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黑手:《這個夏天,遇見妳》一抹綠新書朗讀會,故事之二(轉+合+孤島傳說)

2015/7/26 上午 11:00   資料來源:黑手黨部落格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幕後黑手:《這個夏天,遇見妳》一抹綠新書朗讀會,故事之二(轉+合+孤島傳說)

圖片來源/幕後黑手


  (轉)
 

  搶在公所舉辦的試膽大會開跑之前,我和女孩的試膽大賽已經開始了。 

  晚飯後,阿媽收拾碗筷邊嘮叨說海濱破屋不是什麼好地方,幹嘛人家一提就非去不可?女孩立刻安撫阿媽,希望她老人家不要擔心,還搬出阿明叔叔來說服阿媽,卻不曉得阿媽最擔心的就是叔叔,難怪得不到效果。 

  阿明叔叔晚飯後回家帶Tiya過來,說這是讓老婆知道家鄉歷史的好機會。不一會兒,小柴油車出現在柑仔店前,阿明叔叔把車停在門口,然後發給每人一支手電筒,準備帶我們徒步走向那個傳說中的恐怖廢墟。 

  沿路上,小女生和外國女孩有一句沒一句的招呼起來,語言不太能溝通,卻無礙熱情笑容突破隔閡,沒兩下,兩人已經可以說說笑笑,只是,一個說ABC、一個說ㄅㄆㄇ,那畫面還是有點逗趣。 

  不一會兒,通往屠刀老人廢屋的羊腸小徑三號來到眼前,我趁機拉開話題,想沖淡不願流動的氣氛: 

  易晴:叔叔,就是這條小路通往破屋吧? 
  阿明叔叔:嗯。好了!這裡就是今晚冒險的起點,我們確認一下手邊的工具。手電筒、礦泉水、曼秀雷敦,有人沒拿到嗎? 
  汝晴:沒有~~~~ 
  Tiya:沒有~~~~ 
  阿明叔叔:告訴妳們,今晚試膽大會考驗的不只是膽量,還要考驗耐性,通過試膽大會的人,就可以得到一個無價之寶哦! 
  汝晴:什麼寶物? 
  阿明叔叔:當然不能講啊!先講了哪還叫寶物?哈哈! 

  我默默回頭看了小徑入口,忽然有種真相終將大白的了然,同時也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從海濱破屋瀰漫過來,好像魔王還沒到,我就先被魔王護衛打趴了一樣。 

  就在屠刀老人廢屋的輪廓慢慢映入眼簾,我感覺心跳加速到最高點,有事即將發生。 

  阿明叔叔:小心腳下,地上有很多老鐵釘。 
  汝晴:欸欸、阿明叔叔,屠刀老人就是阿松嗎? 
  易晴:切~破什麼梗! 

  關於屠刀老人的故事,村裡有很多版本流傳,但故事大綱不外乎是這樣說的: 

  阿松常拿著可以劈開旗魚的大漁刀在小屋裡瘋狂叫喊,有人說看到他把手放在砧板上用刀猛劈,血流如注還不罷手,從此沒人敢接近小屋,而且那陣子村裡小孩接連發生失蹤事件,村民們把失蹤事件跟阿松聯想在一起,卻無人敢去求證,從此,「屠刀松」名號開始不脛而走。 

  他是瘋了沒錯,偏偏他打出來的鐵器品質好又耐用,拿去鎮上很快就賣光,村裡只有一個人敢和他互動,就是當年他家的僕人,除此之外沒人敢接近那棟孤獨的海濱小屋,到了晚上,那邊更像猛鬼禁區,只有習以為常的哀嚎和單調的打鐵聲響,一聲一聲,傳入過路人耳裡,彷彿在喊說…… 

  阿明叔叔:阿蕊我對不起妳!! 
  Tiya:哇呀!! 
  汝晴:哇啊!你幹嘛嚇人啦!你不知道這時候嚇人很恐怖哦?叔叔,如果我們被嚇出心臟病來怎麼辦! 
  阿明叔叔:心臟病?沒那麼容易啦,哦、對了,妳手摸的那裡就是阿松的砧板。 
  汝晴:嗚哇啊啊啊啊----(踏步聲) 
  Tiya:嗚哇呀呀呀----(踏步聲) 
  易晴:呼……叔叔,我想問你一件事。 
  阿明叔叔:什麼事? 
  易晴:「屠刀松」就是屠刀老人嗎? 
  阿明叔叔:……你說是嗎? 

  *** 

  (合)
 

  離開傾竹亭往下走,小路旁邊長滿往路中央擠過來的竹林,「傾竹亭」之名由此而來。 

  汝晴怕會摔倒,要我牽著機車走下去,她在後座嘻嘻哈哈活像個小王妃。為什麼剛才騎車上來她都不怕摔倒? 

  下坡右邊是竹林山壁、左邊是空蕩蕩的山崖,崖邊的青翠茂盛,頗有盛夏氣息。她在後座說笑話,笑聲迴蕩林間,我本來以為可以一直感受輕快,忽然一道手機鈴聲劃過林間,讓我們的喜悅頓停。 

  女孩連忙揣起手機,表情從喜悅轉為平淡、由誇張淡成低調,她盯著簡訊不吭一聲,我繼續牽著機車朝山坡下去;氣氛很突然的轉變,沒有多餘動作,她只是低頭不語,從達可達後照鏡看去,我以為是一尊凍僵的雕像。 

  大概沒什麼簡訊那麼長、可以看那麼久,我猜她在發呆。 

  離開傾竹亭、離開望灘坡、也下山了,她還是一言不語,我跨上機車,沉默片刻,終於開口: 

  易晴:欸、怎麼了?(隔兩秒) 
  易晴:可以發動了嗎?(隔兩秒) 
  易晴:要回去了哦? 
  汝晴:唉……嗯!要回去了。走吧! 

  吵雜的引擎聲衝出排氣管,達可達在馬路上怒吼。(機車聲XD)我沒有預期她會拉住我的衣角,也沒預料她會開始哼起歌(哼歌),當然,更沒想刻意觸碰到她內心那塊秘密花園,除非她自己透露。 

  汝晴: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易晴:我?不相信。 
  汝晴:我相信。 
  易晴:是哦。 
  汝晴:其實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被他煞到了。一年級新生訓練那天,我在樓梯間遇見他,我剛好上樓、他剛好下樓,他跟同學走在一起,我看到他,可是他沒看到我,那時候我就覺得這個男生不只好帥,心裡還有奇妙的感覺,想跟他當很好很好的朋友。後來進到教室,發現他竟然是同班同學,那種興奮真的很難用言語來形容。 
  易晴:(現在,我心頭上的葡萄酸也很難言語形容。) 
  汝晴:可惜……他是萬人迷,我一直都接近不了他,縱使同學都知道我喜歡他,可是我都沒親口跟他說過,頂多就是用行動偷偷表示我對他的好感,呵呵……現在想起來,其實我還蠻保守的嘛! 
  易晴:(妳怎麼不知道自己在白灘的這段時間,早已變成萬人迷了?) 
  汝晴:同班三年下來,雖然還談不上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也有點相知相惜的感覺,畢業前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跟他告白,本來以為肯定沒望,因為很多女生喜歡他,但是當他跟我說給他一點時間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埋在心底三年沒說出口的感情就算沒有回報,也值得了。 
  易晴:(相知相惜?那是什麼感覺?) 
  汝晴:考上不同學校、將要面對不一樣的生活,一南一北的,什麼事都可能隨時改變……也好啦,與其以後會碰到難堪的場面,不如一切都不要開始,只要不開始,以後就不會有遺憾了吧? 
  易晴:(不開始,哪會知道難堪是什麼意思。) 
  易晴:(頓個幾秒)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汝晴:學長?! 
  易晴:吼出來!把悶氣都吼出來就會好一點! 
  汝晴:啊啊啊-- 
  易晴:大聲一點! 
  汝晴:呀啊啊啊啊啊啊---- 
  易晴:再來! 
  汝晴:啊啊啊--啊嗚嗚……啊啊啊啊--什麼跟什麼啊----(哭) 

  我承認,我對她真的懷有不太一樣的情愫,卻在她提起自己的愛情後逐漸消失褪去,我到底是因為寂寞而想找個出口,還是真的被她吸引了?她把眼淚與鼻涕豪邁地抹在我背上,我一點掙扎也沒有,只是靜靜的把達可達騎向白灘,唯一的伴奏,是來自海上的瘋狂。 

  瞬間,白灘上的追逐記憶流轉腦中,蟹洞與寶藏沙灘的暢快飄過眼前,她成就不了自由女神的美感,我也彎不過直布羅陀的挑戰,到底,我們都在原地踏步無法前進。 

  接近白灘了,她更用力地把大花臉埋在我背上,吸了幾口鼻涕,說: 

  汝晴:學長,對不起,擦在你衣服上…… 
  易晴:沒關係,反正衣服要換了。 
  汝晴:嗯。我要回去了。 
  易晴:嗯,我知道。 
  汝晴:我是說,我要回家了,要離開白灘了。 
  易晴:我知道。 
  汝晴:……我明天就走。 
  易晴:嗯……到了,下車吧。 
  朝伯:哎喲?小倆口一起回來啊?去哪裡玩了啊? 
  易晴:呃、沒有啦……嘿嘿。 
  汝晴:沒有去玩啦…… 
  朝伯:阿晴你欺負人家厚?她怎麼眼睛紅紅的? 
  易晴:阿北,沒事啦。 
  朝伯:喔……好啦,阿北是說錯話了喔…… 

  我停在朝伯的小沙灘旅社前讓她下車,要她快進去梳洗一下,畢竟大花臉實在不太好看;她頭低低的,抹了把臉才揚起紅顏,試著對我擠出習慣性的笑容,準備轉身進去。 

  易晴:汝晴! 
  汝晴:嗯? 
  易晴:妳…… 
  汝晴:有話快說,我要去洗臉了啦! 
  易晴:妳可以不要再叫我「學長」嗎? 
  汝晴:……那你可以叫我「學妹」嗎? 
  易晴:我可以嗎? 

  *** 


  (孤島傳說)
 

  聽說村子外海有個躲在霧裡的小島,每個討海人都聽過這個傳言,但是沒有人能證實。小島上美輪美奐,有一大片仙境般的金黃沙灘,只要跟喜歡的人在沙灘上散步,就可以得到永恆的愛情。 

  阿松與阿蕊最後沒有找到那座小島,但這本書裡的男女主角--易晴和汝晴,最後有找到嗎? 

  歡迎大家翻開書靜靜閱讀,這是一個屬於夏天的故事,也是一個青春的傳說。 

  謝謝大家! 

  *** 


  聲音作品因為時間有限,當然無法呈現故事全貌,不過,我希望透過這次朗讀會及角色扮演讓大家看到青春小說原來可以有其他表達方式,很開心能有這個機會把「這個夏天,遇見妳」更深刻地介紹給各位朋友,夏天還長著,別浪費了陽光與沙灘呀! 

  感謝「一抹綠日式手作抹茶専売店」的場地提供,這個夏天我還會再來店裡很多次,宇治金時的滋味非要認真品嚐一下不可啊! 

  原來,我們都還擁有青春。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771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