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影:請用我的作品讀懂我

2015/7/16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楚影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楚影:請用我的作品讀懂我

楚影,楚國的影子。在中國悠揚的朝代之河中,騷人墨客多如過江之鯽,他卻只取屈原這一瓢飲;於是,九歌之心與山鬼之啼,便透過這抹身影,從千年前雲霧繚繞的大澤中,穿過時間之河,緩緩走來。

 

《楚辭》一直都活在中國文學中

一直以來小編都不解:中國這麼多的詩詞名家,為什麼楚影只獨鍾屈原呢?趁著這次訪談,索性大著膽子提出問題,楚影也很大方的為我釋疑:「因為《楚辭》對後世的文學,影響深遠,讓人不得不去認識屈原。」因為好奇去了解,認識後繼而沉迷,楚影從不諱言屈原對他的影響:「對屈原有進一步的認識後,自然也對其文體所抒寫的個人情懷、浪漫神祕氣息感到著迷,於是慢慢模仿起來。」他想將這份對文字沉迷的感動也帶給其他人,於是開始創作。但是我們必須承認,在台灣要維持創作不輟,需要相當大的熱情與能量,激勵著楚影的仍是屈原,「我喜歡屈原不少作品,像是〈國殤〉、〈悲回風〉等等,但最深刻的仍屬〈離騷〉,因為這篇作品是屈原的代表作,讀來字字泣血,句句凝淚,從中能夠體會到屈原的苦悶和決心。至於對我內在轉化的影響,當屬這兩句話:『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讓我知道如果是真心喜歡的夢想,就要堅持到底,永遠不要後悔。

只要是楚影內心的理想,就算為它死九次也不後悔。屈原對楚影的影響不只在精神,還有新詩創作上,陳羿溱是這麼形容他的:

巧妙挪移運用古典與直白,誠為楚影的另一項拿手好戲。綜覽全書,非但可見眾多熟習之典故櫽括入詩,使作品瀰漫濃厚的古意,雅麗工巧的語言和斐然文氣亦遍灑紙頁、隨手拾掇,這正是詩人精心佈局、細雕琢鍊的結果。譬如〈何不笑我走入傾盆〉、〈有鹿在我的眼睛〉、〈再過去就是另一個季節〉、〈疑惑百花都死去的世界〉、〈我沒有更多能對你訴說〉、〈我們都有一個相顧的對象〉等作皆屬此類。

至於直白的支配,則往往穿插於文雅的語句內,或者安排為不同的句子與段落風格,製造反差對比之效,形成一種有趣的閱讀經驗。也就是說,有別於部分風格古典卻炫耀新技之作,詩人選擇在語言上用心,將修辭和平實敘述融於一爐,令精巧與簡樸相間,意圖營造新的感覺意境。例如「那些解讀不了的什麼/蛹變成各式的晦澀/我只能用易於書寫的悲傷/保護燭火脆弱的光芒/畢竟你早已決心不在意/我們共處風中的關係」,用詞平易,不失典雅情調,正是他精於濃淡處理的表現。


這樣的特質在他的詩句中處處體現:

酒是喝多了,踩著一地踉蹌

我坐在小徑旁的盤石上

微醺的眼拭不去迷茫

附近正閃動像鬼火明滅的螢光

遠處也傳來幾聲夜鶯啼叫

你著一身素衣如蝶走來妖嬈


你的步伐比風還要輕盈

踏在為山守更的途中

回首的莞爾讓我痴迷

想要起身尋你,你卻沒了蹤跡


只不過是一夕之間

葉緣上的朝露充滿我的想念

而你今晚是否與我再會

寧不知你是人是鬼

就讓我在夜裡的山嵐裡霑醉


                                               ──〈山鬼〉

 

抒情與懷古,造就了楚影詩中的哀愁與傾注。

 

IMG_4729.JPG

●楚影和作品《你的淚是我的雨季》合影 

 

觀察與沉澱是創作時不可或缺的活動

對楚影來說,除了愛情,創作的靈感來源還有政治議題,至於原因,說來說去還是和屈原脫不了關係:「因為政治是不可避免之事,畢竟兩千多年前的屈原,也是為此抑鬱不止。」如果觀察時事是楚影理性的一面,那創作習慣就是他感性的象徵,雖然覺得用電腦查資料、修改比較方便,但他還是喜歡手寫的感覺,也因此有著一手娟麗的好字,令從小到大罰寫的小編羨艷不已。從手寫文字的力道與專注度,彷彿可以想見一個青年倚窗而望,斟酌著即將下筆的字句,桌邊的咖啡熱氣裊裊直上,與雲夢大澤的蒸騰之氣會合,消散於空中。

IMG_1898.jpg

●楚影的手稿之一

 

IMG_4730.JPG

●楚影的手稿之二

 

不寫作的時候,楚影的生活很單純,可能是晚上有空時去打打籃球,或者逛逛書店,抑或是找一個適合的時間去看海。對他來說這些活動的意義心靈大於物質,主要是為了讓自己的思緒得以沉澱,「這些都是一種小小的自我放逐。」這是自主休息,相對於此,思考遇上滯澀就又是另一種「休息」了。只要是創作者都難免會遇見瓶頸,楚影也不例外,當靈感卡住的時候,他不會逼迫自己,反而會試著抽離,「遇到瓶頸時,我會暫時離開電腦,去閱讀詩集,花一兩個小時,一本一本讀,沉澱下來,再重新面對自己的作品。」因為這樣對創作的堅持,楚影一首作品完成前常會花好幾天修改,一點一滴的累積,然後才化為讀者手中的重量,看似簡短,卻蘊含著作者無盡的情思。

 

「請從詩閱讀我」

訪談的最後,小編還是忍不住提問,詩的世界簡短而深奧,會不會常有「眾人皆醉我獨醒」之嘆?關於這一點,楚影倒是很坦然:「只要是創作,都會有無人能理解──或者本來就不需要被理解──的孤獨感,這樣的感覺,我想是必須,也是讓作品能夠更加動人的條件之一,所以身為作者,只有坦然面對,才不會無所適從。關於我,請大家去閱讀我的作品,自然就會瞭解,同時我也希望能讓大家瞭解自己的心。」將屈原給予自己的感動,反饋到讀者身上,這就是楚影最細膩單純的心思與想望。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好詩共賞】楚影《你的淚是我的雨季》
【好詩共賞】楚影《想你在墨色未濃》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37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