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說)駝鈴夢坡組曲

2015/10/27  
  
本站分類:藝文

(詩說)駝鈴夢坡組曲

一、

曾經有多少夢駐紮在這裡
冰雪封凍的沙丘連綿著,想說什麼
我隱隱聽見,有新芽欲裂的聲音

二、

偶然行過一隊駱駝,悠悠的
有鈴鐺在風中搖曳,許多新開的花
大聲呼喊著:啊!莫索灣的春天……

三、

世界只是沈默地諦聽
許多吶喊,許多種心跳
許多夢以及希望在黎明醒來

四、

總有一些喜歡在這裡醞釀
當幾聲駝鈴響在極目的沙漠邊緣
數盞馬燈點燃於風起雲湧的天涯

五、

來自沙漠的孩子總愛笑,正如海員們
總愛在船舷邊眺望,而月升時自會有
人搭起了營帳為你呵護一朵燦爛的夢

六、

我們委實難以拒絕歷史的邀約
立春後,整個莫索灣將有一大片新綠
迎接我們以豐饒的意象與鏗鏘的節奏

七、

在綿延千里萬里的沙坡上
每個晨昏總愛嫻靜的等待,歷史
平淡地走過,帶著我們與那群駱駝

 

 

(詩說)

 一九九二年初(也算是一九九一年冬天),我一個人揹著背包,晚上,從北京搭機去烏魯木齊,本來想體驗一個人在下雪的陌生城市的感覺,沒想到一下機就被石河子市(在烏魯木齊西邊一百五十多公里)知道有台灣遊客到訪的政府人員接走,在北疆的古爾班通古特沙漠的農墾軍團住了兩天,當時,他們正計劃開闢一個新旅遊點,央我命名。

 在了解他們打算以駱駝騎乘做為主要賣點之後,我取了個「駝鈴夢坡」的名字。回台灣後就寫了這一組詩,發表在石河子市的《綠風詩刊》上。

 其實當時沒有在意,心想,他們或許應該會找高官來命名吧(這比較符合大陸官場的風格),然後將我的「駝鈴夢坡」撂在一旁。

 幾年前,我開始使用GOOGLE,玩得不亦樂乎,某天心血來潮,打了「駝鈴夢坡」搜索一下,沒想到一堆資料出來,百度百科還有一個詞條,提到我命名的事。兩三年前,該旅遊景點還成為中國的四A級風景區(同級中最有名的大概就屬蘇州寒山寺了),近年該景區更著力打造五A級的沙漠水上樂園。

 真的是不勝感慨。年輕時,喜歡一個人到處亂竄,我都還記得一九九二年那次旅行,我是先飛馬尼拉,找菲華詩人和權,並與那邊的詩人交流,之後就飛北京,雖然有社科院的朋友安排住宿,但基本上是一個人闖北京,那時全北京最高的樓是京廣中心(現在當然不可能還是最高了),而整個行程中,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上機時穿短袖(菲律賓熱帶天氣),下飛機立刻就得換上羽絨服(北京大雪)。

 找到「駝鈴夢坡」的下落後,我開始注意那個旅遊景點的動態,有網友去那邊旅遊回來後,貼在微博或部落格的照片,都會一看再看,甚至有一張,拍出一個涼亭的坡下,有個木牌,記載著當年我命名的「故事」,雖然與事實有些出入,但仍令我相當感動。不敢想像未來還有沒有機會去駝鈴夢坡走走。

 尤其是最近幾年,維漢衝突日益激烈,去過新疆的朋友,總勸我打消再訪新疆的念頭。事實上,二十多年前的新疆,我曾與維族有短暫的交會,那是在烏伊公路邊上的一家清真小館。

 剛踏進這家食堂,裡面已圍聚了十來個客人,看得出有維族與回族的,有的腰間佩著小刀,他們怔怔地望著我們,顯然他們也看得出我們「非其族類」,跟他們禮貌性地點了頭之後,有幾個連忙讓出一張小桌子給我們坐

 這一家人,由媽媽掌廚,還有三個巴朗(維語,女孩)、一個喀薩巴朗(維語,男孩);我請石河子的政府人員代為翻譯「可否與他們合影」,他們卻欣然同意,其中兩個年輕女孩跑進房間換了近半個小時的衣服,還上了胭脂,很慎重其事的樣子……至今想起來,仍舊很感動。

 是的,不瞞你說,整體而言,維族給我的感覺就是淳樸善良,只是不知為什麼近年他們從新聞中流出來的形象卻是大不相同,政治使然?或是環境或是命運使然?

 很想再去,去與那邊的維族坐下來聊聊,話話家常,談談我們都不曾放棄的一個夢想──

 美麗、安靜、與優雅而平淡的一生。就像沙漠中遠遠走過的那一隊駱駝!

  ~~2015年10月5日聯合報副刊、2015年10月22日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