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黑手:《這個夏天,遇見妳》一抹綠新書朗讀會,故事之一(序+起+承)

2015/7/25 上午 11:00   資料來源:黑手黨部落格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幕後黑手:《這個夏天,遇見妳》一抹綠新書朗讀會,故事之一(序+起+承)

圖片來源/幕後黑手

 這是一個小小的補完。 

  很開心各位親朋好友在七月十二日來到「一抹綠日式手作抹茶」參加「這個夏天,遇見妳」的新書朗讀會,為了讓當天聲音作品的實況更加清楚,除了上傳實況影片之外,我決定將朗讀段落分別貼出跟大家分享。 

  朗讀正式開始之前約有五分鐘的主持人小婕引言開場,以及我的簡單致詞,再來是「序」,也就是屠刀老人傳說的破題、「起」雙晴在夏天的初見面、「承」雙晴在白灘的美食趣味,後續的「轉」和「合」將放在下一篇貼出。 

  就請大家跟上影片的內容搭配以下的文字,一起體驗當天的氣氛吧! 

  *** 


  (序)
 

  阿松永遠都忘不了柒月初貳這天發生的事。 

  當阿蕊眼睛沉重闔上的那個瞬間,彷彿從她眼裡看到再也無法實現的夢想,曾說過要一起到達那光芒萬丈的天堂,那個僅存於傳說中的海上島嶼。 

  阿松死命拖著不再隨他說笑的身軀朝遙遠海岸游去,怎也沒想到窩灣竟有如此大的引力,使盡所有力量都無法掙脫一步,臂彎裡的負擔教他無法動彈,第一次感覺渾身討海本領在這陰森猛獸口中,原來不堪一擊。他累積了七年討海經驗的自信,一夕之間碎成粉末。 

  會變成這樣,跟一個村裡流傳著的討海人禁忌有關:吃魚時,不能把魚翻身。在餐桌上吃魚如果把魚翻了身,討海人下次出海就會遭到海洋報復,通常一去不返,有時根本沒有原因,留下村子裡又多了雙哭不完的眼睛。 

  人家說阿松與阿蕊出海之前,阿蕊就犯了這個錯誤,把魚翻了身,她不是故意的,從小接受城裡教育的阿蕊對村裡習俗不太清楚,久久回村一次,這趟回來認識了阿松,短短幾天兩人已如膠似漆,意外發生的那天中午,兩人在阿松家吃了飯,席間,阿蕊做了那個禁忌動作。 

  盤中的魚被翻了身,竟露出陰森笑容、尖銳的眼神。 

  「看到妳了、我看到妳了……」 

  是否真的如此,沒人知道,但阿松家人指證歷歷,村人們跟著議論紛紛,對於阿松單獨帶女生出海一事多加責難,出海是男人所為,女人怎能踏上漁筏?村長失去摯愛,怒將阿松趕出村子;阿松失去心頭所愛後不再出海,來到村外海邊翻修了獨棟木屋,憑著家傳技藝開始打造後來名滿縣城的捕魚鐵器。 

  可怕的屠刀老人傳說,從此流傳下來…… 

  *** 

  (起)
 

  我喜歡夏天,尤其是夏天的海邊,最好,是在故鄉海邊。 

  阿媽在故鄉有一間柑仔店,一間不願隨潮流而變遷的傳統小商店。柑仔店是阿媽的家,也是附近街坊鄰里的聚會地點,阿媽熱情好客,鄰居們習慣進出柑仔店購物,也不願走遠到八百公尺外的連鎖便利商店買東西,只因阿媽的笑容會融化陌生人內心枷鎖。 

  柑仔店的視野很好,開門就是大海,前方是白色沙灘,只要跨過新闢建的十公尺沿海公路就到達海邊,沒什麼人車算是偏僻,也好在偏僻,人煙污染少,僅在每年暑假才人潮漸湧,因為每年農曆柒月接近鬼門開時,前方這片綿延一公里多的沙灘會有場熱鬧的夏日祭典。 

  柑仔店旁有幾間店面:一間小型沙灘旅社、一間小吃攤及一間泳具出租店,其他多半為簡樸住家,要說最豐富的店家就是阿媽的柑仔店;曾有城裡的建商來和阿媽洽談欲買下老房子,為了擴建成為沙灘用品專賣店兼精緻旅社,阿媽斷然拒絕,這店面有她和阿公的回憶,而且,建商分明想破壞鄰居的生存空間,最後更為了維護當地環境,這兒是淳樸的鄉下地方,沒道理被都市商業污染。 

  阿媽摸摸我的頭,笑著望向大海,她不希望寶貝孫子隔年回到這裡時,看不見熟悉的建築物,也看不到曾經點點滴滴的溫馨印象。 

  若這片沙灘少了阿媽的柑仔店,就不再是我印象中的故鄉沙灘;若這片沙灘少了阿媽的柑仔店,更不會是我每年暑假都趕著回來窩兩個月的老家。我喜歡夏日沙灘,更喜愛阿媽,甚至可說,阿媽等於我的故鄉。 

  搬張涼椅坐在沙灘上,打上巨大陽傘遮去烈日,吹著海風靜靜看海浪變化是種莫大享受,柑仔店不需要人手時,我便如此偷得浮生半日閒,從早坐到晚,等阿媽來喊我吃飯,偶爾在涼椅上睡著了,阿媽還會拿扇子將我搧醒,笑著領我回家吃飯。在她眼裡,我永遠是還沒長大的孫子,哪怕今年我已二十四歲。 

  這天下午,我一樣在沙灘上望海,只是為了發呆、為了放空腦袋,然而,並非自己安靜、世界亦會隨之寧靜,當心情得慢慢接受抽離一段感情時,欲風平浪靜相當不易,除了阿媽將我揮醒的瞬間能察覺身處世外桃源,其餘時間,我在默默療傷。 

  汝晴:你在這裡做什麼? 
  易晴:沒、曬太陽。妳是? 
  汝晴:我是路人甲。你呢? 
  易晴:……我是路人乙。 
  汝晴:這麼巧?我們都是路人哦。 
  易晴:對啊,好巧。 
  汝晴:路人乙,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易晴:我來渡假。妳呢,路人甲? 
  汝晴:我也是來渡假的。路人乙,這片沙灘那麼漂亮,為什麼你來渡假的表情卻不快樂? 
  易晴:……我剛失戀。 
  汝晴:哦,真是遺憾。 
  易晴:路人甲,為什麼妳來渡假的樣子那麼快樂? 
  汝晴:我才剛開始談戀愛。 
  易晴:哦?恭喜啊。 
     (兩秒後)哪來的女孩呢? 

  *** 

  (承)
 

  旺嬸的小吃攤是平日白灘最受歡迎的店家,尤其在炎熱的夏天。 

  豔陽高照的夏天不能小看,女孩在沙灘上玩到累壞了,比基尼乖乖回到T恤裡面,恢復草莓熱褲的保守;接近傍晚的太陽還是可以把人曬到頭暈,她喊說意外,沒想到田徑校隊的體力在這兒竟然行不通,累得舌頭都吐出來,完全不顧形象。 

  瞧她累成這副模樣,我要她先到小吃攤對面棚架休息,等會給她帶涼的喝。 

  旺嬸認為熱天賣吃能賺有限,賣涼的應該可以搶下不少生意,為了不和柑仔店打對台,她只賣一樣家傳飲品--菜燕。因為用料實在,「旺嬸菜燕」頗受外來遊客歡迎。 

  我走向小吃攤,她正忙著,接近傍晚,幾位過路遊客停下買吃,這是夏日祭典前的平靜,到了熱鬧的那幾天,旺嬸會忙得人仰馬翻。 

  旺嬸:阿晴啊,要來杯涼的嗎? 
  易晴:好啊!我要兩杯。 
  旺嬸:厚厚、阿晴啊,她是你什麼人吶?這幾天看你跟她互動不錯哦!她不是住在阿朝那邊嗎?你晚上怎麼都沒過去看看人家? 
  易晴:旺嬸,不是妳想的那樣好不好,她跟我沒什麼特別關係。 
  旺嬸:是嗎?我都還沒仔細問你就急著解釋,阿晴啊,心裡有鬼哦! 
  易晴:好心的旺嬸,不要多想了啦,就只是朋友而已嘛。 
  旺嬸:好啦、朋友就朋友,阿嬸相信你就是了咩!那……你阿媽是覺得這個好、還是去年那個比較好? 
  易晴:……阿媽覺得我最好。 
  旺嬸:哈哈哈、哎喲!阿晴啊,你也太搞笑了啦!好啦好啦、阿嬸不問了啦! 
  易晴:多少錢? 
  旺嬸:不用了啦!阿嬸請你們的咩! 

  過馬路回到棚裡,女孩正坐在椅子上看海。 

  汝晴:這是什麼? 
  易晴:菜燕。 
  汝晴:菜燕?菜燕是什麼? 
  易晴:海燕窩。 
  汝晴:什麼是海燕窩? 
  易晴:不會吧,大小姐,妳連海燕窩是什麼都不知道哦? 
  汝晴:是……燕窩掉到海裡再撈出來的東西嗎? 
  易晴:噗!妳覺得那種東西能吃嗎? 
  汝晴:應該不能…… 
  易晴:那就換個想像吧。 
  汝晴:總不可能是菜園裡的燕子吧? 
  易晴:菜燕,就是石花菜、就是洋菜、就是海燕窩、就是寒天,懂了嗎?這是旺嬸請我們的。 
  汝晴:哦!旺嬸!謝謝妳---- 
  旺嬸:厚啦!免多謝啦!架泥呀古錐的查某囝仔,就可愛耶! 

  這下好了,旺嬸對我和汝晴的誤會肯定更深了。 

  汝晴:原來寒天就是菜燕哦?我第一次聽說耶,我還以為這是外國才有的東西說。 
  易晴:喝喝看吧!保證比妳在市面上買的瓶裝飲料還好喝。 
  汝晴:嗯!哇、好好喝喔! 

  旺嬸菜燕幾乎可以跟阿媽拿手的夏日壓箱甜品相提並論,當然無敵好喝。 

  汝晴:白灘原來要這樣玩才好玩。 
  易晴:什麼? 
  汝晴:我說,要像剛剛那樣玩水玩沙追金錢蟹,才會知道原來在白灘要這樣玩才好玩。
  易晴:本來就是。很多人以為來這裡一定要去看龍頭岩,要不然就是在沙灘堆沙堡、潑潑水,這哪算玩?那根本就沒玩到真正的精髓。 
  汝晴:所以還是要有在地人帶才好玩嘛! 
  易晴:那當然囉! 
  汝晴:你說追金錢蟹仔還有跟海浪玩叫做什麼? 
  易晴:「奔沙」和「跳浪」。 
  汝晴:對對、就是這個!學長,這也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名字嗎? 
  易晴:嗯啊。 
  汝晴:好厲害哦…… 
  易晴:妳呢?下午這樣玩過,對白灘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嗎?還是說,妳也替這些海灘活動取了自己的名字? 
  汝晴:我沒那麼厲害啦,我會沿用你的稱呼,我覺得那是最能代表的名稱。不過,只專用在白灘哦! 
  易晴:哈!那當然囉! 

  海風拂面的味道有點香、有點輕、有點迷人,令我稍稍出神,她凝視海平面的側臉突然像永夜的星子沾在畫布上,跟著在我的視網膜底部留下深刻印記。 

  我知道,她將會是今年白灘上最大的樂趣。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22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