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3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3

03

 

【不然,我陪你吧。】

 

  填鴨式的教育中,似乎少不了更多的競爭心態。沒有特別專長的普通高中生,能做的好像除了念書就只能念書了,每個身邊的學生腳步匆匆,彷彿前方有什麼目標等著達成,卻沒有幾個人真的能夠看清那目標的背後有沒有吸引人的獎品,或者是那個目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老師說的、父母說的、課本要求的、上課教的……到底哪個是自己說的?

 

  也許成年以後,出了社會,這些目標都將不會出現在人生的選擇題裡,因為這根本不是題目,而是正確答案。

 

  「一個人在這邊發什麼呆?」是于佳,雙手交疊在欄杆上,一手還拿著礦泉水,雙眼看著我剛剛看著的方向。

 

  「沒什麼啊,就只是剛剛那個小考不及格而已。」我轉身靠在欄杆上,面對來來往往的走廊。

 

  「學長姐他們都說習慣就好了。」

  「不過習慣不及格好像不是什麼好事。」

 

  「是沒錯……」他將水瓶遞給我。「但是不管你願不願意,到最後都會麻木的。」

 

  到最後都會麻木的。因為這只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去在意,也根本不用為了這一點事情去感嘆什麼。

 

  我低頭看著手上的水瓶,看見身後的陽光映在水裡的光彩。肩上多了一股重量,我轉過頭去看于佳,他卻只是輕輕柔柔的拍了拍我。「現在想有精神想這些,倒不如抓緊時間把明天的科目看完吧。」

 

  他沒有拿走我手上的水瓶,反而瀟灑的丟給我一個背影,還有一句話:「幫我拿去體育館給彭詩彥!」

 

  體育館……啊,我都忘了,這兩節課會空出來是因為要選社團,而我卻拿來發呆了,現在想想都有點浪費,畢竟社團活動時間,本來就是給我們放鬆用的。

 

  我慢慢的走在往體育館的路上,期間經過了很多正在招生的社團,也停下來很多次,卻一直沒有真正能夠吸引我的,也許是因為我太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反而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了。

 

  「嗨,曉語!」打斷我胡思亂想的是我一直覺得很好聽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在聲線上曬了太陽似的閃閃發光。

 

  如果我是一片海,那麼一生中最光榮的事情大概就是能夠反射他這一聲呼喚。「嗨!」

 

  「你怎麼會來?」他一身運動服,快步跑到我面前,額邊的汗水彷彿說明著剛剛在球場上的熱血廝殺。

 

  我搖了搖手上的水瓶,輕笑。「于佳要我幫你送來這個。」

 

  他接過水瓶,轉開,滿臉無奈的笑意。「那顆桃子就是這麼懶。」

 

  環顧整個體育館,除了幾個球類社團在活動之外,不外乎還看到角落三三兩兩的女孩們,時而尖叫著某個球員的名字,時而抱在一起笑得燦爛,眼裡滿滿的少女情懷。

 

  「你是哪個社團的啊?」

  「你還沒選社團嗎?」

 

  幾乎同時,我們出聲問彼此問題,然後在緊接的下一秒看著對方笑了出來。

 

  「其實我還沒選,只是每個社團都先試玩看看。」他輕鬆的說著,即使沒有人示意誰先說誰後說。「你呢?」

 

  「嗯,我也還沒,感覺沒有一個特別吸引我的。」我抬眼看他,剛好對上他的視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很美好。大概是因為他身後的陽光,大概是我出了幻覺,以為自己看見了天使……一個表情有點傻愣愣的天使。「彭詩彥?」

 

  「……啊?」他看起來有些慌張,東張西望的。「你等我一下喔。」

 

  「喔。」我看著他跑到另一邊的看台,拿起自己的東西一副要走,跟場上的人打了招呼就往我這裡走來。

 

  「走吧。」

  「去哪?」

 

  我不明所以,他卻給我一個微笑。「去逛逛啊,我們不是都還沒有選社團嗎?」

 

  邁開腳步,鬼使神差的。那時候我不知道一直吸引自己的其實就是眼前的人,好像他在哪裡,而我就會想要在哪裡的樣子。我想,我是喜歡這樣安安靜靜並肩的感覺,有點愜意、有點悠閒,也許還有一點點當時沒有察覺到的模糊粉色。

 

  「你的興趣是什麼啊?」

 

  「嗯……」即使心底早已有了答案,我還是猶豫了一下,畢竟放眼望去根本沒有一個社團是跟我自己興趣相投的。「音樂。」

 

  其實打球、跑步或者畫畫、跳舞我都很有興趣,唯有音樂真的熱愛到了骨子裡。

 

  「音樂?」他指著前面不遠的熱音社和吉他社。「那個呢?」

 

  我搖搖頭,因為我並沒有很喜歡流行樂。

 

  「那……那邊的呢?」他又指向另一邊的管樂社和合唱團。

 

  我又搖搖頭。「我唱歌不好聽,還有啊,那個管樂團的風格是爵士。」從他們的演奏就聽得出來了,雖然不是我很討厭的即興爵士,不過我還是不喜歡這樣熱熱鬧鬧的感覺。

 

  對了,熱熱鬧鬧。雖然跟很多人一起完成曲子會比一個人來得更有成就感,但是我好像就是習慣一個人面對樂譜。

 

  「你呢?」不想他繼續把焦點放在我身上,我停了下來,那個位置正好可以看見所有社團的招新海報。「你喜歡什麼?」

 

  「我喜歡唱歌,可是不喜歡熱音社那麼嘶吼,也不喜歡吉他社還要彈吉他……」他轉頭看了我一眼,甩了甩右手。「手會很痛。」

 

  「合唱團呢?」我問。

 

  「我學不來他們那種唱腔。」他笑了起來。「看起來我們兩個注定沒有社團可以參加了。」

 

  「這樣可以嗎?」如果只有我一個人這樣,我當然無所謂,但……「我可以隨便找個地方窩著,可是你……」

 

  「嘿!是音樂教室!有鋼琴耶!」他突然興奮的聲音把我的打斷,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已走到盡頭的那間教室裡。

 

  跟著走進音樂教室,我看著他坐在鋼琴前面。「你會彈鋼琴嗎?」

 

  「不算完全不會。」他說著,放上雙手,琴聲隨著指尖的指揮而流洩,高音敲打得像是音樂盒那樣清脆的音色,聽得出觸鍵很生疏,但旋律本身是好聽的,不過沒有幾個小節就結束了。

 

  「怎麼不彈了?」我坐上氣壓椅與他並肩。

 

  「後面忘了,哈哈哈……」他兩手一攤,琴面映上他的笑容,不是無奈,而是無謂。「你會彈鋼琴的吧?」

 

  我點點頭,卻沒有把手放上琴鍵。

 

  「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一直覺得你身上有一種氣質。」

  「什麼?」

 

  說我氣質的,他倒是第一人。

 

  「剛剛才想到的,你身上給人一種學音樂的氣質,而且還是古典音樂的。」他沒有轉頭,只是很準確的從琴面上抓到我的視線,害我一點都移不開。

 

  的確,他沒有猜錯,我是學了很久的古典鋼琴,但我從來沒有發現自己身上還帶有這種純情漫畫才會出現的特質,也許就像咖啡師身上總是有種咖啡香、藥劑師擺脫不了身上的藥味……之類的等等。

 

  「學校好像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選社團吧?」我問,而他想了想,點頭。

 

  「你想待在這?」

 

  「嗯。」我站了起來,環顧整間教室。「這樣好像更輕鬆自在一點。」

 

  一個人,清清靜靜的。

 

  許久,我們都沒有出聲,要不是他還繼續彈著那首歌,我大概能聽到我們兩個呼吸的聲音。

 

  「不然,我陪你吧。」

 

  爆炸性的提議,在我反映不及的情況下莫名其妙的就這麼定了下來。原本是想要獨自享用這兩堂課的清閒,但是現在多了一個人,好像……

 

  也沒有那麼不好。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