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告白-楔子

2015/7/7  
  
本站分類:創作

匿名告白-楔子

#楔子

 

【突然,好想你。】

 

  你還記得嗎?

 

  那個時候懵懂的我們,還有打打鬧鬧中領會不了的曖昧。人家都說粉紅色最配藍色,可是當全校的男生女生都穿著藍色的、粉紅色的襯衫,為什麼我卻只能記得你喜歡鬆鬆垮垮的掛著深藍色領帶?當然,甚至還記著你每一次、每一次搶走我的紅色蝴蝶結。

 

  有關你的一切,我真的全部都記得。

 

  「喂!你給我過來喔!」

  「才不要!你想搶回去就來追啊!」

 

  下課鐘剛響,一個小男生從教室裡衝了出來,經過我的時候還回頭對追著他的小女生做了個鬼臉,而他的手上是一個紅色蝴蝶結,就像16歲的我們,無憂無慮的追逐。

 

  像風一樣的,一藍一粉的身影在樓梯口消失。

 

  「他們是不是在交往啊?」

  「你也這樣覺得對吧!早就覺得他們太曖昧了啊!」

  「不如我們去跟班上說?」

  「好啊好啊,糗死他們!」

 

  可是,16歲終究不是可以負荷愛情的年紀,在意的事情總是放在錯誤之上,真正應該注意的卻忽略了……也許跟我自己太過遲鈍有關係吧,而你又太過聰明。穿著制服的愛情,要說是種憧憬,更像是禁忌,因為伴隨著束縛,所以會產生害怕。害怕之後學會了猜測,卻沒有學會理智,糊里糊塗的亂猜之後,也沒有猜到自己會不會受傷,受傷了也不記得要療傷,就那樣一而再、再而三,用自以為的答案割傷自己,還要時間讓傷口結疤。

 

  而時間就是這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魔法,等自己有勇氣淡然面對的時候,才發現再也回不去了。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去向、你的近況,還有你現在找到幸福了沒有。

 

  鬼使神差的,我回到這個我一直不敢回來的地方,踏進不敢踏進的校門,甚至去逛過所有留下我們影子的角落,去見見那些跟我們有一樣記憶的人。然後像現在,心底平靜得像微風,吹過回憶也輕輕柔柔、不聲不響。

 

  我不痛了,你呢?

 

  「報告。」

  「請進……哎!這不是孟曉語嗎?」

 

  我笑了,班導師除了多了幾根斑白的髮絲,其餘依舊。而就是這種物是人也是,才更讓人懷念。「嗯,老師好。」

 

  「好久不見!長大了啊!」班導師笑著拉我坐下,還向旁邊幾雙盯著我的眼睛介紹。「你們幾個,快叫學姐啊!」

 

  「學姐好!」

 

  「嗨!」我有些難為情,這樣年輕的活力,除了讓我看見16歲的自己之外,可能什麼也沒有剩下了。

 

  「你現在應該大學畢業了吧?」上課鐘響,支開了幾個小朋友,班導師還給我倒了杯茶。

 

  「嗯,前幾天畢業的,想說終於擺脫了學生的身分,回來想想自己到底怎麼熬過來的。」我雙手握住杯子,以杯就口,鼻間舌尖全是茶香,手心也溫溫熱熱的,這種感覺真好,就像回家一樣。

 

  「說得好像被我虐待一樣。」班導師也許看我依舊是小女孩,伸手就往我額頭上一推。「但你那時候突然瘋了似的念書,本來愛笑的都不笑了,真讓人擔心。」

 

  看著班導師的表情,我卻只能苦笑。「現在不這樣了,那時候壓力太大了嘛。」

 

  「不這樣就好了,你就是老喜歡把事情壓在心底,又喜歡給自己很高的標準。」

 

  所以說長輩總是可以看透年輕人的心,何況是一個在學校裡照顧自己三年的「母親」,然而做為「孩子」,為了不讓他擔心,善意的謊言總是一個又一個。

 

  課業壓力只是一種藉口,一種為了麻痺自己而裝作忙碌的表象。

 

  「現在畢業了,有想過做什麼工作嗎?」

 

  「在大學的時候出過幾本書,現在也一直在寫作。」我看著班導師又是點頭又是微笑的,繼續說了下去。「以前不是老說自己想當老師嗎?但是沒去修教育學程呢,用自己的專業去補習班當作文老師了。」

 

  「還以為你會繼續練琴的。」

  「琴當然還在練啊,也接了幾個學生在教。」

 

  其實有時候,身體會不自覺的去堅持那些心裡最想忘記的東西。對音樂的熱愛,或許不能因為蒙上了一個人的陰影而從此失去,因為那樣的悸動不一樣,愛的種類也不一樣。

 

  「你一直是很能計畫自己未來的孩子,當其他同學都還搞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時候,你卻已經在為了夢想努力了。」班導師的語重心長,卻只讓我感嘆自己的早熟。

 

  「現在也是啊,一個夢想達到之後就會有更大的夢想產生。」青春期的我,當然跟同學一樣會徬徨,可是徬徨的不是自己的未來,而是為了夢想,我該走哪一條路才對。「不過我發現我還是只適合自由自在呢。」

 

  彈性的工作、彈性的時間運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這也是我覺得你最不理性的地方。」

 

  我還是笑了,除了笑,我還能做什麼呢?就像赤裸裸的站著,被人看光光的感覺。「我不覺得哪裡不好,只要過得開心就好啦,我只要養活我自己就好啦。」

 

  「是啦,開心就好。」班導師點點頭。「對了,你要不要去把你們以前在學校後面埋的時空膠囊挖出來?」

 

  「嗯?」

 

  「之前你們班有辦個同學會,為了回來挖那個時空膠囊,但是幾個沒來的沒挖出來,還埋在那裡呢。」說著,班導師從櫥櫃裡拿出一個小鏟子。「去吧。」

 

  我拿著小鏟子,卻不知如何是好。心裡又開始滿了起來,為什麼不能像午休之後的走廊,這樣空空蕩蕩呢?我知道那年我寫了什麼,根本不是什麼期許,就只是埋下了一股衝動。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

 

  腳步不知不覺的停了下來,我愣在了原地。鋼琴聲?

 

  這首歌我認得的,是《他約我去迪士尼》……其實是高中畢業之後很久才無意間知道了這首歌的名字,因為我一直都只聽過前奏而已,但只是前奏,就夠讓人印象深刻。

 

  或許這樣簡單的甜蜜才更吸引我吧,再次踏出步伐,我卻不是往學校後面走去,而是上了樓,去找回憶最多的音樂教室。

 

  鋼琴聲隨著我的靠近而漸漸清晰,音符在空氣中舞動,卻僵硬了我的視線……

 

  『這是什麼歌啊?』

  『我也不知道耶,我哥就那樣直接教我,我記位置彈的。』

  『是喔,那等你問到歌名的時候跟我說好不好?』

  『好啊!』

 

  回憶的身影在我眼前併肩,可是鋼琴聲卻實實在在的傳到我耳裡。原來不是幻聽、也不是回憶……

 

====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