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艷電

2015/10/29  
  
本站分類:藝文

(詩說)艷電

中央黨部,總統,暨中央執監委員諸同志鈞鑒:

這次我決定,奔赴那被蹂躪的土地
去你們棄守的城池
前線風雨持續飄搖
如果無人低聲求和,如何啊
如何能讓敵人放下兵械
放你們不肯眷顧的人民,一
                條
              生
            路

日方宣說和平原則、無領土要求
確是虛實莫辨,但衡諸世局憂患
歐洲戰事氣氛方熾
美利堅又堅避清野
兄轉進後方
運籌帷幄容易,振臂高呼不難
去歲南京屠殺,悲風仍自低迴眼前
而千萬生靈依舊深陷險區
死亡的陰影,隨時撲向江南

所以我決定了──
要去你們熟悉
卻不敢聞問的遠方
從容做命運的楚囚
猶然是快意引刀的少年(註)
弟清楚這次將揹負,再難洗清的
一身唾罵,與滿臉惡臭
到戰火中,為同胞砌下一道防線
狂浪裡,為民國築起寧靜港灣

待歷史安全靠岸
我的名字便從此,漂泊出去……

 

謹引提議,伏祈采納!


銘 艷

(註)汪精衛於1910年行刺清攝政王載灃失事被捕後,在獄中寫下「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絕命詩。

(詩說)

 大概沒有多少人記得八年對日抗戰,以及戰爭留下的恩怨情仇和千古謎題。
 它卻總讓我想起汪精衛。
 是的,我對汪精衛的看法,一直以來,就跟國民黨史寫的很不一樣,也跟一般同情他,認為他能寫出「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絕命詩,必不是漢奸的人,不一樣。

 年輕時的愛國情操,未必能延續到中年,絕命詩做不得準。

 我的看法是,汪精衛在黨內雖與蔣介石有扞格,同時對日主戰或主和,意見也有分歧,但不能就視他一定是賣國的,別忘記,他去南京組偽政權時(先不管是不是他的本意),南京是國民黨控制,還是日本的佔領地?為什麼沒有人敢說是蔣介石拋棄了南京,讓南京人被日本人恣意屠殺?

 汪精衛是否藉由贏得日本人的信任,獲得許多情報,我們先不要下判斷,但是,就連川島芳子也一直懷疑,長沙大捷以還,日本的幾次大敗,根本是汪精衛從中搞鬼(只是一直找不到證據),一個對風吹草動很敏感的女間諜,都能感受到汪精衛的心理意圖,怎麼反而中國人自己卻相信汪精衛的肩膀是靠向日本那邊,豈不怪哉?

 再就是幾年前,李登科寫的《蔣介石與汪精衛的絕世祕密》(印刻),書中提到,一九五二年 他從前軍統局少將處長王新衡口中得知:當年軍統局局長戴笠曾祕密接觸汪,最終汪為救中國而犧牲個人名譽,接受了約定才脫離重慶國府,跑去越南以營造他和蔣不合的氣氛,取信於日本人。

 戴笠曾有文件指出「汪之出走,原意為緩兵之計,並照顧淪陷區人民,此是最高度的祕密。」 即所謂「曲線救國」。

 不論是李登科或他提的王新衡,都是軍統局的人,沒事幹嘛替一個「漢奸」搽脂抹粉!吃飽了撐著,還是嫌自己退休沒事,討罵來的?

 李敖在《蔣介石評傳》(商周文化,1995)中則引述朱子家(金雄白)在《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李敖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的話:「如果汪氏的出走,事前不得重慶方面的默許,他不能離開重慶,自更不能離開國境一步。」

 又提到汪氏在離渝(重慶)前曾對陳公博說過:「我在重慶主和,人家必會以為是政府的主張,這是於政府不利的。我若離開重慶,則是我個人的主張,如交涉有好的條件,然後政府才接受。」

 朱子家據此判斷,「由汪氏出面去與日本交涉,條件不好,由汪氏獨任其咎;有好條件,政府才出面接受……」

 這些證據和看法,其實也都不新,連虛構為主的歷史小說如高陽寫的《粉墨春秋》也有替汪精衛平反的用意。

 在所有為汪精衛講話的文字中,個人覺得,最有力的,還是汪夫人陳璧君在法庭上為汪的責任與行為辯護的說詞,她說:

 「日寇侵略,中央政府領導無力護民,國土淪喪,人民遭殃,而被迫每日生存於鐵蹄下,這是蔣中正的責任,還是汪先生的責任?說汪先生賣國?有那一吋國土是汪先生賣給日寇的?

 反而重慶統治下的地區,汪先生從未向一將一兵招降。南京統治下的地區,是日本人的佔領區,並無寸土是汪先生斷送的,相反汪先生以身犯險,忍辱負重,在敵前為國民生存謀福祉,每天生活在敵人槍口下,這有什麼國可賣?」

 由於個人相信汪精衛替蔣介石揹黑鍋的歷史冤曲,因此,很想為他寫一首詩,為他平反的意念,在心中積壓很久。

 汪精衛於1938年12月29日自重慶出走,並委由林柏生代為發表致蔣介石的電報式聲明,表示其支持對日妥協的政策。30日在香港《南華日報》發表。29日在韻目代日(一種電報紀日方法)中,代碼為「艷」,故史稱汪精衛這封電報為「艷電」。

 
這首詩以汪精衛原電報為粗架構,原電報開頭的「重慶中央黨部,蔣總統,暨中央執監委員諸同志均鑒:」,在詩中我刻意去掉了「重慶」和「蔣」。末尾的署名原為「汪兆銘」,我僅以「銘」代之,主要是因為這不是艷電原文(與史料顯然不相符),僅是藉艷電的格式,寫出汪精衛在電報文字背後的「聲音」,故將與歷史連結的部分摘掉,讓它以詩的姿態,去說出汪精衛「不便」說出的話。


  ~葡萄園詩刊207 期2015年秋季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2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路西    
路西
老師,我們有很多汪精衛的書,請酌參:http://www.pcstore.com.tw/mewebeauty/M21224849.htm (趁機打廣告)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