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匯與水客/古冬

2018/11/26  
  
本站分類:藝文

駁匯與水客/古冬

IMG_3646(1).jpg  駁匯與水客/ 古冬
   我們知道,僑眷大多靠僑匯為生。從前沒有這麼多銀行,更不會使用支票,郵遞服務又不普及,那麼遠在海外謀生的僑胞,如何把外幣兌換成本國貨幣,匯回去給家鄉的妻兒老小呢?那可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不若今日這麼便利,一封電郵就能辦妥。當年我的年紀尚小,不過憑藉記憶,還可以說得出一二。
   父親自小移民三藩市,我和母親則遠居鄉間。父親給我們寄錢,聽說先要在當地找家做駁匯生意的商行,把要匯的錢交給他們,他們就會辦理。
   原來這些行號皆與中國有聯絡,或者有聯號,兩頭相通,就成了一道橋粱。通常是父親先來信告知,將有錢寄回來,然後不久,母親就會接獲通知:「方便時請到三埠新昌鎮的永x號,收取銀兩。」
   我家就在新昌附近,一頭半個月總會去趁一次墟,到永x號倒也方便。日子久了,它幾乎就成了我們的銀號,甚至無須接到匯款通知,只要寫條收據,也能預支若干款項。
   不過,聽說父親經常有一筆錢寄存在他們那裡,以備不時之需,至於到底多少,就不得而知了。而這樣的交易,並沒有任何法例保障,雙方僅憑一個「信」字而已。
   那麼,這種做法有沒有風險呢?當年我還不懂,相信父母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永x號的生意做得很大,老闆又是遠房叔伯,我們每次趁墟,總到他們那裡坐坐,大家就像親人一樣熱絡。
   但不料有一天,老闆忽然跑到我們家來,對母親說:「很對不起,永x號做不下去了,店裡保留著一批最好的傢俱,你們喜歡的話,隨時可以去搬回來。」
   那就是說,我們是有些錢給他「吃」掉了。不過母親並非一個落井下石的人,不但沒有追究,連傢俱也沒有去取,叫父親換一家駁匯店便了。
   這是我家的情形。有些僑眷住得比較偏遠,附近沒有店號可做駁匯,或者駁匯店根本就遠在江門或廣州,自己去不了,那又怎麼辦呢?其實這樣更好,不用你奔波,店家會派「運財童子」直接把錢送到府上。
   這些運財童子就是水客,好像又叫巡洋馬,即常奔走於客地採購貨物的商人,有點像飛馳於海洋上的馬,無處不達。他們就憑著這種特性與能耐,終於成為中美橋粱上的車馬。
   我外公當年經常往返於三埠、江門與廣州之間,除了為自己採購貨物,也為僑眷們傳遞銀兩,而且常常是大筆大筆的。
   那麼,幹這行有沒有危險呢?當然有。最可怕的是海盜,聽說在廣州與三埠之間有個小島,就是他們的大本營,一旦出動,經過的船隻沒有不遭殃的。
   往返於這條航道上的主要船隻,叫花尾渡,兩層高,載人為主,不過本身沒有發動機,需由一艘甚至兩艘馬力強大的機船拖著或傍著,才能航行。這就是廣東話「拍拖」一詞的出處。
   有一晚,大船滿載著貨客,由廣州回航。外面風平浪靜,大家正睡得香,船員忽然奔走呼喊:「船被斬纜了,海盜很快就上來,大家趕快把貴重的東西收起來!」            
   但是說時遲,那時快,話剛落音,持槍的強盜已紛紛從快艇跳上來,被嚇得魂飛魄散的乘客,無一不被洗劫一空。
   我外公就在這條船上,消息傳來,霎時震驚四鄉。僑眷們正引領而望,都說好今天他會把錢帶回來的,誰知道發生這種事, 大家紛紛跑到他家裡去,期望有奇跡出現。
   果然,外公把帶回來的外匯逐一分發,令焦灼的僑眷一個個破涕為笑。        
   原來他把錢分裝在幾條腰帶裡,纏在身上,在海盜上船前一剎那,急忙跑到船尾,躲在廁所門後,因為強盜們專心在艙內搜掠,他就成了唯一的漏網之魚,辛免一劫。
   這個好消息同樣很快傳遍僑鄉,外公的誠信深得鄉親們稱頌,生意從此蒸蒸日上。幾年後就擁有自已的花尾渡,當了船主。(2017.4.1. 刊於世界日報上下古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