都平原,驀然眼前一片開朗,心情自然會由不耐而轉為寫意:「蜀道雖難,有成都在,再難也是風雅,連瘦弱的文人也經受得了。」我感覺,從哥打京那峇魯機場到渡假村這一路的心情,與走蜀道赴成都那一段儘管不可同日而語,起碼也算得上是差堪近似了!

 

 而且,渡假村靠海,又有高爾夫球場、游泳池等現代化的休閒設施,更驚奇的是,它還擁有一大片天然紅樹林生態保護區,喜歡的話,可以自己操槳、划個小船沿著斗亞蘭河進去,那百分之百需要冒險的勇氣,據美夢成真的管理人員告訴我們,紅樹林裡,還有鱷魚、巨蟒、大蜥蜴……等光是聽起來就會叫人背脊發涼、頭皮發麻的野生動物,當然吸血的蚊子更少不了。

 

 我在他們初步規劃的紅樹林觀賞區,就慘遭無數蚊子襲擊,很誇張的是,那些蚊子絲毫對人類沒有戒心,牠吸完你的血後,竟會飛到你面前,好像是在「欣賞」牠的食物一樣,你一巴掌拍過去,牠恐怕都還搞不清楚,眼前的食物怎麼會突然來這麼一記回馬槍,牠就赴天國報到去了……

 

 不過,還好的是,這些蚊子不帶傳染病,回來後,除了身上紅腫難免會停留幾個鐘頭,讓你回憶回憶一番之外,倒也別無大礙。

 

 現代化的渡假村,不斷絞盡腦汁,要把客人「鎖」在園區內。在沙巴,找一個仍保有原始情趣、又有足夠遊憩設施的渡假村,應該是比住五星級大飯店更能獲致不同文化(或文明)視野的旅遊新點子吧!

 

 嗯!沙巴的美,扣掉神山與東姑阿都拉曼國家公園所割去的三分之二,還有那三分之一,我看,這裡的渡假村們,就別謙虛了……

 

 拿去吧!

 

 

             ~1998.1.15&1.16台灣日報博覽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