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濱「打倒後現代!後現代萬歲」新書發表,現場詩人雲集

2015/1/21 下午 02:52      
本站分類:作家新動態
楊小濱「打倒後現代!後現代萬歲」新書發表,現場詩人雲集

圖片來源/左為陳義芝,右為楊小濱

上週日的午後陽光微暖,是個想外出曬太陽、曬走日常心情陰霾的好天。正逢秀威作者楊小濱老師假國家書店舉辦:【打倒後現代!後現代萬歲!】《楊小濱詩X3》新書發表會,並特邀到師大教授陳義芝老師前來相談,現場文壇詩友雲集,包括管管、黑芽、林煥彰、阿鈍、白靈、蕓朵、陳育虹、零雨、愛羅等。

現場觀眾.jpg

一開始楊小濱老師先解釋一下為什麼這場新書發表會要叫做「打倒後現代,後現代萬歲」這麼強烈的句子。他表示:打倒後現代和後現代萬歲是以前大陸有網站找他一起活動,但後來沒用上。後現代在台灣這個詞十分常見,有不少學者闡述了「後現代」,並設定了規則;所以對楊小濱老師來說就必須先打倒才行。不過楊小濱老師自嘲也有可能是毛時代的遺毒頗深,但是「萬歲」這個字是比較誇張,但只是個口號、好玩而已。

對談人陳義芝老師表示,楊小濱老師出版的這三本合體的詩集:女世界/多談點主義/指南錄‧自修課,他閱讀順序是這樣:從女世界先讀,然後談點甚麼主義呢?然後楊小濱給我們指南一下,這是他的閱讀順序。

接著陳義芝老師分享了〈後事指南〉這首詩:

我剛死的時候,他們
都怪我走得太匆忙。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死,
忘了帶錢包和鑰匙。
「一會兒就回來,」
我隨手關上嘴巴,熄掉
喉嚨深處的陽光。


我想下次還可以死得再好看些。
至少,要記得在夢裡
洗乾淨全身的毛刺。


後來,我有點唱不出聲。
我突然想醒過來,但
他們覺得我還是死了的好,
就點了些火,慶祝我的沉默。

陳義芝老師說:每個人都有後事,陶淵明也寫過祭文。只有珍惜生命的人才會去凝視死亡。簡單這首詩用一個情境,來描述人心、人情。如果說小濱有後現代的概念,那是一種語意的再造,這是台灣詩人比較少觀照的。

楊小濱接著表示,有時候他自己寫的時候沒想到的一些問題,在義芝闡述下多了很多的意義。他其實還編過三期的現代詩(復刊),自己其實跟台灣詩壇有很大的聯繫,之前也寫過某首跟〈後事指南〉有些接近的詩,後來投給聯副獲得義芝的鼓勵。

至於楊小濱老師寫的《女世界》是有個來歷的。他說自己在大陸走,某天看到一個博物館叫作:「中國女動物館」。他覺得很有趣,再仔細一看,原來是自己老花了,應該是「中國古動物館」──這也讓他連結到這世界如果可以把很多東西看成是女的,那有多好(大家聽到這裡忍不住笑出來),所以就興起以女性視角來寫陰性的世界,這就是《女世界》誕生的來由。

而《多談點主義》,楊小濱老師表示是取自胡適名言:「少談點主義,多研究一些問題」。現代主義當然談的很多,他乾脆就現代主義再談多一點,談到大家不想談為止。此外近年來他也在做觀念攝影的一些實驗,把他自己的攝影作品冠上甚麼主義甚麼主義,譬如「阿!喔!」等,很多主義,感覺都是高高在上,摸不著,完全沒有那種感性的衝動。

陳義芝老師說《自修課》當中的〈日語課〉雖不能說可以帶給讀者甚麼思索,但讀著讀著有一種竊喜。

1
阿姨吾愛喔
媽咪暮賣饃
大弟肚袋多


2
癩痢鹿來囉
踏踢兔太拖
哈嘻虎還活

3
爬屁撲拍婆
拔筆不擺脖
牙醫又哎喲

 

至於《自修課》的倒數第二首〈洗澡課〉則揭示了人生的三種狀態(每當義芝老師分析詩,台下的文壇友人和讀者都變的更加專注):

脫到一半,你還不能說
自己是所有人中間最乾淨的。


那能不能相信,光溜溜
才是存在的無恥本質呢?


鏡子擦亮了,你不還是
長得像一堆皺巴巴的內衣嗎。


你卻用汗臭告訴我們,世界
只是一種可以洗掉的氣味。


但還有骨頭的每一寸灰塵,
始終蒙在心靈的幻影上。


還有肺腑裡升騰的狼煙,
宣告你剛燒盡的勇氣。


透過濃霧你必須看清楚
水平線在腰的哪一端。
洗內臟的時候你也要
小心斷腸,更不能心碎。

那麼靈魂呢,你打算
搓多久才讓它自由奔逃。


假如你是自己揉不爛的麵團,
把手放進別人身體試試呢 

楊小濱老師的某些詩被陳義芝老師戲稱為是「從半裸到全開」。楊小濱針對這點回應:自己是從肉體回到身體的思考和觀察。大陸現在還有一個流派叫做「下半身」,追著某種社會的風潮,這對他來說就比較外在,其實打著口號的下半身是沒有多大的意思,還是必須真正深入自己的內心。雖然自己的詩的確有些比較半裸或者全開,但還是比較有靈魂意義的。

 最後陳義芝老師還分享了《多談點主義》當中的〈憤怒鳥主義〉,並稱這是小濱的肉體展現(PS紀錄小編表示今天的詩有如此鹹濕嗎?)他常常讀小濱這些詩,認為給了大家一些創新的手法,但沒有背離現代主義向深層靈魂的禁地去挖掘。

不捨身很難,鵪鶉在美景中
令人心碎,也能聊博一笑。
      憤怒沒理由。


天氣好就打仗,烏鴉掉落
就變一場病。比起子彈
微笑總是更像合謀。
      死也要叫春。


換一種喜鵲驚弓還是鳥樣。
丟三拉四之後,亂槍
近乎亂倫,揍出更多敵人。
      羽毛美得無用。


奮勇始於歡樂,逗弄鸚鵡
便橫眉怒目,灑一地冤魂。
      卻是滿肚虛無。

 

新書發表會的中後段時間,對談人陳義芝邀請在座詩人也談談楊小濱───

零雨(現在在宜蘭大學任教,傑出女詩人,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小濱在九十年代初第一次來台灣,那時候感覺和現代差很多:比較瘦、怯生生的。鄭愁予和零零都非常欣賞小濱,我的詩集從來沒請人寫序,我就請他寫了序,我就覺得他是一個很有才氣的,以大陸人又到美國去,所以觀點很不同。

零雨.jpg

  ●詩人零雨侃侃而談自己和楊小濱認識的經過

白靈:我內人常在政大旁聽小濱的課。小濱就是拉岡的專家,就是否定柏拉圖以下,所以你看到他的詩就是:打倒。從他的詩看出來對女性有很大的迷惑,他剛剛提到陰性的時代,這是非常有趣的,從科學角度來看,我們能接觸到的世界的面向都只有一點點,不可見的事物如陰暗的、沉寂在下面的東西佔的比例更大,女性就是這樣。

白靈.jpg

  ●詩人白靈支著頭,認真聽對談

阿鈍:我好幾年沒去有河BOOK,剛好在那邊碰到楊小濱,也正好買了他的詩集,非常奇妙。三本詩集我沒有完全讀完,但每讀一首我就竊喜,進入了一個神奇的字裡行間而歡喜。這歡喜不一定要有什麼樣的道理,而是非常純粹的。我非常想要知道楊小濱從現代到後現代,重新解構、建立秩序這邊都非常有代表性的,我想要從一個不這麼了解後現代的讀者的角度來提問:該怎麼快速的了解後現代的意義價值?第二個問題是楊小濱從解構之後又重構了建立了秩序,對於作為後現代主義的詩人來說具有甚麼樣的意義?

阿鈍.jpg

  ●詩人阿鈍(第二排、拿麥克風)說自己前陣子剛好在有河book買了楊小濱的新詩集,不久就遇到楊小濱了。這就是緣分呀!!

楊小濱:硬要說有後現代的話,後現代精神應該是挪用了那些,後現代這個詞最早是建築用的。所以我詩集很多名詞是挪用的概念,其實並沒有甚麼秩序;反倒是主義、指南,搞不好是虛晃一槍,包括我剛剛講到的後事指南這首詩,要說對死亡有沉重的思考倒也未必,是想死而死不了。

陳育虹(詩人,洪範出版《之間》):小濱在視覺方面很敏感,對音樂方面也很敏感。小濱有時候蠻狡猾的,又要打倒,又要萬歲。小濱以詩人身分,永遠是個局外人,他很多話是沒有講出來,很安靜地看,全部都在他的眼裡。

陳育虹.jpg

 ●詩人陳育虹帶著冷靜知性美,專性閱讀詩集

其他資深詩人管管、林煥彰也一一講評。

最終活動溫馨圓滿結束,多數詩人們還不肯第一時間散去,而是選擇留下去彼此交流!把握這難得的午後文學時光。

楊小濱,管管.jpg

 ●詩壇老頑童管管,特地請楊小濱簽名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97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