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15

2015/7/30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15

#15

 

【有些回憶,怎麼想都是痛的。】

 

  洗手間裡,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覺得什麼都看不清了,我看不清我的面容,更看不清我的心。

 

  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想要逃離?明明就只是唱了一首歌,為什麼要逃?我不懂,當唱完的時候,那心底突然重擊腦袋的感覺,那種迫使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的感覺到底是什麼?這種感覺從來都沒有過,好像有什麼失去了控制,我用盡全力都沒辦法阻止它平息似的。

 

  突然想起剛剛詩彥凝視我的眼神,那個令我慌張的眼神,有著洶湧波瀾卻藏著什麼期待似的,好像閃避不及就會被淹沒一樣。從來沒有看過,我也看不懂。

 

  有解答嗎?誰可以直接告訴我答案,不要讓我一個人猜?我最討厭一個人了,真的。

 

  「曉語,你還好嗎?」

 

  詩彥的聲音從門外傳進我的耳裡,這時候我才真的看清楚了,那個害我看不清又佔據雙頰的是什麼。我不容易哭,我真的沒有那麼脆弱,可是那一行一行在我臉上濕了又乾、乾了又濕的痕跡,證明了此時此刻的我,軟弱不堪。

 

  沒有理由什麼都沒有發生就讓我變成這個樣子,一定有什麼不一樣了,只是我不知道。我洗掉了臉上的淚水,對著鏡子裡的倒映練習笑容,然後踏出門外。

 

  「曉語?」

 

  「我沒事。」沒有看向他,我逕自往原本的小房走去,卻在靠近門口時被他拉住。

 

  「就說我沒事了嘛。」我撥開他的手,努力的擠出一點笑容,可對上他的眼睛,我卻不知道怎麼笑了。「我只是……剛考完壓力突然釋放而已。」

 

  連我都佩服自己,在這麼短的時間想到這麼具有說服力的謊話……如果我的表情更有說服力就好了。

 

  他看著我,突然推了門進去。「在這等我。」沒有允許反抗的語氣,也沒有允許玩笑的表情。我怕那樣嚴肅而摸不清底線的表情,所以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他很快就走了出來,把我的書包塞到我懷裡,然後扯著我的手腕往出口疾走。

 

  「你幹嘛?」我慌張的想要掙開他的束縛,但他的手就像深鎖的手銬,栓住我的手腕,越掙扎就越牢靠。「彭詩彥!」

 

  他不理會我,一句話都不說,連回頭都沒有。我們就這樣上了公車,不是回家的路線,而是往我不知道的方向去。

 

  車上沒有很多人,我們坐在最後一排,我靠著窗,他在我的旁邊,我已經放棄掙扎了,即使真的被抓得很痛,我也就任由他那樣緊緊抓著我的手腕,安安靜靜的看著窗外。既然沒辦法反抗,那就不反抗了吧,反正現在的我,心情也亂得讓我沒有力氣再反抗了。

 

  窗外的街景在眼前紛紛閃過,從熟悉到陌生,從天色明亮到昏暗,再從昏暗到街燈繽紛,繁華多彩的燈光熱鬧了原本應該沉寂的夜色。不知怎地,這樣安靜的坐了有半個小時,混亂的心竟也漸漸的平和下來,我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身子,手上的束縛還在,卻沒了剛才緊緊勒住的感覺,我低頭看了看那隻抓著我的手,竟覺得安心。

 

  「好點了?」似乎是查覺到我的動作,詩彥放開了他的手,而我手腕上泛紅了一圈緊緊的勒痕,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捧起我的手,輕揉那被他抓疼的地方。「對不起……」

 

  我搖搖頭。「沒關係。」

 

  看著他一臉愧疚的幫我按摩,細細的感受著他的力道,我突然有種被珍惜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想起這半年以來的相處,還有每一次他那不經意的貼心舉動都深深的烙在我的記憶裡,想著想著就心情好好。

 

  「笑什麼?」他看向我,問道。

 

  我愣了下,一隻手摸了摸臉頰。「嗯?我笑了嗎?」

 

  他停下動作看著我,表情像是被我的話愣住似的。「怪人,你不知道自己笑了嗎?」

 

  聞言,我真的笑開了,單純的,心情很好。

 

  「其實我今天一直在想你說的話,」他將我的手放到我的腿上,以一種貌似歸還的動作,看起來有些滑稽。「然後發現了一件事。」

 

  「什麼?」我看著那個隱隱約約還存在的紅痕,突然覺得空落落的。

 

  「你總是說一些我似懂非懂的話,聽起來特別讓人心疼,好像每一句話的背後都有一個悲傷的故事,可是你的表情又特別淡然,更多時候還是笑著說的。」詩彥的語氣很輕,一字一字的打進我的心底。「那種笑,看起來苦苦的。」

 

  我沒有回話,其實是不知道怎麼回話,因為我不知道他這麼細緻的觀察我的每個表情和反應,我以為,只有我自己在看著他。

 

  看著他?這是什麼想法?

 

  「跟大家在一起的時候,你特別安靜,好像刻意的把自己變成透明人一樣。」他的雙眼直直的對著我,不是那種強烈的直視,而是充滿疼惜和不解,極欲等待我給予答案似的。「越是看著你就越是發覺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你,我想要靠近你,可是你身邊好像有一道牆,我過不去。」

 

  我的身邊築起一道牆了嗎?什麼時候有一道牆了呢?

 

  「曉語,我甚至覺得……」他深吸了一口氣,從眼神到表情都能讓人感到真摯。「你對我特別防備。」

 

  我……有嗎?原來我在他眼中是這樣子的一個人,一個把自己的四周用牆把自己與世界隔開,對身邊的人設下結界的人。我知道我善於隱藏,這是不得已的習慣,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即使是牆,也已經對他開了扇窗。我對善意都會有些防備,畢竟善意總有一天會變成惡意,不知不覺的我就開始想要拒絕這些看不清真實的善意,不知不覺的開始忘記怎麼接受,也不知不覺的忘了怎麼分辨什麼才是真心、什麼才是假意,所以展現真心對我來說也變得更加困難,就算是現在能夠感覺到他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的真心話告訴我,我還是沒辦法把所有的事實告訴他。

 

  「詩彥……就是因為你老是說些太貼心的話,我才對你防備的啊。」我笑,看著他納悶的表情,繼續說道:「因為我不習慣……」

 

  轉頭看向前方又空了一些的公車前座。「因為曾經說過這些話的人,都離我而去了。」

 

  因為每個曾經願意聽我說話的人,最後都不願意聽我說了;因為每個曾經說好要陪在我身邊的人,最後連正眼都不看我了;因為每個曾經我以為的善意,最後都變成惡意了。

 

  「因為曾經太相信了,就是因為太相信了,最後受傷的才總是自己,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再受傷,我只好築一道又一道的牆來保護自己。」其實連我自己都驚訝於自己的坦然,心裡平和得一點都不像每次回想起過去時的自己。「我也不想要讓自己變成透明人啊,可是我不知道怎麼主動。」

 

  「你知道嗎?」我再次看向他,發現他看著我的表情好認真。「我真的很謝謝你,開學第一天,第一個跟我說話,不然那天我真的很不自在,對於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身邊都是跟自己的生活習慣有著很大不同的人,感覺像到了另外一個星球一樣。」

 

  「所以我是跟你說話的第一個外星人?」

 

  「啊?嗯……也可以這麼說。」他突然間回話,又是這樣天外飛來一筆的話,反而讓我愣住了。

 

  「到底是什麼把你變成這個樣子的?」他的話語裡帶著嘆息,而嘆息間有些讓人摸不清的情緒。「你原本應該是個開朗的人吧?」

 

  「大概吧,我已經忘了。」聳肩一笑。「開朗」這個詞已經多久沒有在我身上出現了呢?

 

  「有時候會被你意外的笑話嚇到,一起在音樂教室的時候,也會被你偶爾的多話感到新奇。」他的眼角帶著一絲笑意,像是在回想我在他記憶裡的樣子。「像今天這樣,這是我第一次聽你說這麼多話,感覺看到了跟平常不一樣的你。」

 

  「我也很驚訝,」此時此刻,我竟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坦,很久沒有這樣掏心掏肺的跟一個人說話,而這樣的久違讓人感動得想哭。「跟你說這些竟然一點都不害怕。」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瀏海,就像我一直很喜歡的那樣,但今天格外溫柔。「不要害怕了,我是第一個跟你講話的外星人啊。」

 

  「嗤……」撥開他的手,我也伸手撥亂他的瀏海,真真確確的感受到了自己發自內心的笑。「不要說了,拜託。」

 

  他抓住我在他頭上搗亂的手,呆呆的看著我。「孟曉語……」

 

  「嗯?」

  「你這樣笑的樣子很好看。」

 

  詩彥,有些回憶怎麼想都是痛的,可是跟你在一起的時光,如果以後回想的時候不會痛的話就好了。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