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春申舊聞》定公見多識廣,新版好翻好讀,今晨早起,一翻竟又半句鐘過去

2016/5/6 下午 02:30   資料來源:傅月庵   撰稿:傅月庵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傅月庵:《春申舊聞》定公見多識廣,新版好翻好讀,今晨早起,一翻竟又半句鐘過去

     本文取得知名出版人傅月庵授權轉載

小學五年級吧,不知從哪裡得來一本書,書名《黃金世界》,是位「定公」寫的章回小說,封面一整排高高低低的摩天大樓,書裡講青幫歷史,講「穆庸」從鄉下渡江到上海打天下。似懂非懂讀了一整個暑假,心裡對那個臥虎藏龍、龍蛇雜處、龍爭虎鬥的黃金世界大上海真是嚮往極了。 

讀了五專,世事較明,才曉得「定公」本名陳定山,是個會寫能畫的老上海人。穆庸也真有其人,即是「閒話一句」搞定一切的上海灘大亨杜月笙杜老闆。於是,「黃金世界三部曲」(黃金世界、龍爭虎鬥、一代人豪)通通找來讀光看盡。如此這般,關於上海種種,我所認定、最佩服的的就是「陳定山」這三個字了。 

順藤摸瓜進而讀《春申舊聞》《春申續聞》,讀得不亦樂乎。此生愛讀筆記小說,愛看八卦、愛聽內幕,愛掌故軼事亂七八糟各種雜學,大約即從這兩書發微。 

陳定山是杭州人,父親陳蝶仙,堪稱海上聞人,小說家、名編輯,更是實業家,為了抗日,研究出「無敵牙粉」,用以對抗日貨「獅子牙粉」「金剛鑽牙粉」。定山本名「小蝶」,有個妹妹「小翠」,兩人皆天資穎悟,很小就能文會畫,有「神童」之譽。小蝶也寫小說也風流,斯文一脈,與父親遂有「大小仲馬」之譽。 

國共內戰後,陳定山流寓台灣,靠賣畫寫文章教學生過活,詩酒自娛,老一輩雅集唱和,總可見到他的名字。《春申舊聞》、《春申續聞》或可視為「過江諸人」追懷瞬息繁華、昔人往事之作,深層骨子裡,自不無《陶庵夢憶》的幾絲傷逝氣息。 

兩書成於民過64、5年間,很快便絕跡。兩岸開放後,常有人訪找。最有名的當屬舒國治舒大哥,他於此書特別傾倒,常用贈對岸友人,原出版社倉庫存書,幾乎被他買光。或因他的提倡,2000年前後,此書網拍價格節節高漲,甚至達上千元之譜。 

老實說,舊版32開,字小傷眼,且訛誤多有。此年春天,「秀威」所屬「獨立作家出版社」獲得授權,重出新版,堪稱書界一大福音,書前蔡登山先生導讀,更屬必讀,關心「定公」晚年生活者,無數懸念,於此當得一次廓清。 

定公見多識廣,新版好翻好讀,今晨早起,一翻竟又半句鐘過去。

 

其他相關新聞可參

〈琴台客聚:陳定山筆下的上海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0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