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有鵬:神話是對大自然和人類社會的叩問(上)

2015/9/3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高有鵬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高有鵬:神話是對大自然和人類社會的叩問(上)

圖片來源/高有鵬

高有鵬老師是一位寫作領域相當廣泛的作家,他的專長是中國神話研究,從細微的先民耳語中探究、構築那個遙遠彼方的世界,羲和浴日、嫦娥奔月、參商不見……看似荒誕的傳說,他鍥而不捨地追逐,窮畢生之力將之變成有系統的理論;而時間給予努力報酬,這些文化涵養轉化為灌溉創作的養分,融入他的小說中,追隨民初軍閥與蒙古英雄的腳步,踏空長歌,響徹雲霄。

受袁珂啟蒙踏入神話研究

高有鵬老師的神話研究之路,乃是受中國神話學大師袁珂所啟發,袁先生的著作《中國古代神話》就是老師的第一本神話啟蒙讀本。說來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在當時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老師年少時適逢文革,當時學校和老師的功能並不是傳道授業解惑,「學校沒有書讀,老師整天領著學生參加生產勞動、參加各式各樣的批鬥會。」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中國古代神話》裡頭所描述的神話故事光怪陸離、匪夷所思,正好是「封建迷信」的最佳代表作,要是發現接觸這種「封建遺毒」,少不得吃上一頓排頭,「所以這本書我是偷著讀的。」老師回憶,當時對書的內容雖然似懂非懂,但仍被裡面所描述構築的的神話世界深深吸引;他認為這是冥冥之中的定數,引領他走向神話研究,醉情於其中直至今日。

getImage.jpg

●老師的啟蒙書,此為華夏出版社的版本。圖片來源:博客來

神話是文明與大自然互相叩問的回響

在老師眼中,人類文明是個會生長的可愛小孩,這個孩子在時間洗練下漸漸成長茁壯,而神話則是文明在童年時期與大自然互相叩問所得的回響,「神話是人類童年的文明,是對大自然和人類社會的叩問,屬於人類的本能。」儘管不同民族有著不同的自然背景和人文歷史,但成長時會遇見的各種難題與習性,比如對災難的記憶,對母親的依賴和頌揚,對母性的本能反應,就反應在神話的共通性之上;與中國神話相似,希伯來聖經也記載了大洪水,日本神話也有兄妹婚紀錄,這些都是最好的證明,「這是人類文明的共同性內容,不僅僅屬於母系社會的遺存,同時,災難記憶作為一種思維方式,告訴世人一種經驗,那就是人生並不是完全平坦的,總有一種超自然的、出乎意料的外力影響人類的生存和發展。」

320px-Kobayashi_Izanami_and_izanagi.jpg

●日本神話中的創世神伊耶那岐(右)與伊耶那美(左)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日本,由Ras67上傳

既然神話不分民族,都標誌著文明成長的共通性與記憶,那麼在他這個研究者的眼中,該是眾生平等、無貴賤之分的囉?我忍不住要這麼開口問,沒想到老師想得比我更加深遠,「人們膚色不同,語言不同,而情感和意志有許多相同之處,神話是一種特殊的文明,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起始階段,嚮往共同的幸福和快樂。所以,天下大同,人類的相互理解和溝通,最終歸於共同的幸福,這種願望是能夠實現的。」天下大同,一個人從遙遠時代就有的夢想,就這樣自然而然的從他口中說出來,對照近世許多追求和平獻身而獻身的人士如翁山蘇姬、曼德拉,令人不禁遐想,或許文化真能跨越語言與種族的隔閡,連結全人類的精神血脈,因此相同的願望才會在不同地區,經由不同人的口中,發出呼喊與渴求。

高有鹏照片3.JPG

●高有鵬老師獨照。不知門上的神明圖像又有何故事?

神話的流傳就是文化的認同

由於年代久遠,神話在紀錄上很容易產生互相矛盾的現象,這種讓諸多研究者頭大不已的狀況,高有鵬老師倒是樂在其中。他認為神話的流傳就是文化的認同,文獻是神話傳說與民族記憶的重要保存方式,是不同時代的文化對神話形態的表達,「由於多種多樣的原因,文獻的記述方式產生差異,對神話人物和神話事件的敘說有不同的表達,甚至形成相互間的重疊或中斷,結果就是混亂。其實,這是神話背後不同部落所做的各自表述,相互交錯就是相互交流──包含融合、衝突──(因此)神話在流傳中(就)形成了不同的文化類型。」為了展現這種多元民族性,老師在建構中國神話時代的時候,選擇了從不同神話的文化屬性進行論說,判斷其存在的秩序與空間;此外,他也認為神話是帶領人們走向未來的關鍵,「神話能夠洗練人,能夠淨化人,使人變得更加崇高、更加純潔——這是歷史的經驗,也是文化的規律。」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歸納、演繹出先民的世界,再用這樣的歷史經驗引領人溯本求源、走向未來,這就是高有鵬老師對自己研究的方向與理念。

未完,下集待續。

更多作家訪談,盡在【作家面對面】!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83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