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的dead body?法醫說了算! ──跨國法醫團隊重啟大馬懸案

Top

撲朔迷離的兇殺案

首頁圖來源:Studiolarsen

Flickr_Alisha Vargas.jpg
●圖片來源:Flickr_Alisha Vargas

2008年,一名定居在泰國得馬來西亞巫裔女子艾花露絲,被發現陳屍於一間民宅的化糞池,藏屍的糞池還被人刻意以水泥鋪蓋。

在此之前,艾花露絲曾向母親透露遭到荷蘭籍丈夫的虐待。不久後,她的母親就接到荷蘭籍女婿通知,表示其妻已經回去馬來西亞老家。但她始終未接到女兒任何音訊,只好於2008年2月17日,在大馬報警女兒失蹤;同年10月10日,艾花露絲的遺骸被她在泰國住家的新屋主發現。

當時,泰國警方證實死者是大馬巫裔女子,而其荷蘭籍丈夫不知所蹤。由於泰國與荷蘭之間沒有簽署引渡合約,此案無疾而終。

2016年,荷蘭政府重啟調查,派遣一支法醫團隊飛抵大馬,開棺驗屍,以鑑定其死因。這起懸宕了8年的案件,有了新的轉機。

Top

是誰讓屍體說話?「宋慈」是何許人也?

逝者已矣,無法再為自己說話,如何能讓自己的冤情昭雪?而被誤判的嫌疑人,又如何能夠以證據洗刷自己所蒙受的不白之冤?

在刑案調查中,「法醫」扮演了關鍵角色。由中央警察大學副教授鄒濬智和蔡佳憲醫師一起編著的《是誰讓屍體說話?──看現代醫學如何解讀《洗冤集錄》》,透過逐字逐句的翻譯,帶領讀者穿越時空,了解世界級法醫鼻祖──宋慈和他撰寫的經典著作《洗冤集錄》,又以今日西方醫學的角度寫成「醫辨」,探討《洗冤集錄》所提及的古代醫學知識。

宋慈在《洗冤集錄》的序文中開宗明義講道:「獄事莫重於大辟,大辟莫重於初情,初情莫重於檢驗。蓋死生,出入之權輿;幽枉,屈伸之機括,於是乎決。法中所以通差今佐理掾者,謹之至也!」意思是說:在所有案件的審理中,最重要的就是死刑的判決,而要對犯人判處死刑,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案發情形,而要弄清案發過程,最重要的就是要依靠檢驗的手段。因為人犯是生是死,斷案是曲是直,冤屈是伸張還是錯成,全取決於檢驗後所得到的結論。這也就是法律提醒州縣審理案情的所有官員,必須特別謹慎的道理所在,一定要無比小心才行啊!

作者蔡佳憲醫師在「醫辨」中,以自身學習歷程為經驗的對照,認為「大體解剖課」是養成一位醫生或是法醫鑑識官的必經之路(最重的八學分科目)。能藉此接觸真實的大體(cadaver),是一種使命也是一種責任。港劇「法證先鋒」戲劇效果演得太過神化,專業的法醫不會只憑表面傷勢,就輕言判斷死因。死因的推斷可能是由多個因素所組成。除了解剖學上的資料外,還要結合生化分析,環境證據,證人記錄等多個因素,才能提供一個最可能的直接死因。就算頭部撕裂傷,都未必是因此致死,也可能是由於心臟病發致死,暈倒時撞擊硬物所致,他殺後再故佈疑陣製造的「死後傷」。

知名影集《CSI犯罪現場》曾藉著劇中主角的口說出宋慈這號人物,並提到他「讓蒼蠅緝凶」的事蹟。

宋慈(約1186-1249),字惠父,南宋人,是聞名中外的執法者和法醫學家。他生於福建的仕宦之家,父親宋鞏也是司法官員,使宋慈在司法和醫學方面具有家學淵源。上述影集中提到的「蒼蠅緝凶」,可見載於《洗冤集錄‧卷五》: 

《洗冤集錄‧卷五》提到受害者係被仇殺,經驗屍後,推測兇刀為農村常見之鐮刀。但由於鐮刀實在太過常見,承辦官員於是利用嗅覺靈敏的蒼蠅──先將所有鐮刀集合起來,觀察蒼蠅集中在哪把鐮刀上,再於此推知用以農作的鐮刀不可能沾血,雖經洗去而仍能吸引蒼蠅之曾沾有血跡鐮刀為兇刀。 

蠅類通常以腐敗物質為其孳生活動地,比方說動物屍體、糞便、果肉等等,這些腐敗物質除了是蒼蠅的食物來源,也是蒼蠅繁衍後代的重要養分,因此許多蠅類可以在一公里外就聞到食物,有的種類甚至能嗅到四十公里以外的食物來源。蒼蠅嗅覺靈敏程度遠高於人類,如同現代利用警犬嗅聞毒品或是縱火物一樣,自然界生物的天生靈敏嗅覺,常協助人類偵破許多案件。 

雖說古人辦案得不到現代鑑識科學的支持―透過各種儀器分析,將血滴等微物跡證加以類化及個化,例如透過檢測鐮刀上血跡殘留反應,或是進一步分析鐮刀上血液的DNA型別,但他們懂得透過仔細觀察,得知血液微物跡證可能吸引蒼蠅的特性,因此常常藉由蒼蠅的協助而破案。此舉已隱涵了現代鑑識科學中利用微物跡證(trace evidence)破案的道理。對於微物跡證,現代刑事鑑識採用更靈敏的「電子鼻」和「氣相層析同位素質譜儀」,使得犯罪更無所遁形!──《是誰讓屍體說話?看現代醫學如何解讀《洗冤集錄》》,p12、288~290

Flickr_Jes.jpg
●圖片來源:Flickr_Jes

Top

什麼死人骨頭?那才是破案關鍵!

在這起疑案的重新調查行動中,荷蘭政府派遣了4名法醫、6名查案官和司法人員,會同馬來西亞的法醫,到死者在馬來西亞的老家掘墳取骨

根據國大醫學中心的法醫沙榮指出,他們將艾花露絲的骨骸送往吉隆坡中央醫院進行核磁共振掃描後,接著會帶回國大醫藥中心,以各種先進儀器進行掃描化驗和分析,以檢查骨頭上的痕跡是人為或自然生成,是否有遭物器致傷等。可惜的是,死者的遺骨缺少了10%的骨骸。

即使只剩下骨骸,現代醫學還是可以運用各種先進的儀器檢驗、釐清死因。那麼,在宋慈的年代,彼時的法醫如何驗骨呢?根據《洗冤集錄‧卷三》〈十七、驗骨〉的記載: 

【原文】

人有三百六十五節,按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男子骨白,婦人骨黑。婦人生,骨出血如河水,故骨黑。如服毒藥骨黑,須仔細詳定。

髑髏骨:男子自頂及耳並腦後共八片,蔡州人有九片。腦後橫一縫。當正直下至髮際,別有一直縫;婦人只六片;腦後橫一縫,當正直下無縫。

牙有二十四,或二十八,或三十二,或三十六。

胸前骨三條。心骨一片,嫩如錢大。項與脊骨各十二節。自項至腰共二十四椎骨,上有一大椎骨。肩井及左右飯匙骨各一片。左右肋骨,男子各十二條,八條長,四條短;婦人各十四條。男女腰間各有一骨,大如手掌,有八孔,作四行。

手腳骨各二段,男子左右手腕及左右臁肕骨邊,皆有捭骨;婦人無。兩腳膝頭各有{奄頁}骨,隱有其間,如大指大;手掌腳板各五縫,手腳大拇指並腳第五指各二節,餘十四指並三節。尾蛆骨若豬腰子,仰在骨節下。

 男子者,其綴脊處凹,兩邊皆有尖瓣,如稜角,周布九竅。婦人者,其綴脊處平直,周布六竅。大小便處各一竅。

骸骨各用麻草小索或細篾串訖,各以紙簽標號某骨,檢驗時不至差誤。 

【譯文】

人有三百六十五根骨頭,這和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是吻合的。人的屍體腐爛後,男人的骨頭是白色的,女人的骨頭是黑色的。女人生前行經,出血像流水一樣,血液流散,所以骨頭是黑色的;顏色和服毒藥而死的骨頭差不多,應該仔細鑑別。

腦顱骨:男人從頭頂到耳部和腦後共八片,蔡州人有九片,腦後有一條橫縫,從這條橫縫的中點往下至髮際,又有一條直縫。女人的頭骨只有六片,腦後有一條橫縫,卻沒有當中直下的直縫。

每個人的牙齒多寡不等,有的二十四顆,有的二十八顆,有的三十二顆,有的三十六顆。

胸前骨有三根。心坎骨一片,只有銅錢那麼大。項骨和脊骨各有十二節。從項部到腰部共有二十四塊脊椎骨,最上的一塊叫大椎骨。左右肩井骨和飯匙骨各一片。左右肋骨,男人兩邊各十二根,其中八根長的,四根短的。女人兩邊則各有十四根。不管男人或女人,腰部都有一塊手掌那樣大的骨頭,上面有八個洞孔,分成四排。

手骨和腳骨各有兩段。男人左右手腕和左右脛骨旁邊都有捭骨,女人沒有。兩邊膝頭地方各有一塊和大拇指差不多大小的奄頁骨,隱藏在膝蓋中間。手掌和腳板各有五串小骨頭,手、腳的大拇指(趾)和腳的小趾各只有兩節,其餘十四指(趾)都是三節。尾蛆骨好像豬腰子一樣,掛在脊椎骨節的最下面。

男人的尾蛆骨和脊椎骨相連的地方稍凹,兩邊有尖瓣,像菱角,四周有九個小洞孔。女人尾蛆骨和脊椎骨連結處平直,周圍有六個小洞孔。大小便的地方各有一個洞孔。

受檢骨頭,都要用麻繩或細篾一根根串起來,並用紙簽標明是什麼骨頭,檢驗的時候才不會搞錯。 

【醫辨】

1.

根據屍體解剖學,成人骨頭西方人206塊,半數東方人204塊(最小腳趾骨融合),小孩有213塊,新生兒則有305塊,分為頭顱骨、軀幹骨、上肢骨、下肢骨四大部分。兒童因骶骨、尾骨、髖骨尚未融合,所以骨頭總數比成人多11~12塊。頭顱骨又可分為顱骨、顏面骨。顱骨:共八塊。奇數骨是額骨、篩骨、蝶骨和枕骨,偶數骨為顳骨和頂骨;顏面骨共15塊骨,奇數骨是犁骨、下頷骨和舌骨,偶數骨為上頷骨、顎骨、顴骨、鼻骨、淚骨及下鼻甲。

2.

正常成人恆牙共32顆,不含智齒則為28顆。先天顱顏畸形或染色體異常者可能奇數顆。門牙2顆、犬齒1顆、臼齒4顆、智齒1顆,共4組。

3.

宋慈指胸前骨(龜子骨、心坎骨)有3根,對應解剖學中的專有名詞應為胸骨柄(manubrium)、胸骨(sternum)、劍突(xiphoid)。宋慈指24塊脊椎骨則對應為頸椎(C)7塊、胸椎(T)12塊、腰椎(L)5塊。大椎骨為解剖學所指的骶骨(sacrum),幼時5塊(四段間隔)至成年融合成一塊,故有成對的4個洞(看似麻將的八筒)。尾蛆骨為解剖學所指的尾骨(coccyx),幼時3~4塊尾椎,成年合成一塊尾骨。

人類有12對肋骨,同胸椎數:分上中下,上部第一到七肋骨經肋軟骨與胸骨(Sternum)相連,亦稱做真肋;中間的第八到十肋骨經肋軟骨匯聚成肋弓(Arcuscostalis),又稱為假肋。最下的第十一和十二肋骨僅半圈(一端游離),游離端無軟骨相連,又稱浮肋。受力強度由上至下遞減。

骨盆(pelvis)由骶骨(sacrum)、尾骨(coccyx)及成對髖骨(Hip)組成。髖骨又細分為髂骨(ilium)、坐骨(ischium)及恥骨(pubis)。

就西方解剖學來說,男女骨骼數量應該相同,區別在於真骨盆(又名下骨盆、小骨盆),男性骨盆較小,似倒立的交通錐。女性骨盆則較男性寬大,像直立圓桶。又女性骨骼重量比男性輕,全身骨骼的總重量大約比男性輕20%。雖然西方解剖學與宋慈提出的數量有出入,但推測宋慈的計算結果,可能是把軟骨一併計算進去的關係。

另外,宋慈已知利用骨頭形狀、數量、角度之差異,判別屍體的種族及性別,很接近今日體質人類學家的做法,這在當時是很進步的觀念。──《是誰讓屍體說話?看現代醫學如何解讀《洗冤集錄》》,p139~143

法醫的專業,可以讓屍體說話,讓膠著的案情得以釐清。大馬疑案的結果如何?還有賴專業法醫與偵查人員的通力合作,但願早日緝拿真凶歸案,讓逝者安息! 

本文整理自《是誰讓屍體說話?看現代醫學如何解讀《洗冤集錄》》,鄒濬智、蔡佳憲編著。
編輯、整理/徐佑驊

延伸閱讀
「世界法醫學」之父是中國人?鄒濬智、曾春僑現身「台灣大搜索」,肯定南宋宋慈的專業鑑定
國文博士鄒濬智老師談他的跨領域書寫歷程:從傳統中文系到鑑識科學
7/15【2015 科學 Express講座】陳用佛:鑑識見識──淺談台灣的鑑識科學

終於抓到真正的開膛手傑克了?!破案關鍵是「鑑識科學」!
死囚室的離奇命案,背後隱藏什麼訊息?──《死刑今夜執行》試閱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92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