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速寫-《時光車廂之二:俄羅斯套娃》

2015/7/15  
  
本站分類:創作

亂談速寫-《時光車廂之二:俄羅斯套娃》

  啪!斷了。
  國手徵選比賽前一天,我緊繃全身肌肉進行最後一場練習,享受全神衝刺的力量與平靜,感覺自己在同一條道路前進、再前進,小學田徑隊跑到大學,從業餘奔向職業,我可以想像學妹站在終點線,接受我純情告白的害羞樣,我正想像明星光芒在觀眾注目下綻放,啪一下!我心裡有數哪條韌帶斷了,我的運動員生涯完了,兩個膝蓋不聽使喚的跪在跑道中間。

  好像穿繩斷了,掛在上面的努力、快樂、歡笑、希望和團體生活全掉在地上。我從一個整天坐不住的運動員,成為躺在床上休養的26號病患,除了護士不小心走光的乳溝,我注意到一些現象。
  我的主治大夫江承瀚,每天穿著燙平整潔的白袍,戴著粗框厚片的金屬眼鏡、堅定有力的眼神,他把自己統合的很好,將過去的自己一層層包裹在身體裡,像一套……精美的俄羅斯娃娃。
  我和三個病友共住一間房,斜對面那位大叔46歲,他騎三輪車要去收西瓜時摔進田裡,右腿吊著一大個石膏,說話時臉歪嘴斜,左嘴角高高蹺起來,右嘴角扁扁垂下來,老把「過去」掛在嘴邊。
  「少年,我以前打排球跟國手一樣厲害吶,殺球、得分、殺球、得分全隊靠我。」大叔開講英勇事蹟的時候情緒高昂,但是,常對護士喊胸悶,護士說他想太多,我相信是真的:他的床位旁站著坐著佔滿了他的「累歲」,才多大的病房,擠滿了他的過去,40幾個人擠在一起同時開口,不吵、不悶才怪!
  我的眼界打開了,看得到一個人身上的憧憧疊影。
  有些人放得下,一口氣丟掉十年滄桑,38歲活得比28歲還青春活潑,有些人念舊,精神會活在特別困苦或特別風光的那些年,身體也會透出或淡或濃的陳腐氣息,我不甘心這樣。
  既然成為運動員的前途無亮,家裡要我繼承五金工廠的後台也倒了,人家教我住院繼續請領保險費,擺爛歸擺爛,我在醫院裡也找出一條賺錢新招,用我運動員的巧勁幫病友打通筋結,配合彈簧舌、透視眼,再假藉一點神意,我確實有能力把渙散的累歲接合為一個人,誆對方拿錢出來消災解厄。
  「這是做善事、積陰德。」我不斷告訴自己做得對,沒有錢怎麼生活,怎麼向學妹告白,等今天拿到對床爺爺的兩萬塊,我要買一套項鍊手鍊當禮物。
  「你換到哪間病房,我買了一個許願娃娃要送你。」學妹傳來心有靈犀的訊息,讓我興奮得坐不住,直催爺爺問他家人何時送錢來。
  馬上、馬上就到!
  學妹走進病房,看看她爺爺和對床的我,馬上明白我從運動員跑道歪進神棍圈的真象。
  我打開學妹摔破的俄羅斯娃娃,直視自己分裂的醜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