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聽到狗聲,想到狗標

有頁圖來源:foretagimark

「聽到狗聲,想到狗標」這是一句很古早以前,大約是五○年代左右一家男仕西服的電台放送廣播文案;雖然已超過將近五十年的歲月,母親仍會把它當作如諺語般的句子脫口而出,可見優秀的廣告設計或文案給人極深的印象,往往是一輩子的。

相信對英美流行或搖滾樂「很了」的妳/你隨口就能說出不少早已成為「聖像圖騰」的經典專輯封面案例:不管是Andy Warhol替Velvet Underground設計的「大香蕉」,還是Beatles《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名人排排站」;甚至聽見Sex Pistol的〈God Save The Queen〉腦海中便會浮現出一張被粗暴地斯去了眼睛與嘴巴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玉照,還有Pub、唱片行最愛張貼在店門口自我標榜或招攬客人的The Clash《London Calling》封面,那張貝斯手Paul Simonon岔開雙腿,狠砸愛琴的激情黑白照片……實在太多,不勝枚舉。可是在被問到「你/妳印象最深刻的台灣唱片封面設計?」的時候,往往是啞口無言,說不出所以然的。

Top

設計真空的二十年(1950至1970)

其實,以四件式編制的搖滾樂團表演形式早在貓王Elvis Presley在美國大紅大紫的時候就已經隨美軍駐台傳入台灣,並被當時的人們稱之為「熱門音樂」;在台灣的文化脈絡中,這個詞指的多半是西洋的,特別是「美國的」,受到年輕人所歡迎的音樂。搖滾樂的最初接觸者與在台灣落土生根之處大多是在眷村,從楊德昌的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就呈現了五○年代的時代氛圍—–眷村青年組成的樂團翻唱「貓王」的歌曲。

搖滾樂到了六○、甚至七○年代的民歌時期仍舊以餐廳駐唱與翻唱當紅西洋流行樂曲為主,並未有創作樂團出現,沒有發片,自然沒有唱片設計可言。而一般流行歌手的唱片封面製作則都採取這樣的模式:「台灣早期沒有所謂的唱片設計這件事,大都是唱片公司老闆帶著即將發片的歌手到重慶北路拍宣傳照,然後拿照片到印刷廠告訴老闆歌手的名字和曲目,叫他們排一排版就大功告成了。」曾幫羅大佑、伍佰、陳昇、趙傳、李宗盛等滾石唱片旗下歌手作封面設計的李明道表示,台灣正式開始有唱片設計這個行業是在七○末、八○年代初的民歌後期才出現。因為當時台灣經濟起飛,國民消費水準提高,唱片公司願意花多一點預算作更精緻,能吸引消費者目光與刺激購買慾的包裝,「不過,一開始並沒有設計師或專門做唱片設計的人,一般就交給廣告公司,如國華廣告。」於是,千篇一律的歌手大頭照加上俗麗顏色的手工美術字成為這個時期唯一的風格。

Top

純情的木吉他校園風格(1970年代)

民歌在七○年代末打入主流社會,新格唱片的「金韻獎」合輯成為校園民歌手發表創作的舞台;當時的合輯封面往往只標註負責設計製作的廣告公司名稱而未標明設計者,以新格唱片「金韻獎」合輯為例,形式風格大多是用手繪插圖抱著木吉他的男女大學生,偶爾則使用藍天白雲的風景照綴以手繪字體,再不就是當時流行的現代主義極簡線條風格。後來民歌漸漸成為商業音樂的一種商品形式,許多公司紛紛以「民歌偶像」、「文藝青年」、「校園美女」的形象為旗下歌手包裝;於是,綠草如茵的操場、紅磚斑剝的校舍古牆、陽光沙灘仙人掌成了歌手拍攝全身或半身照最好的唱片封面背景。以潘安邦名作《外婆的澎湖灣》為例,封面潘安邦趴在草地上手裡拿著類似書信的紙張露出燦爛笑容,封底則是擺出畫家在卵石遍佈的河邊寫生的姿態。


●潘安邦成名作〈外婆的澎湖灣〉

後來八○年代初的一些著名專輯封面依舊沿襲民歌時代的手繪插圖風格,如張艾嘉的《童年》與花草插圖搭配歌手照片的羅大佑《青春舞曲》專輯。


●張艾嘉〈童年〉

Top

黑白酷勁與硬漢重金屬(1980年代)

當「清純自然」的形象大量地被製造與使用之際,原本民謠扮演的「校園/知識份子代言人」角色同時也宣告了邁向死亡。但在1982年,突然有一個本來應該穿上白袍的醫學院學生,用一身黑色勁裝的形象與搖滾樂,像用炸彈一般的震醒了保守沈睡的台灣社會,這個人就是羅大佑。1982的首張專輯《之乎者也》讓台灣終於出現了第一張歌手不再以「賣笑」討好消費者的「低調」唱片封面。由杜達雄設計、鄭康生攝影的《之乎者也》,用紅、黑、白傳統上具有「革命感」的顏色為基調:紅色的「之乎者也」剛硬的宋體字表現出對大時代的熱血批判與沉重抗議,黑色背景前穿黑皮衣一頭長捲髮的羅大佑露出的左臉上面無表情,白色的「羅大佑」字樣如鋼印般烙在封面的右下角。對當時戒嚴的社會氣氛來說,這樣的形象已經夠叛逆了,甚至「可怕」,但把歌手名字和專輯名稱直接擺在上面的方式,仍「酷」的不夠。

之後杜達雄替滾石與飛碟唱片製作了很大部分的專輯封面,大量應用了現代主義式的簡潔流利直線硬邊和方塊三角圖形編排與黑白對比、單一色調攝影照片。雖然杜達雄先生在專訪中表示,喜歡用上述元素只是個人風格偏好,而且在照相製版的時代,手工製作起來比較方便;但參照國外同時期的平面設計與服裝流行風格來說,去性別(中性)與隱藏個性是八○年代顯著的特色,穿著黑皮衣的男性重金屬樂手留著一頭長髮,電子樂手畫起濃妝,女性削短頭髮穿起大墊肩倒三角式的套裝遮蓋身體曲線,高腰牛仔褲與碎花長裙下踩著白色籃球運動鞋;冰冷無個性的玻璃帷幕大樓拔地而起,毫無流線型的硬邊「霹靂車」滿街橫行;鏗鏘有力的電子合成旋律與鼓打下去還會有回音的硬漢重金屬是這年代的時興,不知不覺的,「酷」成了八○年代的代名詞。

「我印象中第一個唱片設計師的名字大概是杜達雄,再來就是陳偉彬,然後是楊立德。」蕭青陽說,早期的唱片設計師往往就是幫藝人拍宣傳照的攝影師,封面設計、造型、拍照都一手包辦,像杜達雄做潘越雲在滾石全盛時期的專輯,張艾嘉的《忙與盲》與羅大佑的早期作品;楊立德幫蔡琴、蘇芮拍的封面;陳偉彬設計的黑白色調蘇芮《搭錯車》電影原聲帶,都是令蕭青陽印象深刻的設計師代表作。

此後,滾石與飛碟成為形塑台灣唱片封面美學的田圃搖籃。

「滾石李明道」與「飛碟杜達雄」是最響亮的兩個名字,幾乎包辦了八○年代台灣唱片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封面設計,直到1986年「水晶」唱片【1】成立,引進另一套西方另類獨立廠牌美學觀點之前,主流唱片公司大都還是繞著歌手的照片打轉。

值得一提的是,八○年代除了「丘丘合唱團」、「紅螞蟻」、「薛岳與幻眼樂團」等發片而為人熟知外,1986年6月,由賈敏恕、吳旭文、張乃仁等六人組成的「青年」樂團,史無前例地在西門町新聲戲院買下巨幅看板,來勢洶洶地宣告發片;不幸地,由於專輯內十首歌曲送審未過關,僅有一首單曲〈蹉跎〉可公開播放。發片兩個月後,唱片銷量奇慘,廣告看板遭撤,「青年」在次年(1987)因團員入伍,宣告解散。然而,同名專輯由發堀「紅螞蟻」樂團的製作人方龍泉所攝影與設計的三島由紀夫式黑白肌肉男寫真封面,卻展現了不同於前述三個樂團以成員照片為專輯封面的創意,更為青年樂團悲壯的歷史留下見證。


●搖滾先驅薛岳名曲〈機場〉

1988年,「水晶」唱片創業作出版趙一豪擔任主唱的「DoubleX」樂團的處男作《白癡的謊言》算是預告九○年代「另類」大行其道,比六年前《之乎者也》「拒絕」得更徹底的黑色里程碑,設計者不詳的全黑色封面只印著團名與專輯名稱。對當時的主流公司來說,這種低調,「大拒絕」式的陰暗誨澀風格無疑是自檔財路。然而「水晶」自創業即以引進、代理與推廣美國硬蕊龐克名廠SST,英國八○年代的三大獨立名廠Factory、Rough Trade及4AD為業務,順勢將國外「另類」廠牌的設計美學引進台灣。此外,1989年,李明道幫黑名單工作室《抓狂歌》設計的土藥商標封面及之後再版的「紅螞蟻」同名專輯封面上的綠底橘紅色螞蟻圖形均為往後唱片封面設計的轉向與多元開放預埋伏筆。

Top

反攻主流的另類思潮(1990年代)

1991年,趙一豪單飛專輯《把我自己掏出來》因歌詞大膽露骨成為解嚴後唯一「榮獲」新聞局「有違社會善良風俗」認證而遭查禁的專輯;黑白色調,被肢解四散的趙一豪相片讓設計師劉開成為九○年代第一代台灣獨立廠牌的化妝師;在杜達雄口中,劉開是一位個人風格強烈的設計師,以設計「文藝圈」人士的案子為主,參與的廠牌除「水晶」外,代表作即真言社和波麗佳音合作時所發行的Baboo樂團同名專輯、林強《春風少年兄》和《少年ㄟ,安啦!》電影原聲帶。


●林強〈少年ㄟ,安啦〉

受到喜以混亂拼貼挪用的後現代主義思潮與「新表現主義」繪畫諧擬權充的模仿再製風格影響,八○年代冷酷陽剛、一塵不染、簡潔明快的現代主義風格就此被打垮;強調性別自主,強調手工率性,強調「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個人主義擡頭氣氛隨著解嚴後的開放民主,街頭不斷的示威遊行全面爆發。於是,這時期的台灣唱片包裝除了港星入侵或偶像藝人仍舊以攝影師導向的唯美照片作號召外,「水晶」、真言社及「友善的狗」旗下的創作藝人及樂團都紛紛展現了手繪與「DIY」拼貼的「純藝術風格」;較具代表性的有1993年「友善的狗」旗下刺客樂團《你家是個動物園》、1994年發行的《台灣地下音樂檔案Ι》與同年發行的陳珊妮《華盛頓砍倒櫻桃樹》親手繪製的封面,以畫家李明中畫作為封面的林強《娛樂世界》專輯、1995年陳珊妮《乘噴射機離去》等等。


●陳珊妮〈比較〉,收錄於《華盛頓砍倒櫻桃樹》專輯

1994年以後,唱片包裝開始有大量朝向作紙殼特殊設計傾向。

一開始可能只是獨立廠牌如「友善的狗」設計師與創作音樂人的創意發揮,如黃韻玲的《黃韻玲的黃韻玲》專輯,或單純展現對黑膠時代紙殼封套質感的懷舊情緒;後來唱片公司發現特殊包裝具有吸引消費者購買收藏的效果,開始大規模採用,甚至影響主流大唱片公司後來用附贈海報、「VCD」等贈品的大型紙盒作偶像藝人的包裝,演變至今造成「音樂內容不重要,華麗包裝人人愛」的怪像。其後,扮演「另類藝人偶像化」推手的魔岩唱片【2】於1995年成立,第一張發行的唱片《伍佰的Live》讓另類「毒藥」透過商業「糖衣」包裝反攻主流;由李明道設計的封面將電腦拼貼影像的效果徹底發揮,此後這種炫麗的電腦影像處理畫面成為李明道為人津津樂道的設計風格;此外,後來入圍2005年葛萊美唱片設計獎的蕭青陽也在魔岩的歷練中逐漸嶄露頭角。同年,骨肉皮與濁水溪公社的處男作也由「友善的狗」以「一九九五台灣地下音樂系列」的名義發行,均是以白色為底,搭配由電腦影像處理的簡單插圖。

1995年3月兩個美國青年在墾丁舉辦了「春天吶喊」音樂會,共有二十多組地下樂團參與演出;同年由多所北區大專院校「熱音社」學生組成的「北區大專搖滾聯盟」正式成立,並於翌年舉辦了首次「野台開唱」演唱會,展現了搖滾樂在大學生族群中受到的歡迎程度與學生樂團積極爭取發聲管道的行動。此間發行收錄陳綺貞早年樂團「防曬油」歌曲的《牛年春天吶喊1997》合輯與集結濁水溪公社前期名曲的《1997濁水溪公社牛年春吶現場》成為此間獨立音樂唱片設計的代表作。

1997年底亂彈、廢五金、糯米團等原本的「地下樂團」紛紛由主流唱片公司發片;此外,台灣第一個女子創作樂團「瓢蟲」也發表自製同名專輯,封面貝斯手小寶畫的蠟筆畫開啟往後「女子樂團素人風」封面的濫觴。1998年,某英國鞋商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舉辦「赤聲搖滾」演唱會並發行以四個裸體小男孩持電吉他為封面,收錄濁水溪公社、骨肉皮、夾子、四分衛等團作品的合輯,至此成立於九○年代的各地下樂團首度同台聯合演出,部分樂團開始長期在北市師大路的「地下社會」演唱。「角頭音樂」在同年成立,發表了收錄多個知名地下樂團的合輯《ㄞ國歌曲》,封面上仿金紙木刻的「三仙老人標」即由五月天主唱阿信繪製。

1998年還有一個重大的事件,就是伍佰《樹枝孤鳥》專輯的發行。《樹枝孤鳥》因為採用台語歌曲的復古曲調,配上如詩般典雅,卻能「嚷嚷」上口的歌詞,成為一張兼顧藝術與市場性的搖滾唱片,將來可能成為台灣音樂史上百大前五名的經典專輯;而在李明道鮮明清爽封面設計下,更讓台語歌唱片的封面展現出前所未有的輕鬆自信與「時尚感」,從此一掃台語歌音樂與視覺形象上長期受酒店俗艷與黑道江湖文化影響下的沉重悲情。


●伍佰〈飛在風中的小雨〉,收錄於《樹枝孤鳥》專輯

1999年魔岩發行的「乩童秩序」《愛會死》也許在《樹枝孤鳥》前一年的光環下遭到忽視埋沒,但〈我愛世紀末〉這首描述男同志情慾出櫃的單曲,大膽直接的歌詞不但還給1991年趙一豪的《把我自己掏出來》一個遲來的公道,在千禧年「世界末日」傳說的陰影下,由蕭青陽所設計亮銀黑色高反差搭配口紅般櫻桃色「愛繪死」字樣的封面更讓晚了將近四分之一世紀才現身台灣的「絲絨金礦(Velvet Goldmine)二十世紀男孩」展現了比「紐約娃娃」(New York Dolls)還細膩的本土男色風情。

1999年,1976樂團和五月天分別透過自助發行與滾石唱片發表了首張同名專輯,清新的民謠搖滾及英式吉他曲風,有別於以往主流或非主流樂團慣用的硬式搖滾或重金屬曲式的美國路線,果然獲得了高中學生為主的聽眾的熱烈迴響,五月天還打敗了同時期發片的另一樂團「脫拉庫」 ,代表了原來的地下樂團站上主流樂壇,展現與伍佰分庭抗禮的群眾基礎;1976樂團在商業成績上不敵五月天,但堅持首作《1976-1》「限量一千張」的傳奇為人津津樂道,更讓1976成為2000年後走「英式文藝腔」路線的獨立樂團音樂與唱片設計風格上的啟蒙導師。

從此九○年代初期被主流社會忽視的搖滾聲音終於逐漸取得了唱片市場的聲音與視覺的發言權。反倒是主流唱片公司逐漸陷入靠與音樂無關的贈品、如廉價塑膠玩具般的怪異包裝和預購加值、慶功改版拉抬買氣的迷思中,永遠沉淪了。

Top

無法無天的極限(2000年代)

2000年金曲獎的勝利後讓搖滾樂團成為一個新的市場,除了獲得主流公司「賞識」的五月天、董事長、脫拉庫順利發片,在貢寮的第一屆海洋音樂季順利舉行,「水晶」、角頭等獨立廠牌紛紛幫「地下」搖滾樂團發片,形成2000年至2001間的樂團發片高峰榮景,設計方式的百無禁忌與電腦軟體的使用方便,讓更多新生代設計師或音樂人本身加入封面設計,也讓唱片設計更能接近樂團音樂創作。

除了角頭唱片大部分唱片均交由蕭青陽操刀,呈現出一種很「台灣味」的懷舊鄉土情懷與海洋般自在坦蕩的情調,前者以夾子電動大樂隊成名作《轉吧!七彩霓虹燈》為代表,而後者則以陳建年的《海洋》為標的。「水晶」唱片走的則是都會文藝青年路線,不管是音樂或設計都不經意給人淡淡哀愁與懷才不遇的鬱悶感,大概是創作者總希望能在灰暗的台北天空中看見曼徹斯特的彩虹吧!優秀封面代表作有2000年1976《方向感》、「無政府」樂團同名專輯、《快樂玩band參》合輯,2001年有1976《愛的鼓勵》、台灣後搖滾先驅「甜梅號」的同名專輯等等。此外,2001年四分衛在Sony公司旗下副牌動能音樂發表的第二張專輯《Deep Blue》與風雲唱片發行的「Editec電輯器樂團」首作《Freeway》都在主流大廠雄厚資金的挹注下嘗試了彩色特殊外殼的包裝設計。

兩年間令人印象深刻的傳奇大概還有魔岩讓MC Hot Dog竄起的「EP奇蹟」2001年前後發行的首張EP封面的塗鴉「tag」與第二張《犬》封面的老屋牆上大型畫作均是出自塗鴉大師呂學淵之手的作品。現在這張大型畫作仍被「晾」在台北市民大道台鐵的鐵路機廠附近,成為一個聖壇圖騰,亦像是預言2002年之後「嘻哈混搖滾」大熱潮的「聖告圖」(announcement)。2003年,樂團的「泡沫經濟」時代提前來臨,一些被炒作起來的Nu-Metal樂團封面設計像是他們的音樂一樣了無新意,「紐約學院派」的塗鴉風格只能算是當紅炸子雞,冷了就油膩走味,令人難以下嚥,而且嘻哈風至今仍是件「很好賣」的商品。

2004年之後,隨著MP3的興起、唱片業的不景氣及「水晶」與魔岩的相繼結束營業,許多曾經或是不曾在上述這兩家工作的唱片從業人員紛紛成立了新的獨立廠牌。因廠牌經營者特殊偏好的緣故,封面設計呈現出強烈的品牌辨識度與經營者語言;不管是林暐哲音樂社走回類似民歌時期「校園偶像」的單一色調人像,五四三音樂站將林盟山的攝影、可樂王的插圖與林小乙的包裝作結合製成如「LV」3小錢包般「優雅帶著走」的「音樂精品」時尚路線;黑死金屬早已成為「TRA」的註冊商標,默契音樂的清新搖滾與電子音樂,還有小白兔橘子承襲自「水晶」九○年代的低調另類、粗獷手工與後搖滾花草風及台中老諾永遠的十八歲之中台灣陽光硬蕊熱血龐克,他們都期待能利用更具廠牌或設計師特色的語彙,拉住早已習慣下載音樂的新生代的目光。這些獨立廠牌的唱片封面作品都將成為這一代人視覺連結音樂的記憶,而且這歷史至今仍不斷地在持續發展中。

都2006了,你還在買唱片幹嘛?我不只愛聽,更愛「看」唱片!

---------------------------------------

【1】「水晶」唱片創立於1986年,台灣最偉大的獨立唱片公司,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老闆為韓國華僑任將達。
【2】傳奇廠牌魔岩唱片為滾石唱片子公司,創辦者為張培仁,於1992年至2001年的盛世中,提攜後進,厚植培育華人兩岸三地「另類」音樂創作者無數;魔岩唱片結束後,張培仁於2004年成立「中子創新」,以「Simple Life 簡單生活節」創造巨額利潤與名聲。

*特別感謝蕭青陽先生、李明道先生、杜達雄先生,口述史料與指正。
*原文首刊於《ELVIS數位音樂誌》,第11期,2006年6月1日。

本文節錄自《搖滾黑白切》,原作者中坡不孝生
編輯/整理:鄭伊庭

延伸閱讀
《冬未了》入圍8項金曲獎項!樂評中坡不孝生細數蘇打綠歷年專輯特色
風聲雨聲讀書聲中的「雜音」:國北師熱音社簡史/中坡不孝生
閃靈主唱Freddy獲英國金神獎 樂評中坡不孝生細述黑死金特色與發展
文化流氓十年劍 龐克樂評墓誌銘──專訪中坡不孝生《搖滾黑白切》

 

分享:
今日人氣:8  累計人次:385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