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金城海濱@陳慧文

2019/8/2  
  
本站分類:旅遊

午後的金城海濱@陳慧文

更生日報副刊2018.6.29

午後的金城海濱         陳慧文

   寒假中的一天下午,帶九歲的女兒小羽到金門縣金城鎮的海濱遊玩。小羽帶著戲沙工具,一邊歡呼、一邊奔跑,跑過一大片綠油油、生機無限的馬鞍藤,最後在一大片溼漉漉的沙地前停下,發起怔來。

    遼闊的晴空,像是哪位熱情的畫家奢侈地揮灑了大量藍色的水彩,又輕巧地在天邊拂了幾筆白色棉絮般的浮雲。潮水退到了數十公尺外,露出廣袤的、波紋起伏的沙地,在金色的陽光灑落下,泛著粼粼的銀光,定睛一看,潮間帶上滿佈著無數黑色細長圓錐狀的海螺貝殼,一直蔓延向遠處的潮邊。從後面看去,綁著兩根麻花辮、個頭嬌小的小羽,站在如此浩瀚壯麗的景色之前,真如滄海之一粟,難怪小小年紀的她會被震撼得心蕩神馳了。

    我們小心翼翼地揀潮間帶上較乾燥緊實的地方,走走停停,觀賞生態。螺旋狀的貝殼群靜靜地躺著,偶爾挪移幾步,有些伸出的是小巧的腹足,便是海螺沒錯;有些伸出的卻是好幾根細爪,而且移動較快,那便是佔了海螺殼的寄居蟹了。沙地上許多小而深的洞口附近,堆積著圓圓的小沙球,顯然是沙蟹留下的行跡。那淺赭斑點、指甲大小的沙蟹與沙礫的顏色近似,不易辨別;好不容易認出了,稍一接近,牠便快手快腳地鑽進沙裡,只留一下一陣小漩渦和一個不知通往何處的小洞。小羽好奇地用小手挖了幾下,竟挖出了幾顆小小的沙蛤,她開心地想帶回家給外婆加菜,我說:「這些沙蛤還是小嬰兒,沒幾兩肉,還是放回去吧!」

   一隻高蹺鴴翩然降臨在沙地上,凝望著海天之際,靜定如一幅畫。突然,那修長的紅腳優雅地走了幾步,接著又佇足良久。偶爾,那長長的脖子一上一下,在沙地上啄食幾口,不知是怎樣的生鮮?

   不知不覺已走到潮邊,小羽脫下鞋襪,捲起褲管,赤腳試探海水的溫度,驚呼「好冰!」不久,原本平靜的海水,突然一波一波地拍打了起來,而且一波大過一波,先是細碎的浪花,漸變為滾滾的浪濤,最後竟是滔滔的巨浪了,漲潮的速度越來越快,我提著小羽的鞋襪,先是和小羽慢慢地往岸上走,繼而疾步快走起來,潮水像是有生命、而且頂頑皮似的,緊追著我們腳跟湧上來,最後我們竟是逃命般地快跑起來了,我們一邊跑、一邊笑,我故意逗小羽說:「潮水看到小羽這麼可愛,就追上來要和小羽做朋友了,怎麼辦呀!」

   不到半個小時,剛才那一大片潮間帶全被海水淹沒了,海螺、寄居蟹、沙蟹、沙蛤全都回到了海裡,不知將有怎樣的際遇?

   漲潮後,我們在海邊濯足、踏浪、戲沙、拾貝,又玩了兩個鐘頭,才在落日餘暉中踏上歸途。金城海濱對我們來說,是每年寒暑假必遊之地,就像是熟悉的老朋友,但每次造訪總有不同的遇見,有時是一些可愛的珠螺,有時是一隻活潑的白頸鴉,不知下次到訪,又會有怎樣的驚喜?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51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