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鶴高長篇小說《下放戶的女兒》研討會

2014/12/15 下午 09:13   資料來源:章彥文   
本站分類:作家新動態
楊鶴高長篇小說《下放戶的女兒》研討會

圖片來源/章彥文

11月2日,江蘇省宿遷作家楊鶴高的長篇小說《下放戶的女兒》研討會在沭陽舉行。江蘇文化新聞網、沭陽縣文學研究會、沭陽縣科教計算機學校主辦了這次研討會。該地23位文友參加了研討,交流、分享了該書的閱讀體會。

長篇小說《下放戶的女兒》從一個家庭的視角,表現了1960年代的上山下鄉運動。小說講述的是大時代裏小人物的悲歡故事:心懷遠大理想的城市女子歐陽雅麗因下放農村而夢想破滅,在鄉村雖然經歷了種種難以想像的命運遭際,仍然堅守人格,保持心靈的清潔。小說以一個女子的悲歡故事,聯接一個國家的宏大叙事,既細緻入微、歷歷呈現,又縱橫捭闔、波瀾壯闊,讀來令人唏噓感嘆、蕩氣迴腸。小說一再告訴我們:「不論何時,靈魂不能出賣,尊嚴不能喪失。」

與會者認爲,長篇小說《下放戶的女兒》的思想性和藝術成就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思想性和藝術性都有一定成就。通過一個家庭從大城市到偏遠農村的命運遭際,再現當年上山下鄉的國家叙事;不刻意刻畫不同人物的不同性格特徵,而注重對人物在特定情境中具體而微的細節呈現;二是具有地方社會學文本意義。蘇北鄉村民居的格局、村莊的面貌、風習的概况,在小說中都力求再現當年的特有場景,幷且以非虛構的紀實之筆墨來加以表現;三是嫻熟而又文學性地運用了方言叙述。作者對南京下放戶下放前純粹的南京話都有哪些特徵,到如今南京、沭陽兩地方言融彙後的突出變化,都有具體、詳細、細緻地描述。作者對地方方言具有很强烈的文化自信,常常直接把地方方言化入自己的小說叙事,有一種開明、開放的叙事氣度。

與會者也認爲,《下放戶女兒》的筆致,雖然植根於中國傳統的道德觀中,植根於沭陽本土這片有著悠久歷史、承載著沉重文化包袱的深厚土壤中,但是也因此,一是小說中人物的命運受著這些歷史文化的繩索牽制著,羈絆著,人物只能向傳統道德一次次折回脚步和尋求皈依,只好在傳統道德陰影籠罩中喘息或者委頓了靈魂;二是主人公的性格一直是被動的,逆來順受的,也從不向命運挑戰什麽,人物過於拘泥於道德重負而不能自拔,從而使主人公沒有在一次次重大的矛盾衝突中,獲得靈魂上的升華和超越,也削弱了小說應有的批判力量。三是在語言的質地上,由於小說對於本土語言的一味迷戀,遮蔽了小說對書面語言、普適語言的有效而必要的運用,一些語言較爲生澀,影響了小說語言的精確性表達,以及應有的表現力和感染力。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5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