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小說> 姐妹花

2018/8/28  
  
本站分類:藝文

&lt;微型小說&gt; 姐妹花

     姐:小妹!自從妳坦白的告訴我姐夫老是去糾纏妳,我起初生氣到不再理妳。誰不好誣?對著正經八百的姐夫也狠得心講他是非,叫我怎敢相信?他這個走在路上向來目不斜視,怎會對妳這個小妮子動心呢?

     妹:我沒想到妳竟這麼信任人,姐妹一場,我怎會存心令妳難過呢?我不明白結果為什麼 會弄出這個樣子?

     姐:那天我無意發現一張塗滿了妳名字的書籤,那份震撼和傷心使我幾乎要用刀砍死他;在望到兩個兒女的閤家福,母性終於戰勝了嫉妒和仇恨。要給孩子溫馨的家庭是不能少了他,怎樣才能令他知難而退又不失去夫妻的感情是我經常思考的大難題。

     妹:有 妳這麼賢慧的太太,他不知幾生修到,居然還那樣沒良心。我恨死他,這種沒良心漢妳早早砍死他再好不過,以後叫我如何去面對這件事呢?想起來就作嘔。

     姐:明明安排到天衣無縫,我們就沒算到在緊要時刻他居然會良心發現 。事先他已知道爸媽去了雪梨探老二,家中只剩下妳一個人;我又故意出去,他相信我去摸四圈,不到天亮有時也見不到人影。種種跡象都是千載良機,尤其他已喝了七、八杯的酒,酒能壯膽,我就躺在妳床上關了燈,等著他摸黑伏上來。時間在我煎熬裡慢慢爬行而逝,沒想到竟睏睡過去,睜開眼已天亮,心理暗叫不妙,就匆匆趕回去。

     妹:我躺在妳的床上,想到他色膽包天的摸上我的床擁抱的卻是妳時,越想越好笑。只要過了今晚姐夫就會明白他的奸情已被妳識破。以後、他就會安份,當我迷迷糊糊的睡著時;他竟悄悄爬伏在我的身上,酒味濃郁,口裡叫著妳的乳名:阿嬌阿嬌我對不起妳!我嚇到睡意全消了,拼命掙扎,痛到我死去活來,他就是睡死過去了。

     姐:他一點都不知道睡在床上的不是我,因為每次他要求時,我都亂動一通,讓他覺得剌激好玩,沒想到妳反抗恰恰令他醉中相信床上的是我。唉!真是冤孽啊!

     妹:他醒後妳又赤裸裸的睡在他身邊,他應該不知道是我。妳看來一點也不再生氣,連嫉妒也消失了。為什麼呢?

     姐:他居然會天良發現,在如此好機會而懸崖勒馬,陰差陽錯給他佔了便宜。反正他都不曉得,我也就裝著什麼也沒發生,何況、他己不再去纏妳了。小妹!妳別要張揚呵,反正都是一家人嘛!

     妹:妳倒說得輕鬆呢!昨午醫生的報告出來啦,我己懷孕了。 妳!妳叫我怎麼辦呢?鳴鳴、、、、、、、。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