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01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01

01

 

5-55-6

 

  總是不喜歡這樣被孤立的感覺,特別明明都是新生,可是身邊的同學好像都認識的時候。

 

  從鄉下到都市裡念書,就像是從一個國家搬到另一個國家似的,儘管語言沒有不通,卻相礙於生活方式的牆。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會覺得好像也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空氣灰了一點,天空也灰了一點;星星暗了一點,連心也暗了一點。

 

  當每個星系亂哄哄的時候,只有我的世界安靜。所以我翻了翻新課本,其實根本無心於內容,就只單純的翻翻看看,好認清自己現在身在何處、該做什麼、什麼身分。

 

  我含了一口牛奶。果然這時候還是吃東西才感到幸福……

 

  「嘿!」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我轉過頭,是我以後幾年都忘不了的笑容……當然,這是後話。

 

  我沒有出聲,只是看著他。或許是因為陌生的環境、或許是個性使然,我覺得這樣的反應再好不過。

 

  「你生活雜記有寫吧?」

  「嗯。」

 

  我點點頭,而他依舊保持著那張笑容,但眼睛裡卻有更多的不明,但這不明很快就破解了。「借我看好不好?」

 

  我不明就理,卻還是將自己的雜記本遞了出去。敢情是待會兒就要交了,這人卻還沒寫半個字吧。轉回正面,我知道寫東西的時候盯著別人看不好,索性繼續翻我的新課本了。

 

  「孟曉語。」

 

  「嗯?」聽到身後的叫喚,我又轉過身去,卻看見他拿著我的雜記本,卻感覺還沒翻開。

 

  「你名字挺好聽的。」他將手上的雜記本搖了搖,我的名字瞭然的也跟著晃在眼前。

 

  我輕笑。「謝謝,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他挑了挑眉,拿起筆,低頭就開始書寫自己空白的雜記本,似乎沒打算回答我的樣子。我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早知道晚知道,都是要知道的,才不在乎這一點點時間,還有這一點點覺得不禮貌的瞬間。

 

  他寫他的雜記,我繼續看我的課本,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的,是肩上突然多了的微微重量。轉頭,掉落的是兩本雜記,一本是我的,另一本……

 

  「彭詩彥……」我看了看名字,回頭看著那個坐在我後面的男生。「是你的?」

 

  他點點頭。「我都看過了你的雜記,禮尚往來,我的也給你看吧。」

 

  我笑,將他雜記上的灰塵拍掉。「你名字也挺好的。」

 

  「當然,我爸爸取的呢。」

 

  瞧他得意的樣子。我沒回應他,倒是翻開了他的雜記,是他說的,禮尚往來。

 

  我側著坐在椅子上,而臉側傳來的奇妙感覺我並不是不知道,就是一雙眼睛盯著自己那樣的不自在,又或者說是盯著我手上這本不屬於自己的雜記吧。

 

  雜記並不是很長,我看完了,轉頭看向他,他倒是沒有閃躲我的眼神。

 

  「還可以吧?」他問。

 

  我點點頭。「兩個錯字,」我看著他突然緊張的神色,腦子裡想起不久前他得意的模樣,一笑。「再見的『再』,不是在不在的『在』。」

 

  「啊!」他抽走了雜記本,迅速塗改著。「謝啦,曉語同學。」

 

  「噗,不客氣,詩彥同學。」我笑著轉回去。

 

  笑,大概是因為覺得跟新同學的初次交流還不錯吧。

 

  那個時候我可能還沒學會想那麼多,笑容純粹是慶祝新的生活、新的友誼、新的空氣、新的自己,每個人都無法預知自己的未來,也看不見明天的變數,時間依舊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們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選擇題,不同的答案帶自己到達不一樣的結果,然後又是新的問題等著自己解決。

 

  而年幼的我,還不知道因為這個人,會帶給自己的生活多少未知和變數。

 

  沒多久,老師進了教室,一開口便要收雜記本,同學們紛紛起身,我自然也跟著站了起來,眼前卻突然出現一隻手。我抬眼,看向他--彭詩彥。

 

  還是那個笑容。「你幫我找了錯字,我幫你交吧。」

 

  「沒關係,我……」

  「不用謝。」

 

  我低頭看了看空了的手,再看看他走到台前的背影,慢慢的坐回位子上。他是好人,至少我目前為止的認知是這樣。

 

  他走了回來,調皮的在我彎下腰做了個童子軍禮,智仁勇三根手指放在額邊。「任務完成!」

 

  我笑,抬手回禮。原來跟同學混熟也不是難事啊。

 

  「喂!5-55-6那兩個,上課不要玩好嗎?」班長的聲音在台上響起,只見他指著我們兩個,口氣雖是嚴肅的,表情卻寫滿著害羞。

 

  也是啦,上課第一天就要這樣兇還不認識的同學,不怪他。

 

  教室回歸寧靜,我看了看這塞滿四十多人的小小空間,不禁莞爾,都市就是這樣,房子塞、車子擠,連教室座位都可以這麼靠近。

 

  我在第五排第五個位子,而坐在我後面第五排第六個的有彭詩彥。

 

  轉頭,我對著他聳聳肩,他做了個鬼臉。

 

  「彭詩彥你怎麼這麼快就跟人家混熟了?」坐在我右後方的高壯女孩帶著損人的語氣說話,卻放出友善的眼神。「孟曉語我跟你說啊,這傢伙別招惹,他不是好東西。」

 

  「喂,你幹嘛抹黑我?」

  「我只是陳述事實。」

 

  我看著他們壓著氣音鬥嘴,卻沒有加入,純粹震驚於那女孩知道我的名字。「你們認識很久了嗎?」

 

  不知道是因為我說話,還是因為他們早就安靜下來,剛剛鬥嘴的兩人突然相視而笑,接著女孩朝我伸出手。「我叫桃于佳。」

 

  「叫他桃子就可以了!」

  「你才是澎彭洗髮精!」

  「那是沐浴乳!」

 

  我笑了笑,打算「勸架」。「那個,于佳……」

 

  「4-65-55-6,太多話了是不是?下課後來辦公室找我!」我話都還沒說出個頭,就被老師從遠處講台的大吼給震住。

 

  我坐正,盯著課本卻笑了出來,後面兩個人還在低低的互相推卸責任,當然,是在壓低聲音的情況下。而我竟開始羨慕這樣的友情,畢竟長那麼大,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跟我這樣隨意打鬧,就算認識很久的,也都會保持著一個奇妙的距離,像是一道玻璃牆,又像是兩條曾經有過交集的直線……

 

  很多人都拿平行線當舉例,拿來比喻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可是相交線的悲哀誰看得到?因為過了交集點之後,就是漸行漸遠。可是這樣的一個交點,卻又彌足珍貴,等過了之後就會無限懷念,就像當時的我根本無法想像幾年之後,也不會知道我跟他的線,到底是直的,還是曲折的。

 

  不過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至少在他走進我生命中的第一個交點,就是這裡。

 

  座前座後,以及一個課桌的曖昧距離。

 

=======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