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登山專欄】汪精衛的上海公館:從「從金屋藏嬌」的王伯群說起

2014/12/2 下午 05:04   資料來源:蔡登山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蔡登山專欄】汪精衛的上海公館:從「從金屋藏嬌」的王伯群說起

圖片來源/汪精衛公館已改為少年宮(郭宏東攝影)

在上海愚園路上有兩處最有名的花園洋房,其中一處即是現在做為「長寧區少年宮」的「汪公館」。「汪公館」是上海淪陷時期汪精衛的公館,是一幢豪華精美的西班牙式別墅,園內一方平整的綠茵,把小樓映襯得格外雍容。

「汪公館」坐落在現今愚園路1136弄31號(原為愚園路310號)。其實「汪公館」本應稱為「王公館」,因為它的主人是戰前任國民政府交通部長兼上海大夏大學校長的王伯群。

王伯群,原名文選,字蔭泰,1885年生於貴州省興義縣景家屯,其父王起元以辦團練而聞名鄉里。1905年他得舅父劉顯世資助,東渡日本留學,五年後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政治經濟系,期間並加入同盟會。辛亥革命爆發後,王伯群回到家鄉,與其弟王文華、妹夫何應欽,以黔系領導人物折衝於各系軍閥之間。

王伯群.jpg

        ●王伯群

1924年夏,廈門大學發生學潮,200多名學生失學,部分教授為學生鳴不平辭職來到上海。王伯群時在上海當寓公,便捐款2000元與這些教授辦起了大夏大學。初任校董會主席,兩年後因馬君武辭校長職,王伯群繼任校長。「四一二」清黨後,他因有何應欽為背景,乃於1928年出任交通部長兼招商局監督。

王伯群出任交通部長後,仍兼大夏大學校長一職。在一次學校慶典活動上,時有「校花」之稱的學生保志寧上臺向他獻花,這位早過不惑之年的部長兼校長竟對這朵整整小他26歲的「校花」一見鍾情,從此苦苦追求。保志寧是滿清貴族後裔,家住南通。其父在南京政府供職,其叔保君健曾任上海市教育局長。保志寧人長得眉清目秀,且善辭令,原就讀滬江大學,以其「才貌雙全,男同學之追求者多而切,不勝其擾,乃轉學大夏大學」。王伯群原有一妻二妾,妻子去世後,一位姨太太先遭遺棄,另一位也在他與保志寧談論婚嫁時亦遭「編遣」。

保志寧.jpg

          ●保志寧

王伯群與保志寧的婚禮於1935年6月18日在上海徐園舉行,證婚人為「黨國」元老許世英、張群。據說王、保兩人當初議及婚嫁時,保志寧曾提出三個條件:一,贈其嫁妝10萬元;二,婚後供其出洋留學;三,為其購置一幢花園別墅。其中購置花園別墅一項,恰巧當時辛豐記營造廠正在承建南京交通部辦公樓及上海大夏大學的教學樓,於是王伯群便一併交該承建商「代勞」了。他選定愚園路上的屋址後,即於1930年破土動工,歷時四年,於1934年落成。辛豐記老闆為取悅王部長,可謂不惜工本,所用材料中的硬木地板、金山石、馬賽克瓷磚、牛皮石灰等,堪稱高檔。該別墅由協隆洋行(A.J.Yaron)設計,主樓為四層,其中地下一層,地上三層,係鋼筋混凝土結構,坐北朝南,外形為哥德式,但局部立面帶有西班牙式建築風格。建築為對稱佈局,中央有室外大樓梯越過半地下室的底層,直接進入一樓門廳。整幢建築有大、小二廳,房間32間。客廳採用東方傳統藝術裝飾,樑柱平頂飾以彩繪,配以壁畫。地坪採用柚木鑲嵌成蘆蔗紋圖案,踏步欄杆也用柚木製成,室內扶梯花紋則用紫銅仿古鑄造。起居室呈西班牙古典裝飾,書房、臥室則採用不同的摩登風格,還專闢有女主人閨中會客室,用以款待女眷,於豪華中顯示高雅。主樓南側是一片開闊的草地,遍植花木,亭台假山、小橋流水點綴其間,盡顯幽雅。四周圍牆築成城堡式,牆壁塑有梅花圖案,就連門窗拉手也全用紫銅開模,鏤空鑄成松花圖案,其風格與主樓一脈相承。

上海汪精衛公館2(郭宏東攝影).JPG

      ●上海汪精衛公館(郭宏東攝影)

當時輿論界對這位「老」校長娶「小校花」本有微詞,如今又冒出來這幢美輪美奐的「金屋」,自然是群起而攻之。其中鄒韜奮主編的《生活》週刊更是迎頭痛擊。於是就有監察委員提出彈劾案,1935年底王伯群因此被迫辭職。時人戲稱王伯群是「娶了一個美女,造了一幢豪宅,丟了一個官職。」,然因有何應欽做靠山,王伯群仍保留國府委員、國民黨中央委員頭銜。1937年抗戰爆發,王伯群隨大夏大學遷至貴陽,撤離上海後,該建築由保志寧叔父保君健代管。保志寧作為「金屋」的第一任女主人,卻僅住了二年半的時光。

上海淪陷後,該「金屋」被汪精衛作為偽政權駐滬辦公聯絡處,人稱「汪公館」。1939年5月6日,汪精衛和陳璧君在日本特務影佐禎昭的陪同下,乘「北光丸」來到上海。儘管汪精衛在上海的福履理路(今建國西路)570號及愚園路738弄內都有公館,但日寇出於安全考慮,還是讓他暫住在東體育會路7號的「重光堂」,那裏是出名的日本特務「土肥原機關」的所在地。同住的還有周佛海、梅思平等人。後來汪精衛又搬到西江灣路上的日軍原西尾中將寓所居住,由日本憲兵保護,連汪的貼身衛士都不許隨便出入。日方認為如此一來,汪精衛等人就都成了甕中之鼈,連活動都受到限制,遑論開展「和平運動」。為了便於監控,於是土肥原與影佐禎昭決定將愚園路上的「王公館」撥給汪精衛使用,因為該公館只有愚園路一個出口,便於安全警衛,又因1136弄內另有十幾幢洋房,可以將周佛海、褚民誼、梅思平、陳春圃、羅君強等漢奸也一併遷往那裏居住。安全由「76號」特工負責。於是丁默邨、李士群乃下令,將弄內住戶全部趕走,接著在牆垣上高築電網,四角設置瞭望亭,門窗裝上鐵門、鐵柵。弄堂內外除「76號」特務大隊長張魯率100餘人日夜把守外,日本憲兵也派出一個便衣小隊在弄口盤查行人,出入須持特別通行證。

汪精衛.jpg

    ●汪精衛

一切安排停當,汪精衛就在他的寓所裏召集大、小漢奸們開起了偽國民黨「六全一中全會」,自任「主席」。1939年7月9日晚,他還在公館樓前發表〈我對於中日關係之根本觀念及前進目標〉廣播講話,日本攝影師為之拍攝新聞紀錄片。直至次年3月30日,汪偽政府在南京成立,汪精衛才遷往南京頤和路公館居住,但愚園路上的「王公館」仍是他在上海的「行宮」。

汪日談判地點(郭宏東攝影).JPG

    ●汪日談判地點(郭宏東攝影)

在汪、日談判的過程中,代表日方的是以影佐禎昭為主,因此也稱「影佐機關」或「梅機關」。當時正式的談判從1939年11月1日開始,地點則先在虹口的「六三花園」,後來因為則因為汪精衛等一群人都搬到愚園路住,於是雙方談判的地點也改在愚園路1136弄60號的地點,它距離「汪公館」的1136弄31號,只有幾步之遙。談判中代表汪精衛之一的陶希聖,一度都在此地住過。 

秀威與民初歷史相關的專區
蔣中正政敵、民國政壇美男子汪精衛
抗戰70周年特別報導
民初文壇:用鵝毛筆渲染的東方世界
民初風雲:傳統與西化的分歧點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81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