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7

2015/9/20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7

#17

 

【就像愛情,總是……】

 

  我是那種只要看了一段文字就能夠長篇大論的人,前提是那段文字必須讓我心裡的感觸很深很深,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隨身帶著筆記本……爸媽總是笑我是筆記本控,但我知道我不是,我只是害怕我內心深處那些時不時出來旋轉的文字會來不及被我記得,最後想找回它們還必須要在腦海裡撈針。

 

  「你在寫什麼啊?」

  「秘密。」

 

  我看著詩彥拿起放在我身邊的小說--正確來說是剛剛買的新書,那一臉疑惑又覺得新奇的表情。

 

  那是我已經注意了一段時間的小說,每個禮拜總會花一點時間特地到書店裡翻閱,直到剛才才有足夠的錢買下,雖然我早已看過結局了。

 

  「你喜歡愛情小說喔?」

 

  「嗯。」環河公園吹著涼涼的微風,我看著河面上的波光,輕輕點頭。

 

  「為什麼啊?」他問,但我發現他今天問題有點多。

 

  我轉過頭去,看他雙腳盤在椅子上,手上捧著書,兩眼專注的閱讀著,我就那樣看著他直到他發現我的目光為止。

 

  「怎麼了?幹嘛這樣看我?」他放下書,笑得有些尷尬。

 

  「好看嗎?」

  「什麼?」

 

  我伸手指了指他手上的書。「這個……好看嗎?」

 

  他愣了下,隨即笑了起來。那笑彎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映著波光,而我在那波光裡迅速轉過頭,盯著筆記本上早已被寫滿的那一頁。

 

  我大概是瘋了,真的。

 

  「好像還滿有趣的樣子,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漫畫,」他似乎沒有發現我的不對勁,還拿著書翻看著。「但是偶爾看字多的書也不錯,對吧?」

 

  「嗯……」我拿起筆在筆記本上隨意畫著,卻只是那些沒有意義的幾何圖形。

 

  他沒有接話,我也沒再出聲,耳朵裡只剩下他翻書的聲音,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偶爾人們經過的腳步聲,還有……心跳的聲音。

 

  一定是太安靜了,不那麼安靜的話,我一定聽不到這不正常的聲音。

 

  我放下筆記本,轉頭。「如果你想看,就先借你拿回去看吧,開學再還我也沒關係。」

 

  「不要。」他從書中抬頭,將書籤夾在他看到的那頁,闔上,遞給我,笑得有那麼一點點倔強。「先放你那裡,你下次再借我。」

 

  倔強,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為外力而改變。這個詞我想了很久才決定用來形容他的笑容,因為他說得堅決,彷彿話在出口的那一剎那就已經被定案,沒有我異議的餘地。

 

  「下次?」我接過書,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嗯,精彩的劇情如果沒有下集待續的話,就沒有期待的感覺了。」他不再看著我,而是起身往河邊走了幾步,他的話也散在風裡。「就像愛情,總是……」

 

  總是什麼?我根本沒有聽到,也沒有問他,可是愛情好像在那個時候被重新定義了一樣,即使我還不懂,也不確定他懂不懂,但他的話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很有道理。

 

  「愛情,總是需要下集待續,不然就沒有期待的感覺了。

 

  幾天後,我在他即時通的狀態上看見了這句話,卻再也沒有等到他的下集待續,那本小說也一直在我的書架上,沒等到他說的下次,直到返校打掃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出國了,遊學兩週,問去了哪裡,竟然連于佳也不是很確定。

 

  我看著躺在書包裡的那本小說,心裡有好大好大的疑惑,更或者是……背叛感。

 

  「那傢伙沒有一次出國是會報備的,習慣就好。」于佳拿著掃把走到我身邊,左手插著腰,像是想要試圖跟我解釋什麼,卻一臉氣憤的樣子。「我就是這樣被他騙到大的。」

 

  「但是你每次都會等他的禮物。」億賢收走了于佳手上的掃把。「他跟我說了,他去澳洲。」

 

  「為什麼你會知道啊?他該不會有了愛情就不要朋友了吧?」于佳勾住億賢的脖子,一副刑場逼供的樣子。

 

  「撿起你的理智,」億賢無奈的推開她的手。「你能不能解釋成『有了兄弟就不要姐妹了』呢?」

 

  「誰跟他姐妹了!」

  「說話的那個人!」

 

  「億賢,你剛才說話了。」某個飄過的同學拿著抹布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然後再事不關己的飄到教室外。

 

  我努力咬著唇不笑出來,于佳卻已經在地上崩潰了好幾圈,最後追出去跟那位飄來飄去的同學打鬧了起來。

 

  「好了!不用憋笑,難道憋著就不笑了嗎。」這句話不適合用問號結尾,因為億賢的話裡早已有了答案,還有藏不住的無奈。

 

  我放開了臉上的笑意,只是淺淺的在嘴邊。

 

  「上禮拜我爸媽要出國,我去送機的時候在機場看到他,順便多送了一個人。」億賢輕輕笑了起來。「問他出國幹嘛,你知道他怎麼回答嗎?」

 

  我搖搖頭。

 

  「他說『為了更大的期待』,」億賢看向我。「好笑吧?平常不正經的人什麼時候這麼哲學了?」

 

  我愣了愣,不確定他跟億賢說的「期待」和跟我說的「期待」到底是不是一樣的意思。

 

  「也許就是這個樣子,于佳才會每次在他出國的時候期待他回來帶了什麼禮物吧。」億賢的目光轉向走廊上的于佳,還是那樣遠遠守護的溫柔。

 

  「億賢,你覺得你的愛情是什麼?」

 

  「需要等待卻沒辦法主動靠近的東西。」他沒有猶豫,在極短的時間內回答了我。「就像在烤箱裡未完成的蛋糕。」

 

  「蛋糕總是會烤好的。」我說。

 

  「就像愛情,在那個時候總是美味香甜。」他笑。

 

  再一次的,我佩服起億賢的透徹。(他就像心思縝密的越王苦苦等待著復國的日子……這樣于佳難道成了吳王?越王愛吳王愛到能夠嘗其糞……我覺得我要停止瞎掰歷史。)

 

  「你覺得你可以等到那個時候嗎?」我問,老實說每次跟億賢說話總是有種心靈淨化的感覺,他的聰明似乎不只是考卷上的,他彷彿是個智者,雖然搭不上他此時此刻乾淨而毫無鬍渣的臉龐。

 

  「在想這個問題之前,我覺得我喜歡的人值得我等到那個時候。」他拍了拍我的肩,笑得不似當時警告我的嚴肅。「但我還是不希望你懂……」

 

  那笑,苦得連我的舌尖都難受。

 

  「有時候愛情就是種錯誤,不過……」他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我。「不知者無罪。」

 

  不知者無罪……不知者,無罪。

 

  我該知道什麼?還是應該說……我最好不要知道什麼?愛情?那個我總是透過書才能略略懂得的東西嗎?無罪,難道喜歡一個人也是一種罪嗎?

 

  億賢走遠了,在走廊上抓回了和同學一起嘲笑他的于佳,笑得燦爛,彷彿剛才在我面前的苦澀不過是雲淡風輕。

 

  我想起那天在環河公園,詩彥捧著我新買的小說坐在我身邊,我隱隱約約的能夠感覺到他的視線,可是轉過頭卻只見他專注在書上的側臉……帶著淺淺的笑容。他說他是為了更大的期待才出國的,是他有所期待,還是希望誰有所期待,像于佳期待他帶回來的禮物那樣?

 

  我呢?我期待什麼呢?

 

  「愛情,總是需要下集待續,不然就沒有期待的感覺了。」

 

  我拿起躺在書包裡的那本小說,翻到他夾著書籤的那一頁,映入眼簾的剛好就是那句話、他寫在即時通狀態上的那句話。

 

  「這是什麼書啊?好像很好看的樣子!」

  「喔,亞如……」

  「借我看!」

  「不、不行啦,詩彥先借了……」

 

  「詩彥?」她笑了起來,從我手上把書抽走。「反正他又不在,先借我看一下嘛!」

 

  手心,一下子空落落的。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