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俄羅斯帝國的領航者—彼得大帝 連載第三集

2018/12/18  
  
本站分類:藝文

【人物誌】俄羅斯帝國的領航者—彼得大帝 連載第三集

Part.3 來蓋新首都囉

 

★前言

 

現今到訪聖彼得堡的遊客,大多數都會驚嘆於這座「北方威尼斯」的富麗堂皇,就連俄國文豪果戈里都折服於聖彼得堡的偉大而寫出許多不朽的名篇。只是,這座被眾人的讚嘆所環繞的城市卻是由血淚所交織出來的……

 

★蓋在淚水和死屍上的城市

 

1703年,也就是彼得大帝首次敗給瑞典那年,彼得決定在最靠近歐洲的涅瓦河口的三角洲搞一座要塞,第一座要塞叫彼得堡羅要塞,立足點的名字挺可愛的,叫兔子島。但有學過基本地理的讀者都知道,三角洲很容易被洪水侵襲,而且當地的冷還是那種冷到會讓德國人怕怕的(誤)任何身心靈健康發展的人都知道這裡不是一處適於人居之地,但彼得卻不管這些,執意要在這裡進行建設,甚至還開始打起了將這裡變成首都的算盤……

建造聖彼得堡幾乎是當時所有人的惡夢,雙腳泡在冰凍的涅瓦河之中,用臉去接呼嘯的北風,同時進行沒日沒夜的建設,怎麼看怎麼違反勞基法,彼得還規定,任何要進入此地之人都必須繳納規定重量的石塊來作為地基,以阻擋洪水的侵犯。而在打好基礎後,彼得為了讓這裡看起來有首都的樣子,翻出了貴族的名冊,命令那些有五百戶以上農民的貴族必須強制遷入,富商,手工業者也接到了相同的命令。接著為了將物資送進新都城,運河和道路接連被興建。只是,這一連串的大興土木大大重創了國庫庫存。彼得為了宣揚國威而興建聖彼得堡的說法也不脛而走。

另外,首都內的行政機關也必須即刻從莫斯科遷移過來,彼得對於代表極端保守主義的莫斯科沒有半點留戀。遷至聖彼得堡的參議院從替出國的沙皇治國轉為沙皇的直屬行政機構,不遺餘力地推行沙皇的政策。彼得同時設立了委員會取代過去的官署,行政的規劃從一人決定轉為合議,而沙皇作為權力的最高擁有者仍然是無庸置疑的。

那麼,在戰爭結束之後,聖彼得堡還肩負什麼樣的功用呢?除了作為首都之外,擅長精打細算的彼得發現如果能把國家的特產外銷不就能賺取外匯了嗎?雖然當時已經有一個阿爾漢格爾斯港,但彼得才不鳥這些,他說:

「欸那個誰,你現在走過去,你看看你會不會掉進海中?」

「報告陛下,海面都結冰了!微臣敢打賭就算是一百個戈林走過去也不會有問題!」

「那你再告訴我,從這裡到莫斯科有多遠?」

「報告陛下!跟微臣和陛下心的距離一樣遠!啊不是啦,我是說真的蠻遠的,就算用快馬送荔枝也還是會壞掉的那種遠。」

「你們聽到了吧?這裡根本不適合作為我大俄羅斯帝國的港口嘛!我現在下令:所有輸出品的一半都必須經由聖彼得堡,不准有異議!」

確實,在彼得剛開始建造聖彼得堡的時候,就有很多人說可以用波羅的海來進行對西歐的貿易,只是當時大北方戰爭仍未結束,瑞典海軍搜捕的力道也在逐漸加大,這項計畫基本被束之高閣。

不過,戰爭結束並且簽訂尼斯塔德條約後(複習一下,此項條約讓俄國取得了波羅的海的控制權)聖彼得堡的重要性便暴增,彼得甚至為了阻擋源源不絕的舶來品,還得課徵高額的關稅。而波羅的海貿易的形成也促使國內貿易的興盛,運河道路接連興建起來。他還派了使節團到中國想探尋前往印度的道路,也命令維塔斯·白令進行北太平洋的探索(他是丹麥人,現今的白令海便以他的姓氏命名。這裡可以見到彼得用人唯才的中心思想)

 

★就算是神也不能擋在我面前!

 

在前文提到的委員會中有個宗教委員會,但神職人員認為他們不應該和世俗的委員會相提並論,彼得於是在1731年弄了個神聖宗教會議,用幾句場面話哄騙神職人員。他深明當初拱他上台和如今處處杯葛政策的都是這些神職人員,因此,削弱神職人員在宮中的影響力也是他的當務之急。

話說在1700年,當時的牧首阿德里昂蒙主寵召,而這也是彼得展開宗教改革的第一步。阿德里昂的前一任牧首約阿希姆是個和彼得極度不合的保守派,一會兒說剃鬍子就是丟掉了俄羅斯民族的光榮(跟清末民初時那些不願意剪辮子的人差不多)一會又覺得新引進的歐洲服飾醜到有剩,是拿去當抹布都會被僕人嫌棄的那種,然後看到大使節團就開始說三道四,覺得這些人都是「賣俄」族群,吃裡扒外,不三不四。彼得受不了這傢伙每天的大聲嚷嚷,便在隔年直接把已廢止的修道院官署重啟,大剌剌地任用世俗人員,擺明就是一副要跟反對派幹到底的狠勁。自此,教會不再和政權打對台,成為了沙皇的下轄機關。彼得不僅成功約束教會的威脅,還獲得了來自於教會的龐大收入。

處理掉教會的問題之後,彼得為了矯正那些每天喝酒取樂,毫無作為的鄉村神父,決定辦一間神父學校來好好教育這些人。當時的神父職位是世襲的,也就是長輩走了之後就傳給孩子,「神學」的觀念並不發達。此時,一位叫做費歐凡·普羅哥柏維奇的學者出現,他不僅支持彼得的宗教改革,接納世俗國家,也替彼得寫了一堆的專書,這其中就包含了教育神父的書籍——神職規則。這本書內容淺白,老嫗能解,所有鄉村神父都被規定有研讀本書的義務。只是,神學院的辦學績效卻是慘不忍睹。畢竟當時沒有貼著「XX學校臺大100人,醫學系50人」或「高額獎學金!不怕你來拿,就怕你不拿」這類標語滿街跑的公車,也沒有閒閒沒事的新聞媒體一天到晚在報哪些學校的哪些學生跌破眾人眼鏡考上名校這樣子的事情。森77的彼得就下令神職人員要學習希臘文和拉丁文,這項政策的要求原本是為了擴大服務人群,卻被神父群起反彈:

「欸不是吧!我們為什麼要去學異族的語言?我在這裡用俄語溝通不好嗎?現在是把我們當成奴工就是了?」

「對啊,自己招不到學生就怪我喔?慣老闆逆?」

接著更讓大家無法接受的事情出現了,1722年,彼得以國安為理由,下令所有神父公開自己聽見的懺悔內容,原本負責傳教等等業務的神父一夜之間變成了政府的眼線。彼得跨過了那條不可跨越的界線,正式讓教會成為了政府的「侍者」。

 

★晚年與結語

 

彼得雖然在國政上意氣風發,對內處理家庭事務卻不如預期,他的第一任妻子(17歲那年成婚的)生下了孩子阿列克謝,但這孩子卻是個徹頭徹尾的保守派,彼得對他越看越不順眼,撂下狠話說:

「你不聽我的話我就不當你是我兒子!」

阿列克謝也不甘示弱,在告解的時候說:

「真想看看那老番顛死掉的樣子。」

此時的神父竟然也語出驚人:

「別這麼說,老夫也很希望那傢伙嗝屁,他給我們的負擔實在太重了!」

彼得和皇子的爭吵越演越烈,彼得甚至說出「如果你不想為國家人民謀福祉的話我寧願把皇位傳給其他更有才能的人!」這類的話。

後來,阿列克謝逃亡到維也納(中間的理由是彼得說願意讓皇子加入丹麥遠征軍,不過不知為何阿列克謝突然就調轉馬頭逃之夭夭了。)氣瘋了的彼得怒吼著要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卡爾六世交出阿列克謝,否則不惜兵刃相向。卡爾看著這位歐陸大國的皇帝,想起他雄厚的軍事實力,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照做。被遣送回國的阿列克謝最後被判死刑,但還沒等到行刑當日就死了。有人說,阿列克謝的死是彼得親自下的毒手,但真相呢……?沒有人知道。

1725年彼得因病去世,在這之前的種種風波讓他沒有兒子可以繼位,讓之後凱薩琳的當政有了依據。當時的民眾對於大帝的駕崩普遍持正面想法,這位想法太過「前衛」的沙皇並沒有考慮到民眾的心理,雖然他實施的政策確實把國家帶往了更高的層次,卻不被民眾所接受,甚至有人說皇位上的彼得根本就是個假貨,真正的彼得早就在幼年期被「調包」了!

綜觀彼得一生,有前期的勵精圖治,也有對家庭生活的無奈,而這也是歷來多數君主的通病,在勤於國政的過程中疏遠了家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文末,我想引用波索施科夫的一句話做結尾:「我們的君主用一抵十的力量想把國家帶上巔峰,但底層卻有更多人在拉扯,想把國家拖入破敗的玄淵。」

 

—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