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談速寫-《紙房子》

2015/7/6  
  
本站分類:創作

亂談速寫-《紙房子》

  到了T紀元,那些砍倒整片樹木而矗立的建築群,也被根除了,如行道樹般零星散佈的留存古蹟,點綴性的供人遊玩憑弔。

  我仰頭看路邊成排並列的「屋塔」,分層別類的停放「車屋」,人把房子安上輪子、不動產變成動產之後,像長了翅膀得到無比自由,不用再為了祖產老宅死守在一塊土地。「空屋」被世界高峰會議指控為空間不足的罪魁禍首後,沒幾年功夫各國就開始鏟平建築物,可移動的辦公大樓、家庭和旅館,果然消減了地域偏見、活化了地表空間。

  尤其是我這樣大學畢業後,不想受任何拘束的人,離開了父母的家庭,向政府申請一間紙房子,就有了擋風遮雨的棲地,沒錯,如你所想,T紀元的流浪漢,也從地下道、屋塔角移除了。白天人潮穿梭的廣場,晚上像古老的露營營地,架起了可開閤的「房樓」,我用DNA領出我的摺疊紙房子,想住幾樓就搬到幾樓,隨興找個空位安放,一坪大的立方體,一分鐘就能定位四角、接通能源,展開智慧的空間功能,視聽娛樂什麼都有,盥洗馬桶簡易俱全。

  房樓收起來的時間,我去圖書館、美術館、運動館、歷史博物館……各種空間,浸淫在知識與美學的饗宴,專注在體能鍛練或某個議題公案的辯論,偶爾貢獻一下時間擔任志工,我可以變身成任何一種人,學者、作者、運動員、評論家,又保持客觀不涉入的立場。

  這麼安然舒暢的過了一年多的今晚,我慌了,我領不出我的紙房子,是單純盜領?還是有人竄用我的身份?我的存款經不起住旅館,低溫五度的寒流中,我恨奪走恆溫房的賊,我想回爸媽家暫住一晚,他們和我朋友一樣散居太遠,我也付不起那麼多車費。

  我在路上閒晃苦思對策的時候,看見兩個小孩跑進別墅車屋時沒關好門,從窗口微光觀察了下屋內動靜,我大膽溜了進去在倉儲間睡了一晚,第二天醒來,這家四口竟然開到了海邊渡假,健壯美麗的夫妻陪活潑的子女在沙灘戲水,我搶時間,趕開冰箱一口氣吃了三餐,已過去的晚餐、早餐和快來到的午餐。

  慌張中,我躺回漆黑的倉儲間,壓抑斷不住的打嗝,我發現到自己像一隻老鼠,原來我得意的自由是邊邊角角的移動,核心機關全進不了,我沒有歸屬任何團體的頭銜,我只擁有自己的DNA。

  於是,我又趁一個縫細溜出豪華車屋,想盡辦法搭乘順風的車與車屋,回到有我紙房子的廣場,在夜幕降臨而房樓未起的廣場中央,空曠中痛哭了一場,抱著哀莫大於心死的傷悲,我登記查詢消失的紙房子,它竟好端端的讓我領回,並標註已維修完畢。

  操他媽的紙房子!

 

  我明天就去找一個工作,搬進單位的車屋宿舍。

 

※ 謝謝千惠鼓勵,開筆嘗試「亂談速寫」。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