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與空氣@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2019/7/19  
  
本站分類:創作

陽光與空氣@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92901?cprint=pt

金門日報副刊2018.4.20

       陽光與空氣             文:陳慧文   圖:陳鴻文

   你是否有這種感覺?在生命中的某一天,一切都不同了。在那天之後,雖然還是繼續活著,生命的一部分,卻好像停滯在那一天了。眼前的日子仍然天天過著,內心的自己卻不斷在回到那一天……

   (如果沒有這種感覺,是幸福的。)

   空氣女子漫步在母校大學校園的松蔭大道,幽幽地想著。她穿著一襲白色雪紡洋裝,額前的瀏海剪得平整優雅,髮際的蝴蝶結綁得端正可愛。她望了一眼身旁的陽光男子,他燦爛地笑了,深棕色的臉上露出潔白的牙齒,厚重的手掌豪邁地拍在她纖細的背上,好像在說「別想太多!」不遠處就是操場,他爽朗地說:「我去跑一圈再來找妳!」揮一揮手,甩了一下馬鬃般的頭髮,穿著慢跑服的他,很快地衝入跑道,加入許多學生和民眾晨跑的行列,好像在說:「人要往前看!」

   空氣女子在操場旁,揀了個梧桐樹下的長椅坐著。圍繞在她身邊的,是青春洋溢的歡聲笑語,手牽著手的小情侶,草地上的三五好友。曾經,她和陽光男子、空氣男子、陽光女子也都是無憂無慮的大學生,在這個校園裡恣意揮灑著青春。他們四個莫逆之交,究竟是友情、是愛情,誰知誰多些、誰愛誰多些,該怎麼排列組合,別說旁人霧裡看花,只怕他們自己也弄不清楚。直到那一天……

   十年了,那天的情景仍歷歷在目。一大早,陽光女子歡快地告訴她:決定向空氣男子表白。她的瀏海參差不齊,馬尾上蝴蝶結垂下的繩子一長一短。她曾說規矩的瀏海和蝴蝶結只有空氣女子適合,放在其他人身上都像小瓜呆。她是個沒心機的女子,喜歡就想大聲說出來,她確定了空氣女子對空氣男子沒有愛情,就開心地抱了她一下,甩著馬尾活潑地跑開了。

   不久,空氣男子卻來找空氣女子了。他說陽光女子對他來說是個熱情奔放的好朋友,但令他覺得心靈相契,且由衷想保護的卻是空氣女子。但空氣女子婉拒了他的心意,她說空氣男子是世上最懂她的人,但那只是相知相惜之情,不是愛情。她沒說出口的是,真正讓她內心悸動的是陽光男子。但從空氣男子那澄明的眼神,她知道他已經了然於心了。空氣男子嘆了口氣說:就算是這樣,他仍然決定誠實地告訴陽光女子,他對她只有單純真摯的友誼。

   那天傍晚,也就是在剛才那條松蔭大道上,陽光男子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問空氣女子:空氣男子和陽光女子約在校外見面,是什麼事?陽光女子,喜歡上空氣男子了?……空氣女子低頭不語,算是作了回答,待她抬起頭,嚇了一跳,陽光男子抹了一下眼淚,衝向操場跑步去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陽光男子流淚。但沒有人看到,她內心默默淌著無聲的淚,可不是一秒就能拭去,而將晝夜不停地滴墜……

   但是,空氣男子和陽光女子在校外發生了嚴重車禍,永遠地離開了他們。一切發生得太快,彷彿八十集的連續劇情濃縮成了一集。在那一天,空氣女子失去了世上唯一知她的朋友、和唯一能讓她開懷大笑的閨密;陽光男子失去了世上最信任的朋友,和唯一與他頻道相同且令他由衷愛慕的女子。

  然後,空氣女子和陽光男子成了彼此永遠的紅粉知己和青山之交。已經到了初老的年紀,卻完全沒有成家的打算。他們仍然繼續認真地活著,讀研究所、求職、升職、挑戰自己、實現夢想、彼此分憂、加油打氣,但感情上卻一片空白,彷彿永遠停格在那一天了。

   「一起去吃早午餐吧!」陽光男子不知何時已跑了回來,一邊用毛巾擦著汗一邊說。空氣女子微微一笑,站了起來。陽光與空氣彼此為伴,這樣的單身生活,其實也不錯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7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