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

2015/7/16  
  
本站分類:藝文

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

「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研究」以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為題進行研究,觀察《周易》於江戶時代的流傳與教育相關情形,並揀選重要之儒者《易》註以及相關具代表性的思想史議題,藉此呈現江戶時代儒學中較少被關注的一個切入點,以及中國儒典在東亞域外開展出不同面貌、深入域外文化史中的一個範例。經由本書研究可知,江戶時代儒家《易》學,具有展現出日本學術主體性,以及論述範圍廣闊等兩項特色。儒者們積極地參與來自中國的《易》學問題探討,進行闡揚與回應,同時也在自身思想系統建構,以及與他人之論爭中吸收相關資源,留下特殊表現。而透過此研究,有助於理解日本儒學某些議題的核心,提供與中國《易》學對話的空間,並可探索日本近代以來儒學研究的基礎。

 

【作者簡介】

陳威瑨(Wei-chin Chen)

1983年生於臺灣臺北市。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博士,曾任京都大學教育學研究科外國人共同研究者、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現任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研究領域為《易》學、日本儒學。著有專書《從易經談人類發展學》(與賴世烱、林保全合著),以及〈皆川淇園「開物學」架構與應用試析〉等單篇論文,另翻譯日文學術論文若干篇。

 

【目次】 

賴序

自序

 

第一章  序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   

第二節 文獻探討   

第三節  研究進路與架構

 

第二章  江戶時代儒家《易》學之歷史背景    

第一節  《周易》與江戶時代以前之儒學   

第二節  《周易》在江戶時代儒學環境下的流傳

第三節  小結

 

第三章  江戶時代儒學的《周易》註釋特色比較   

第一節  伊藤東涯與《周易經翼通解》       

第二節  太宰春臺與《周易反正》       

第三節  中井履軒與《周易逢原》       

第四節  皆川淇園與《周易繹解》       

第五節  佐藤一齋與《周易欄外書》   

第六節  大田錦城與《九經談》   

第七節  小結   

 

第四章  江戶時代儒者思想中的《易》學哲學開展     

第一節  《易》學開展出之理氣論觀點       

第二節 《周易》與陽明學者的神祕性道德論   

第三節  皆川淇園獨樹一幟的「開物學」   

第四節 小結   

 

第五章  江戶時代儒學論爭議題中的《周易》

第一節 崎門弟子破門事件:《文言傳》「敬內義外」詮釋論爭       

第二節  「欲斥性理,必自《周易》始焉」:反徂徠與《周易》     

第三節 小結   

第六章  結論  

第一節 研究內容回顧   

第二節 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的研究價值       

第三節  未來研究展望   

 

附表    

徵引書目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

中國思想史的開展,離不開「經典詮釋」的面向。縱觀中國思想的長河,以儒釋道三教為主流,彼此各有不同的學術性格、哲學立場及流傳場域。其中時有融會與論爭,其生命力共同綿延至今,在臺灣亦以學術研究、日常禮俗或宗教活動等多彩多姿的形態存在。而三教發展在歷史上共同的特色是對於經典的尊崇,以經典詮釋作為自身表述的一大途徑。我們可以在三教中找到許多教中之經典,並看到它們如何佔據中心地位,讓後人浸淫其中。單以儒學來看,我們絕不可能想像不透過六經(乃至後來的十三經)、略過古典文獻作者所處的語境來接觸儒學的可行性,而儒學史上也絕無哪一位被視為極具原創性和代表性的大家不藉由詮釋經典來開展自身思想。

而在這之中,我們恐怕不得不首先對被尊為「群經之首」的《周易》加以注目。《漢書‧藝文志》云:「六藝之文,《樂》以和神,仁之表也;《詩》以正言,義之用也;《禮》以明體,明者著見,故無訓也;《書》以廣聽,知之術也;《春秋》以斷事,信之符也。五者,蓋五常之道,相須而備,而《易》為之原。故曰『《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言與天地為終始也。」1此中大有於群經中特尊《周易》之意。最能充分表述《周易》在中國思想史上之重要性者,可以《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經部‧易類》這一段話為代表:

易道廣大,無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樂律、兵法、韻學、算術,以逮於方外之爐火,皆可以援《易》以為說,而好異者又援以入《易》,故《易》說愈繁。

固然提要撰作者的立場在於這些援《易》立說所衍生的產物皆非《周易》本來面目,但也道盡了《周易》如何因人們援之以立說而深入各種領域,成為中國思想史,乃至中國傳統文化中根深柢固的存在。當然,會演變成這種態勢,自然和《周易》被儒道兩家當作經典有關。在儒家,《周易》進入六經之列,為《禮記‧經解》盛讚「絜靜精微,《易》教也」,在西漢又有施、孟、梁丘、京四家立為學官,從義理和政治上取得了權威性;在道家,有魏伯陽《周易參同契》以《易》說丹,以及王弼(226-249)援道入儒,以玄解《易》,又強化了《周易》在後世道家、道教中的地位。

我們可以推測,正因為《周易》在儒道這兩家大宗的傳統文化脈絡中取得了相應於經典性質的影響力,使得後來人們有極高的企圖去援《易》立說。然而我們還可以從更古老的脈絡來觀察,從《左傳》、《國語》中《易》占之例顯現的《周易》之占筮基本功能及道德義理發揮,以及在各家諸子相摩激盪的戰國時代至漢初年間,所形成之融合儒道,堪稱當時中國思想集大成之《易傳》來看,我們也可以說《周易》之所以在當時被各家學者所重視,正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其中所蘊藏的,得以推天道以明人事的內在力量,讓他們貫通自然秩序與人事秩序,感受到「《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周易‧繫辭上》語)。《周易》的這個特點,不僅是其成為經典的條件,在群經之中恐怕也無有能出其右者。姑且不論「《易》道廣大,無所不包」的衡定,在《四庫全書》所收經部書籍中,《易》類所佔數目最多,亦足以說明其影響力。換言之,就質與量而言,《周易》為群經之首,當之無愧。中國思想史的發展上,亦隨處可見《周易》的痕跡。若我們能認知經典詮釋其實就是中國思想賴以發展的途徑,則當能明白這些痕跡之所由。

隨著漢籍的域外傳播,包含《周易》在內的各種經典傳至日本,落地生根,在儒學、神道、占筮及其他各種領域逐漸發揮影響力,正如其在中國所佔有的地位一般。以儒學來看,日本漢學家服部宇之吉(1867-1939)曾言道:

儒教東漸,夙與吾固有之皇道融會,成渾然一道,即日本儒教是也。德川氏偃武修文,文教鬱然而起,諸派儒學駢鑣併馳,曰南學,曰京學,曰水戶學,曰王學,曰古學,曰折衷學,而德川氏以程朱學統制。明此等諸派儒學之由來特色乃成日本之儒學史,即儒學於日本之歷史。

誠如此處服部宇之吉所指出的,德川時代(江戶時代,1600-1867)乃是日本儒學蔚然大興的時代。其綿延至今,亦擁有其生命力,而成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當代學者湯淺邦弘亦曾說: 

中國思想,特別是儒教,對東亞造成了巨大的影響。日本亦不例外,從江戶時代到近代的日本學術,乃以漢學為第一學問。中國思想史並非在中國世界中完結,而是作為朝鮮儒教、日本漢學等,在變形的同時又進行擴大。因此,中國思想研究並非單單只是關於中國的古典解讀,而是在對我們日本人的歷史、學術、文化的闡明上也成為了重要角色。

於是也可以說,研究日式的中國文化元素,明瞭它們從自中國傳入一直到日本邁入近代化之前這段時間的表現情形,其實也是通往「何謂日本這個國家」問題的途徑之一。它們所產生的主要歷史背景,並不是現代,而是所謂的古代、中世、近世,也就是上古中日交流之始乃至江戶時代這段時間的傳統日本,恰與明治維新後亟欲藉西學而脫亞、邁向世界強國之林的日本相對比。

而如今的日本,早已在東亞史上寫下了第一個邁向近代化國家的歷史成就,並在今日令人聯想到亞洲國家中高度現代化之國的印象。7但並不代表這些傳統元素是應當被束之高閣的故紙堆,因為除了前面所說的,在現今的日本仍可以找到其相關現象,它們早已深刻地成為了日本內在的血肉,還有另一種可能是:其中仍然多有滄海遺珠,蘊含著尚未被人關注而有待開拓的對話面向,或是為眾人習焉而不察的生活成分。因此,年代較舊的課題不等於過時,我們可能在其中找到日本文化的探索空間,同時也找到中國文化更多元的可能性,正如同「古代文化面貌的復原與闡述」這樣的工作,至今在學術研究上的重要性仍不亞於抉發傳統素材之現代意義一般。儘管此時所開展出來的中國文化因屬日式而不屬於中國,但若是將這些典籍、宗教、藝術形式等視為更具開放性、更獨立的對象而非中國的私有財的話,則本身之豐富性當不失為一種值得重視的價值。了解日本與了解我們自身,在此成為一體兩面。這也是日本儒學研究課題的價值所在。

而以日本儒學研究來說,關於其所具備的朱子學、陽明學、古學等各種學派,以及其中展現的四書等經典之詮釋,已是此領域為人耳熟能詳的探討進路。既然如此,以《周易》的角度切入來探討其面貌,當是值得採取的作法。事實上,作為儒家經典的《周易》也在日本一般生活場域中留下了影響的痕跡,現代日本語中存有「豹變」、「一陽來復」等出典於《周易》的詞彙即為一例,更可見此進路所隱含的探討空間。然而這方面的論著甚少(詳下〈文獻探討〉),仍有許多可供探索之處。筆者深知,以一本書的分量,不可能將此問題開發殆盡,而這問題相對於所有日本相關研究的宇集,又宛如一幅拼圖中極其微小的一片而已。 

但就「完成圖像」的目標而言,恆河沙數的每一片拼圖都具備同樣的價值與必要性。故筆者不揣淺陋,以日本江戶時代儒家《易》學為題進行研究,期能拋磚引玉,提供一個認識日本思想的角度,藉此研究觀察日本江戶時代儒者對《周易》的注解、詮釋以及衍生出的《易》學觀點,並探討其《易》學與儒者之思想體系乃至文化環境之間具有何種互動情形,以明《易》學在東亞作為知識體系之一環的開展面貌,以及日本文化史中相關成分之一端。

另外有兩點需附帶說明:一,雖然《周易》本帶有卜筮之書的性質,不論是在中國抑或日本文化中,用作卜筮架構的面向從未消失過,儒者與卜筮者的身分也未必涇渭分明。然本研究基於學力與時間考量,擬將主題集中於傳統儒學中的經學與儒家義理面向,來探討《周易》於日本儒學中的地位。卜筮《易》學之相關問題則留待來日。二,正如同中國儒學的發展中不可避免地與佛道等其他思想有所交涉,日本儒學中也可看到神道等非儒家的成分,此為歷史發展的必然現象。由於本研究之主軸在於儒家脈絡下的《易》學,故仍將以屬於儒家傳統詮釋方式與本懷的思想表現為主要探討對象。在必要時將會提及該思想與儒家以外元素之間的關係,然仍將以最低限度為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