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9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9

09

 

【我們是彼此的主角,還是過客?】

 

  當真心碰到真心的時候,到底會發出什麼聲音?很多事情都要長大之後才了解,十六歲還懵懵懂懂,可能只顧著往前衝,也可能一昧的往後退,或者還站在原地,分不出什麼是真心、什麼是迷戀,也許還不知道這種感覺要用什麼詞去解釋,也許還會想著這種感覺有沒有屬於自己的名詞。

 

  至少我現在聽到的,只有鋼琴聲。

 

  冬天到了,學期也過了一大半,像這樣子兩個人安安靜靜待在音樂教室裡的日子也過了快三個月。學校制服也換了季,襯衫從短袖換成了長袖,女孩們從裙子換成了長褲,不管男生女生都會穿上清一色深藍的毛衣或者背心,然後裹著外套一整天不肯脫下來。

 

  我透過鋼琴面看向身後的詩彥,他把課桌併在一起躺在上面,小說蓋在臉上,好像是睡著了。我停下雙手,教室裡沒了琴聲,瞬間好安靜好安靜,只聽得到我走向他的腳步聲。

 

  輕輕的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我小心翼翼地拿起他臉上那本小說,好奇的翻了翻,對奇幻小說一點都不敢興趣的放到旁邊的桌上,回過頭,看著他的睡顏,我才發現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的看過他。

 

  瀏海蓋在額頭上,眼睛緊緊閉著,睫毛不太長,卻總是讓那雙眼睛多了些靈動,高挺的鼻子還帶著一點有節奏的呼吸聲,雙唇微張,整個人毫無防備的樣子。普普通通的一張臉,可是我知道他有一顆溫暖的心,還有一張陽光的笑容,對人總是溫柔。當然也是要看人啦,他對于佳的時候就是一邊不留情的嗆聲,一邊做些貼心的舉動。

 

  我想于佳對於他是特別的,畢竟從小一起長大,總是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班,雖然他們兩個嘴上都說是孽緣,但其實都很慶幸對方一直在自己身邊的吧。記得亞如曾經問我關於他們兩個有沒有愛情的問題,我覺得我輩子都不可能認為他們之間除了親情之外還能有什麼。

 

  親情,對啊,他們之間才不是友誼,他們已經彼此不可或缺到這個程度了。

 

  有時候我都會覺得自己在他們的世界裡是多餘的,總是他們拉著我去福利社、一起搭公車,或者一起吃飯,然後我會靜靜的待在一邊看他們兩個吵嘴打鬧,偶爾出聲勸勸,偶爾被他們其中一個人當擋箭牌,偶爾太過激烈還會被億賢拉開,說著我們看戲就好之類的話。

 

  『他們的世界很難進去,對吧?』

 

  這是某一天,億賢把我從那兩人的暴風圈裡拉出來時說的一句話。那時候我不懂,但現在我好像能看得出一點點了,我和億賢都一樣,在他們的世界裡時都太過安靜,總是看著那兩人玩樂,自己站在一旁微笑,很多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安靜,其實可以加入的、其實可以跟著附和的,但我們都沒有。

 

  所以其實我是很珍惜這段跟詩彥獨處的時間,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態,也許因為他是班上第一個跟我講話的人,也許他是班上第一個願意跟我成為朋友的人,也許是他把我心防慢慢的卸下,或者說是他讓我進去了他的朋友圈,讓我認識更多人。老實說我知道他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比起億賢和于佳……但我想我是出於感激的吧,是他讓我不再那麼害怕人。

 

  幾年後想想這個寧靜的時刻,真恨不得鎖住那個時候的時間,整個世界只有我們兩個人,沒有煩惱,也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好好的在一起。

 

  不過不可能的啊,就算再怎麼喜歡這樣的時間,我們都會畢業、都會長大,最後一點聯繫都沒有的各奔東西,這是每個人的必經過程,我知道的,每個人都是每個人生命中的過客,真正能夠長久陪伴自己的,真的沒有幾個,即使我真的很希望他會是那珍貴的其中一個。

 

  的確,他是陪了我好幾年,只是陪的方式,讓人痛得幾乎窒息。

 

 

  強勁的冷風突然從窗戶灌進來,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站起身往窗邊走去,關了窗子後卻沒有回到他身邊,反而開了門走到走廊邊,倚著欄杆。

 

  我怕冷,每到冬天,我的指甲絕對都會變成慘紫色,可是我卻最喜歡冬天,喜歡冬天刺骨的風,喜歡迎著風站著,喜歡把自己包得緊緊的、胖胖的,這樣好像就有種被人擁抱的錯覺,整個人、整顆心都暖暖的。就像現在一樣,冷冷的風、暖暖的心。

 

  「這樣會感冒的,你知道嗎?」

 

  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可是當我正要回頭時,脖子瞬間一暖--低頭一看,是詩彥的圍巾,剛剛被他拿來當作枕頭的……不對,他什麼時候醒來的?「詩彥!」

 

  「幹嘛一個人站在外面?不冷嗎?」似乎是發現我想要脫下圍巾,他瞪了我一眼,逕自在我的脖子上又多繞了一圈。

 

  他就是這樣,整個人像是一顆太陽。

 

  「冷啊……」我從來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好像一直有種讓人無法拒絕的吸引力,轉開視線,我看著欄杆外觸手可及的樹葉。「可是我喜歡這樣。」

 

  「以後穿厚一點再出來,聽到沒有?」

  「嗯。」

 

  我轉頭,卻只看到他豎起領子的動作,肯定很冷,卻願意把圍巾借我。「詩彥……」

 

  「怎麼了?」他看向我,而我又把頭轉開。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今天特別不敢看他。「謝謝。」

 

  「謝什麼啊!」他笑了,揉了揉我的瀏海。「你不感冒我才真的要謝謝你。」

 

  我笑了,其實我很喜歡他揉我的瀏海,好像特別隨意、特別舒服,好像我們很親近一樣。

 

  很多人都會對音樂教室產生一些夢幻的想法,小說或漫畫的男主角會不小心聽到鋼琴的聲音而被吸引去音樂教室,在窗外看見裡面一個長髮披肩的女孩正在彈琴,然後一見鍾情。

 

  但我們都深知這只是狗血到不能在狗血的劇情,沒有人知道眼前的人會不會是自己人生的男主角或女主角,也許對的人在自己的眼前慢慢遠去,自己卻一點都沒有發覺。

 

  像我,就是那種笨蛋。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