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鳥殤【小说】

2015/9/24  
  
本站分類:創作

玄鳥殤【小说】

玄鳥殤

 

1

你的身體是柔軟的,除了那顆堅硬的心。

沒人能預料,這一切來得這麼快,像白晝和黑夜,在窗外的炫目地一閃。

宮廷內,金碧輝煌,奢侈得連侍女都戴著金鈴鐺,你已習慣了她們赤腳走過的聲音,那聲音遙遠而又清晰,如你兒時玩的風鈴……

你被囚這裏已經5天了,5天前,這世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羌部落已經消逝了,整整600口,一夜就消逝了,膻腥的血,流了一河……你最初看到時,以為是河裏飄滿了桃花,等你看清時,一下子開始嘔吐了起來,那河面上漂浮的頭顱和殘肢……

戰爭從來不是女人的事,但那一夜,母親在祈禱,她佈滿血絲的眼,形同棗核一樣盯著篝火旁巫師的臉,那火光映著那張乾瘦的臉是可怕的、猙獰的,那夜,你做夢了,夢到一隻狐狸坐在你的身旁,它皮毛光滑,如同你的皮膚,任一隻大手粗糙地撫摸著……

醒來時,你發現自己被縛著,在一頭大象的身上,你先看到了一片紅,覆滿全身的紅,接著,你看到了父親那張蒼老的臉,半跪的身子,以及他身後的族人。

哭,是無聲的,哭,只是個名詞,不及物。

帝辛在笑,狂妄地笑,整個世界因他手中的劍,在顫抖。

那時,你還不知道他叫帝辛,你只看到了頭盔裏的一張暴虐的臉,那不可一世的目光,幾乎橫穿了他麾下的千軍萬馬。

你沒有怨恨,在漸淡漸遠的狼煙中,你只看到你的族人,像稻草一樣無助地跪立著……

 

2

蘇護老淚縱橫,一杯濁酒後,仰天長嘯。

族佬們面面相覷,樹林裏,有一種可怕的靜,它彌漫,如一團瘴氣。

蘇曼稚氣地看著他們,蘇曼想,姐姐一定會回來和她一起采蘑菇的,一場大雨之後,後山又長出了新的一片。

蘇曼不知道戰爭,商兵來的時候,她已和許多族人家的孩子躲到了山洞裏,山洞起初很黑,後來,就燈火通明了,他們以為捉迷藏,玩著玩著,就累了,躺在幹草席上睡著了。那時,妲己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其實,早在一個時辰前,一個使者就到達了帝辛的大帳。

使者遞上的竹簡,不只是“絲百丈,金百兩,婢10人”,而且,還是一個可怕的夢魘,讓帝辛在將來幾乎來不及囈語。

妲己很少看到父親這樣凝重的目光,有一刻鐘,她幾乎要流淚了,但她忍住了,她知道,這是命中註定的。

犧牲,有時是一種責任,在種族命運中,每個個體,不都渺小得像只螞蟻嗎?

妲己喝下那杯酒後,一切都飄飄然了,如麻醉,如進了夢境,她只感到有人在脫她的衣服,接著是穿,然後,她就失去了意識……

 

3

暴力不屬於政治,但政治一定離不開暴力。

多年前,我是那麼的天真,竟以為仁義可以讓我一統天下,竟以為父皇浩大的恩典,會讓四方的諸侯永遠臣服,而事實上,除了刀槍,他們什麼也不認,父親才去世幾年,他們就造反了?看來費仲說的有道理,對待這些低賤的蠻夷,我們要拿起刀槍,昂起高貴的頭顱。

順乎天意,這次東征可謂是捷報頻傳,蠻夷儘管善於弓箭,但怎抵我百萬大軍秋風掃落葉之勢?尤其是攸侯手下的大將申公豹,他布下的大象陣神出鬼沒,幾乎讓夷人聞風喪膽,這小子看不出還真有兩下子,雖然長得尖嘴猴腮的,沒一點人樣兒。對於將相之才,千萬不要以貌取人,父親在世的時候,不是一再地這樣告誡我們嗎?

微子的病,看起來好多了,雖然被人攙扶著,但總算完成了祭祀的儀式,微子對這次東征,似乎一開始就抱有不同的看法,還有比干,他們在朝堂裏的煞有介事地念念有詞,的確讓我猶豫過,但現在,一切都煙消雲散了,那麼多的絲綢和穀物,那麼的奴隸,連淇水都為我大殷歌唱……感謝先皇先帝在天之靈的庇佑,沫都也許真的該有些變化了,那些狹窄的街道,那些低矮的宮舍,還有摘星樓,都該重新修繕了,有那麼多俘虜,總不能都關在監獄裏,惡來的想法不錯,改沫都為朝歌,整個城市向西延伸,朝歌山的風景一直都不錯,依山擴城,不是一個很好的想法嗎?這次我看比干也不說什麼了,這個老傢伙,總是和我唱反調,還有微子,不是念著兄弟的情分,早把他逐出朝堂了,不是他,我繼位時哪有那麼多問題!說起來,這還要感謝比干,畢竟是他的堅持,我才有了今天的帝位,有些事還得由著他來,畢竟他是少師,眾臣之首,不去想這些了,想起這些事挺煩的,姜皇后今天身子又不舒服了,西宮的那些妃子,沒一個像樣的,蘇部落的那些女奴都關哪里去了?蘇護的那個女兒長得挺不錯的,早就聽說了她的豔名,叫什麼妲己,名字挺別致的,今晚一定要去看看她,看看她……

(未完待續)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3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咦咦怎麼沒下文了@@~~ 商朝的架空歷史比較少見呢!
回應    0    0
何必問    
何必問
可能還在寫吧XDDDDD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