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趕鴨子上架的預言--《狂魔戰歌:預言之子》試讀隨記

2015/7/14  
  
本站分類:藝文

嗯?趕鴨子上架的預言--《狂魔戰歌:預言之子》試讀隨記

在作家生活誌網站看到招募小說《狂魔戰歌:預言之子》(The Demon Sings With Wrath:Son Of Prophecy)試讀時,因為我馬上得轉身忙別的事,所以只是逕自望書名生義,猜測大概是源自歐美的奇幻小說新作;我一邊狐疑作家生活誌原來也辦國外小說試讀,一邊基於好奇心寄出試讀申請。

待我收到試讀紙本書,一時並沒有閒暇閱讀,只能時不時渴望地隨手翻翻書頁解讒,待見到著作權頁作者欄標示「言雨」時不禁一愣,因為名字風格怎麼看都活像中文作家的筆名呢?然而故事從「開場」的初始情節起始,內容就如書名般極度歐美風耶--充滿羊人、鹿人、鼠人……等古歐陸黑森林裡的神話生物,令我更不知其所以然。

於是當我這兩天一得空就迫不及待把書翻出來,進入由神明「黑寡婦」、「魚仙」與「朱鳥」創建的神話世界裡;作者的故事說得通暢易讀、譬喻鮮明生動,不像一些歐美翻譯作品般艱澀難懂。因此,我的青鱗女神啊!我以難得的快速把書看完。

故事發生在名為「奧特蘭提斯」的大陸--名字極類似歐洲神話中沈沒大海的亞特蘭提斯--在創世神話裡是由黑寡婦編織、魚仙保護並預言將因朱鳥的詛咒而毀滅;最後由朱鳥「毀滅世界」的部份,被預言家認定將由鹿人應驗「狂魔預言」。於是由天真無憂的羊人們開場的故事,隨著其中隱瞞身世的鹿人遺孤「葛笠法」被野心家發現,便急速往狂亂哀傷的悲劇之路傾斜而去……

就因為原以為自己是羊人的「葛笠法」其實不是羔羊,而是預言裡將毀滅世界的鹿人,令他被大反派「豬人」給擄走;和他感情很好的羊崽弟弟「亞儕」竟然也不是羊人,而是頭被當成羊來養的「狼人」!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兄弟情誼,亞儕無論如何也要營救被壞蛋綁走的兄弟,促成以營救兄弟為任務的遠征隊。

雖然和著名奇幻小說《魔戒》(Lord of the Ring)同樣組成「遠征隊」,但剛形成的羊人遠征隊裡儘是老羊與天真爛漫的年輕人,與裡佛羅多的遠征軍相較完全沒有精強的戰士角色,有的僅僅是如哈比人皮聘般快活的羊人雜牌軍,讓人不禁為他們安危捏大把冷汗。

《狂魔戰歌:預言之子》一書除了人物系統有自己的特殊設定外,在難免的戰鬥場面上也有獨到的新意、設想了與現實同時存在的「心海」世界,令戰鬥除了需顧及現實中的打鬥外同時得用心靈魔法攻防。什麼是「心靈魔法」呢?譬如這段敘述「被人隔空碰觸的詭異感覺,滲透他的心智……」心靈魔法能產生真實效果,力量甚至可以大到改變物質世界。

就因為這樣,被壞人擄走的天生好羊葛笠法,在壞人根據「狂魔預言」刻意虐待他的對待下心智越來越扭曲、力量也越來越強大,開始呈現出預言裡的狂魔樣貌,眼看就要走上令人哀傷的不歸路……如同掉在冷雞湯的蒼蠅只能無助地任人擺布。好人不該被如此對待的。

而害葛笠法遭遇這一切的軸心「狂魔預言」,它的本質究竟是什麼?「預言」真是命定將發生的事嗎;還是信奉預言的人執念下,群策群力趕鴨子上架塑造的相應現實?這恐怕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般的難解問題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管在任何世界誤用信念的力量都很可怕,打著宗教信仰為旗幟的戰爭悲劇難道還不夠多嗎……

話說回頭,這本《狂魔戰歌:預言之子》紙本書是初始字數三十萬的小說「上冊」,所以儘管我火速把手上的試讀書看完,仍然不知道葛笠法下場如何?只能眼巴巴盼著「下冊」。我向來較喜歡有圓滿結尾的故事,不曉得這回我將得到什麼……但願是粉紅色系或淡藍色系的結局,嗯?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