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寵的光環

2018/9/4  
  
本站分類:藝文

榮寵的光環

心水榮獲「澳華文化界傑出貢獻獎」證書獎牌 

 

 

       獲知「澳大利亞華人文化團體聯合會」將於九月廿九日、假雪梨車士活市舉辦頒獎典禮,今年度三位獲獎者是楊明書法家、喬尚明詩人,跨州的竟然是我?頒發給我的是「澳華文化界傑出貢獻獎」。

       聞訊後深感意外,也非常的開心和驚訝;開心是常情,我是凡夫俗子也就是平常人,並非聖人或經已擁有「寵辱不驚」的修行?

       驚訝隨之而來、這個聯合的文化團體遠在雪梨,竟然關注到全澳僑社活動;今年給我頒發獎章、獎狀、獎牌,令我頗為意外和感動。此團體十年前曾頒獎給梁羽生大作家、趙大鈍老師;三年前再頒給蕭虹教授、李承基先生與黃慶輝先生等。

       定居墨爾本三十九年的漫長歲月、為了感恩澳大利亞人民與政府對我一家的人道收容;到達新鄉後四個月,愚夫婦即開始工作自力更生,不再靠社會福利津貼。生活安定後在假日和週末投身社團,兒女長大了, 內子婉冰也隨著加入團體服務隊伍。

       我們出自感恩去為社會做點小事,從沒想到或要求任何回報? 1982年再從新創作投稿,因沒有改新筆名,仍然用「心水」署名。不意印支三邦的華裔難民分散西方各國,開始辦報、出雜誌、成立團體。社長或編輯們聽到「心水」原來在墨爾本,於是紛紛來函向我邀稿。當年用手撰稿,然後郵寄作品。一稿多投去不同國家的華文報章或雜誌,要花費影印及郵資,那些同僑熱心弘揚中華文化,經費大都短缺因而無法給作者稿酬。

       一九九三年中我的右手因工傷、而被迫離開了汽車零件工廠的機器操作工,當年專科醫生說我右手是「過度疲勞肌肉損傷」,不能再作任何粗工。更告誡不可書寫,除非用左手?

       我生性樂觀,心態都是正能量;雖無好勝呈強但卻也不甘認命? 右手被病魔折磨幾年,有位專醫告知痛症是「魔鬼」躲在手肌內作祟?反正不提筆還是痛、不寫白不寫、因而繼續「用寫作驅魔」多年,而被文友們視為「多產作家」?

       作品要感人,作家必定要深入生活,參與社團工作接觸面廣;我用「醉詩」為筆名創作大量雜文與時事評論。記得當年在新海潮報當編緝,到雪梨為報社聯絡廣告客戶,獲得卡拉馬打市與雪梨各社團熱情招待,曾被我批評的僑領們都寬宏大量包容我。

       從沒想到當文字義工、為團體撰文訊,做社區服務,撰作文章的一介書生,竟然獲得如此殊榮?真讓我覺得「受之有愧」呢! 感謝雪梨主辦單位諸賢達先進們,對遠在墨爾本的敝人如此厚愛,將如此亮麗的光環、如此高貴的榮寵頒贈給我。

       這次到車士活市領獎,將是我最難忘的一件盛事,衷心向「澳大利亞華人文化團體聯合會」的領導們,致以萬分謝意、感謝為這場盛會付出精神與金錢的全體朋友們。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