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6

2015/9/20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6

#16

 

【永遠不對你生氣。】

 

  這個夢不是第一次,但醒來後這麼淡然還是第一次。

 

  沒有滿身冷汗,也沒有氣喘吁吁,更沒有淚流滿面,就只是在窗外灑下的陽光中緩緩睜開眼睛,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然後忘了數算時間的腳步前進了多少,至少我還躺在原地,知道自己一點都不激動。

 

  好像真的已經沒關係了一樣。

 

  我不知道所謂的創傷要花多長時間才會好,有可能要很久很久,也有可能像現在,一覺醒來,就不知道自己以往到底在難過什麼了。

 

  「曉語,你起床沒?」媽媽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伴隨著一點也不客氣的敲門聲。

 

  「嗯。」

  「幫我送個東西去你阿姨家。」

 

  側過身子,我拿起手機,才發現早已接近中午,但外頭的陽光被寒氣凍得一點暖意都沒有。洗漱過,換了衣服,我對著鏡子穿上外套,看著倒映在上的自己,感覺跟平常不太一樣,說不出哪裡不一樣,可是隱隱約約的覺得哪裡變了。

 

  「只穿這樣可以嗎?外面很冷。」媽媽從錢包中掏出兩百塊遞給我,然後指了指放在門邊的紙袋。「送去之後早點回家啊!」

 

  「好。」我在門口套上鞋子,向媽媽揮手。「掰掰。」

 

  「這孩子,今天心情怎麼那麼好?」媽媽笑了起來,在我頭上拍了拍。「路上小心。」

 

  心情好?有嗎?

 

  我笑了笑,走下樓。走在路上,我拉緊了沒有拉上拉鍊的外套,抬頭對著天空哈出白白的霧氣,如果要說心情好,那不如說是意想不到的舒暢吧,壞心情大概也放假了吧,好像心裡掛滿了晴天娃娃,烏雲進不去也下不了雨。

 

  阿姨家不近,我得搭公車去,公車上沒什麼人,空蕩蕩的卻沒有寂寞的餘地,因為幸福擁擠了。在每一個座位上、每一個吊環上,還有每一個人臉上。來到這個城市半年,我卻第一次在這些習以為常的畫面裡找到了令人愉悅的新發現,也許是太陽曬進來的關係,也許是放了假的關係,也許是睡得飽的關係,也許是……剛上車的那個人的關係。

 

  「喔!曉語!」詩彥就在我的座位旁,在我向他揮手的時候看見我,接著在意外的表情中慢慢顯出愉悅。他坐到了我身邊。「你要去哪裡?」

 

  「去給阿姨送東西。」我指了指放在腿上的紙袋。「你呢?」

 

  「散步。」他看著前方,像以往一樣笑容滿面,只是今天看起來特別明朗。「你等下給阿姨送完東西後……有空嗎?」

 

  我看著他的側臉,仔仔細細的把他那個問句反覆的咀嚼了一下,心裡閃過一個念頭,輕輕一笑,探頭到他面前。「想幹嘛?」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突然的動作嚇到,他睜大了眼睛,身體往後靠了靠。「想說……一起吃午餐。」

 

  我依然盯著他看,然後伸手,揉亂他的頭髮,像他平常對我的那樣,不知道是不是中午的陽光漸暖,我看見他臉上微微泛紅,可愛極了。起身走到門口,我按住下車鈴。

 

  「喂,你什麼意思啊?」車停,門開,我下了車,他也跟了下車,在我身後喊著。

 

  「停!」我轉過身指著他的腳,他一臉納悶的定在原地,我朝他一笑。「在這裡等我。」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做,照理來說我根本不敢主動做那些動作,明明自己也花了一段時間才習慣這種親暱,也難怪詩彥會一臉受到驚嚇的樣子。說實話,在我看見他的那個瞬間,我明白了,是他帶給我這種一夜之間就變得輕鬆的心情,因為我把長期壓抑在心裡的包袱全都丟給他了,也把朋友間的信任和依賴也丟給他了。

 

  送東西的任務很快的達成,我按原路走回去,看著他一個人在巷子口無聊轉圈的樣子,根本沒想到他會真的乖乖的在那裡等。

 

  「笨蛋,如果我很久沒有出來怎麼辦?」我走到他身邊,看著他因為看見我而重新掛上的笑容。

 

  「你才不會。」他一臉自信的勾住我的肩膀,就像他勾住億賢和于佳的那樣。

 

  「哪來的自信啊你?」我戳了戳他的腰,他閃了一下,手卻沒有放開。

 

  「你給的自信?」他伸手攔下公車,再把我推上去。「反正我就是知道你會很快的出來。」

 

  他對了,我會,因為他在等。

 

  「不過你今天……」找到了位子坐下,他就一直盯著我看。「讓我覺得好陌生。」

 

  「嗯?有嗎?」我轉頭對著窗戶看了看自己的倒影。

 

  「嗯,很陌生。」他說這句話的聲音變得很小,只在我的耳邊,只有我們兩個人聽得到,也許他只是說給他自己聽的,但我卻聽到了。「好像看見另外一個你。」

 

  我沒有回頭,只是繼續看著自己的倒影。另外一個我……?

 

  「明明都是在公車上,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太不一樣了,」他的語氣中帶著淺淺的笑意,笑意中帶著絲絲感嘆,感嘆又像外頭的顏色一樣,暖暖的。「這樣很好,我喜歡你這個樣子。」

 

  所以到底是哪個樣子,他還是沒有講,但我自己多少能夠感覺到,其實心裡有一點像是遺失的寶物被找回來並且歸回原位,那個空曠的櫃子再次有了主人的感覺。「吃什麼啊?我其實剛起床,早餐都還沒吃。」

 

  「哇,沒想到一放假你就變懶豬了啊?」他看著我,故意將他的驚訝誇張化。

 

  「對啦,要我叫兩聲給你聽嗎?」我皺起鼻子朝著他哼了哼,發出豬叫聲,逗得他忍不住大笑。

 

  「好吧,既然這樣我決定了,我們殘忍一點,去吃你的同類。」他轉過頭看著前方,卻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順從的讓他開我玩笑,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會立刻按下下車鈴,然後逃之夭夭,可是我知道他對我沒有惡意,光是確認這一點,就足夠我繼續坐在這裡,享受「朋友間」的玩笑,以前覺得恐懼的東西,現在竟然可以一笑置之。

 

  而那所謂的「以前」,不過就是昨天的事情。

 

  「你幹嘛都不回答我啊?」他用手肘推了我一下。「生氣了?」

 

  我搖搖頭。「永遠不對你生氣。」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甚至沒有想過永遠到底有多久、多長,我只知道,我絕對不想對眼前這個人生氣,因為他給過我的,讓我沒有立場對他生氣。

 

  剩下的,就不要喚起它,順其自然吧。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