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級作家竹攸:靈感踹開腦門時,筆記就是最佳素材

2015/3/25 上午 09:34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八年級作家竹攸:靈感踹開腦門時,筆記就是最佳素材

圖片來源/小賀攝影

這次作家生活誌邀請到了出版《可不可以,你喜歡的是我》的竹攸老師來參加我們的作家專訪。從專訪中,很能看出竹攸老師對寫作的堅持與熱情,希望這篇專訪能鼓舞更多想邁向成為作家的年輕人們!

身為年輕作家的感受與親朋好友的看法

說實話,我覺得出書和年紀沒有甚麼太大的關係,就像其實這本書是我大一時寫的,可我現在已經大三了一樣。我的個性是想要做就去做,努力過後就算沒有得到最好的結果,也會是最棒的經驗值。不過好笑的是,得知這本書要出版的時候,我竟然有種把女兒嫁出去的莫名欣慰和不捨(咦)。

我從小就很清楚知道自己夢想是什麼、我要走的路在哪裡,除了音樂和寫作,我大概就沒有其他能夠做的事情了。但是我的家人並沒有十分支持我走寫作這條路,就像一般家長那樣,覺得走創作和藝術這條路上的人一定沒辦法養活自己,老爸就常常拿麵包和飲料作比喻,勸告我喝太多飲料並不會有飽足感,雖然我總是反駁說光吃麵包絕對會乾死。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我來說,第一次提起勇氣投稿、第一次成功錄取,光是這些就給了我很大很大的鼓勵,我可以底氣十足告訴他們,我真的做得到、我可以拿出成果、我不是悶悶的一個人躲在房間裡「搞自閉」!

但是那些一直在我身邊陪伴我的讀者和朋友們,不管我是因為情節瓶頸而停筆,還是因為課業忙碌而消失,他們都會在我需要的時候出現,給予最貼心的安慰和支持,甚至是不吝於評論缺點,我真的很感謝你們,好想給你們每個人一個大抱抱!

兼顧學業與寫作的最佳方法

其實這兩者對我來說是同一件事,毋須兼顧,大學念的專業是文藝創作,寫作無時無刻在進行,只是使用身分不同罷了。學校的作業加上自由創作,全部加起來的分量是很多的,所以我養成了隨身攜帶筆記本的習慣,我可以不帶課本,但是筆記本不離身,只要我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突然間感悟了人生的道理(蛤),我就會記下來,這些都會變成寫作的材料和藍本;有時候靈感踹開我的腦門,直接在筆記本上面寫完整篇故事都是發生過的事情。

我是個夜貓子,坦白說。白天的嘈雜最多只能讓我觀察生活和蒐集故事,夜晚的靜謐卻能夠讓我回想、領悟、思考,是所有情緒和文字蜂擁而上的一段時間。我很享受夜晚,但有時候太「過度享受」了,這不健康,就像同學總結我這題的答案只需要給八個字就好:「沒有計畫,每天熬夜。」

本來我是想要官腔一點回答,但是我被同學的種種真相解答刺得一滴血都不剩,於是我只好就這樣實話實說了(聳肩)。

想對正處在暗戀狀態的讀者們說的話

其實我們都是愛情裡的考生,我們正在寫一張考卷,考卷上只有一則叫作「暗戀」的題目,每個人都努力的為了求出解答而深思,交卷後,我們都清楚最終都得面臨結果,等待成績的時間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我們能幻想成功的甜蜜,也為可能的苦澀而緊張。但要是那張考卷是我們很認真、很努力的面對,那麼不管結果為何,都不會留下遺憾。

所以,勇敢點,去交卷吧!

IMG_5729.jpg

雖然竹攸老師說面對鏡頭有些不自在,但最後仍是拍出很棒的照片。

在《可不可以,你喜歡的是我》中選擇Twitter作為主要素材的原因

因為我很喜歡Twitter裡面「收藏」這個功能,可能也跟很多迷妹都會去收藏自家「歐爸」狀態有關係(我自己也是),這種喜愛和故事裡想要表達的愛,本質不太一樣,但我想情感的表達方式是通用的。而在臉書上,按讚似乎已經變成一種「已讀」的現象了,那種完完整整收集彼此生活的心情很難被特別強調出來,所以決定在故事中使用Twitter。

嘛,還可以順便讓大家多認識幾個社交網站啊~(什麼跟什麼?)

(小編說文解字:歐爸(oppa),韓文中女生對稍為年長男性的尊稱,有點類似「哥」的概念,但不僅限於親哥哥)

曾嘗試過與未來想嘗試的創作類型

光是愛情小說就嘗試過很多種,什麼混合身世與商業的複雜愛戀啊、活潑搞笑的冤家戀情啊、相互錯過的國中生青澀初戀,連病痛纏身仍舊要愛的生死愛情等等的都嘗試過;甚至是有一陣子迷上《名偵探柯南》,也因此寫過一點推理類的小短篇,之前還有過受朋友影響,跟著寫了幾篇恐怖小說,雖然說一點都不恐怖(哼)。未來想要嘗試的喔……有超自然現象元素的類型吧,像是穿越或是奇幻類,因為對目前的我來說,這些都有點超乎想像空間,就像我可以瘋迷武俠劇,但是沒辦法讀懂武俠小說,我無法看著文字去想像那些招式是什麼樣子……(啊,爆料了)

關於中文系的文藝創作組

我們感到非常榮幸能請竹攸老師到秀威來拍幾張照片,作為作家專訪的素材。在當天也與她聊了不少學生生活,這裡簡單得介紹一下竹攸老師所就讀的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給年輕朋友們,以及正在尋找志向的高中生們一些參考。

文藝創作組大部分的課程依然是以分析現代作家的作品為主,寫作的作業與課程數量不多,所以大部分偏向字數多的作品。有時,課程也會有匿名互評的機制,竹攸老師說:「每堂課被評的作品作者有時會缺席,不想面對如此殘酷的方式,但教授會將所有同學的評論整理好寄給作品的主人。」也有某些課程是可以用更廣泛的呈現方式表達自己的創作,例如透過繪本、攝影、劇本等方式與文字結合呈現。

然而,竹攸老師也表示,目前課程的設計與學生真實需求還是有一些落差的,期望學校能在課程上有更多的改變。

《可不可以,你喜歡的是我》更多精采內容請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3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