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解決辦法是找到愛―那到底是什麼?」:現代成人童話《人魚之夢》試閱

Top

第14天 上午

「唯一解決辦法是找到愛―那到底是什麼?」

 

小傻與我在沙灘上散步。他仍像螃蟹,在沙灘上橫著走,還左搖又晃。他總改不掉這壞習慣。

這裡沙灘是白色的,且沙子很鬆、很軟,踩進去時,整個腳掌會被沙子吃進去,猶如泡在水裡。這早風有點強,且濕濕的,頭髮吹到臉上會被黏住,我得一次又一次把頭髮撥開,不過也許是因我的臉太髒也不一定。

我已離開海王國兩個禮拜。大海就是我的家,卻不知如何返家,猶如丟了鑰匙、只好在大門前發呆的笨蛋。

阿郎、阿炮與三八花都外出「覓食」了,防空洞裡只剩淑麗。她說她頭痛,待在防空洞裡休息。我原本跟淑麗在防空洞裡聊天,聽她談昔日她在美國紐約流浪的日子,真是有趣。但她頭痛加劇,我也不好再打擾她,只好跟小傻在外頭晃悠。

 

「那是什麼?」我指著前頭發光物品問小傻。

小傻聳聳肩膀。

我們走向前去,見海灘上有一張金卡及一封信件。我撿起。金卡上頭沒印著什麼,就是一張發亮金卡,但信上面寫著:

 

阿香 啟

 

我?這是一封給我的信?

「小傻,」我說,「這是給我的耶?」

小傻說:「快打開來看。」

我點頭,將信打開,發現那是來自海龜父親的一封信。

「小傻,」我說,「這是來自父親的信耶!」

「快唸給我聽吧!」小傻說。

我點頭,將信上內容唸給小傻聽:

 

喂,你倆怎麼不見啦!差點把我老命給嚇飛啦!幸好章魚巫師先生替我查水晶球,才知你們跑去人類世界了。真是,你們這兩個小傻蛋,怎麼跑去那麼可怕的地方,你倆難道不要命啦!都怪我不好,沒把你們看緊點,不過現在才來說這些,也於事無補。

現在我能做的是,讓你們在人類世界過得舒服點。拿到那張金卡沒?你們快把那金卡拿去銀行,他們會給你們很多錢。記得,早點回來,不能待超過人類世界六十天,要不會有後果的……

 

愛你們的海龜父親

 

當我讀完信上最後一字時,信即冒成一陣煙,消失了。好像電影裡那種俗套片段,有點蠢厚,但真是如此。

「信就這樣不見了?」小傻說,「還真有父親的作風呢!」

我點頭。「他的確就是這樣。」

「父親說可拿這張金卡去銀行領錢,」我跟小傻說,「等一下我們也許可試試看。」

 

小傻與我回到防空洞時,淑麗還在睡。我倆悄悄簡單穿雙鞋,再讓小傻揹上他的蠟筆小新書包後,便離開防空洞。

 

沒想到一出防空洞,天竟下起雨。我恨透下雨冬季。雨水不僅冷,有時晚上還有蛞蝓、蟾蜍等奇怪生物會爬進防空洞裡,噁心死了。一回我記得小傻竟抓著蛞蝓啃,還嘻嘻笑著,簡直把我給嚇死了。我當時立刻買可樂給小傻喝,要幫他消毒。可樂最好了,什麼細菌都殺得死。果然他後來也沒事。

 

我們接著往離海灘不遠的公車站走去。抵達公車站時,我看一眼站牌,下一班公車抵達時間是半小時後。我們只好坐著等。期間,我看見公車站後方,有好多黃艷艷的油菜花,美得讓我雙眼都捨不得閉了。小傻摘下一朵,並把花別上我的左耳,還說我跟花一樣漂亮,讓我忍不住掩嘴竊笑。

掃興的是,雨越下越大。公車站頂端有個破洞,雨一直灌下來。

我們未有可抵擋雨水的用具,也無隔絕雨水的力量。

於是,我們就這麼濕了……

 

不知過多久,一台醜得不像話,又噴著黑煙的公車抵達了。看來像開往地獄的交通車。也許它真是地獄列車也不一定,人生一切都很難說。但這是唯一途徑,我也只好帶著小傻上車,並將身上僅剩零錢投入。

 

嘩啦嘩啦的,錢像掉進貪吃的人嘴裡……

 

那嘴上有八字鬍的中年司機以嫌惡眼神,打量我們一眼,說:「還少5元,妳跟妳弟弟,一共40元。」

「我沒錢了。」我說。

「沒錢就下去!」司機說。

「可是我已投35元了。」

「沒──錢──就──下──去!」他又說。

「你有毛病呀,」我說,「我已投35元,你還叫我下去!」

「下去!下去!」他又吼,像個神經病。

「除非你先把錢還我!」

我僵持不動,一雙眼睛惡狠狠瞪著他。他也不甘示弱,一樣瞪著我。

 

一切都凝結了……

 

這時,一個身穿紅色襯衫、胖墩墩的光頭男人走過來,替我投了5元,又安靜折回座位。

「去你的!」我對司機說。

「也去你的!」我轉身對那男人說。他滿臉疑惑看著我。

「妳這小太妹,別人好心幫妳還遭妳咒罵!現在年輕人究竟怎麼一回事呀!」司機吼我。

小傻這時拉拉我的手,要我停止跟司機一般見識。

「怎麼樣?我就是放蕩!」我對著司機吼,「你要打我嗎?還是你要強暴我嗎?來呀!來呀!你們男人都變態!」

「下去!下去!就算有錢我也不載妳!」司機吼我,「真是肖雜某!」

我看見車上另個乘客正用手機拍攝我。

「拍屁呀你!」我對他比出中指。他呲牙一笑,並持續攝影。我想拿東西丟他,我不喜歡被偷拍的感覺,那如同被陌生人窺視裸體一樣。但我什麼都找不著,只好向他吐口水。但他閃過,沒中,我再吐,他又閃過。他持續笑著,持續拍著,像在黑暗裡發笑的小丑,令人厭惡到極點……

當我把口腔裡的液體用盡時,忽有股深刻無力感在內心浮現:我想哭,卻哭不出來。

小傻這時拉著我下公車。下車之際,我聽見公車裡有個婦人說我「沒教養」。我很想衝上車對她吼聲「去妳的」,可是已來不及,我們已在車外。

「姊姊,」小傻跟我說,「人類好可怕。」

「就是!」我說,「瘋子一大堆!」

這時我發現,小傻的褲子竟濕濕的。

「小傻,你尿褲子了嗎?」我問。

小傻露出尷尬笑容,說:「我以為妳要跟他們打架,才嚇得不小心尿褲子。對不起,姊姊。」

「沒關係,」我說,「這不是你的錯。」

 

我到附近蓮花寺公廁裡替小傻整頓好後,才繼續往我們目的前進。但沒公車坐,當然我們也沒錢搭計程車,唯一辦法,就是我們雙腳。小傻與我只好在寒雨中行走。倒不必認為我們可憐,我們根本不在乎雨水,且我們本就來自海王國,在雨中長途跋涉就像吃飯一樣稀鬆平常。

 

我們抵達銀行那條街的騎樓時,雨仍下著。街道上人很多,大家都撐傘,花花綠綠,猶如一個個水母。還有一些年紀與小傻相仿的小朋友,身穿五顏六色雨衣,像一顆顆走路香菇。

這時,我看見銀行外頭有個男孩正盯著雨景看。也許是雨水朦朧的關係,不知怎的,他看來竟發著光。當他轉身,臉映入我眼簾時,我忽好像掉進海裡一樣,雙耳被海水籠罩著,且聽見噗嚕噗嚕的氣泡聲,接著一陣心跳加速,噗通噗通的,彷彿快要爆炸。這奇怪情緒怎麼來的,我自己也毫無頭緒……

 

我腦裡突然浮現自己躺在巨大手掌裡的樣子,也聽見有人對我說:「妳不能死哦,要活著哦,要加油……加加油哦……」

他聲音溫暖而真誠,像加熱後的鮮奶,令人想大喝一口。

但他是誰?為何我看見他如此開心?

 

那男孩將手上的咖啡瓶丟進垃圾桶後,拿起腳邊黑色手提包,走進銀行。在他進入銀行後,我的心才漸漸平靜,但仍有餘溫,好像暖暖包,溫暖著我的心。

接著,我也牽小傻入銀行。這時,銀行裡面有一些人。除警衛外,還有一對抱著小孩的夫婦、一個抱著狗的濃妝中年女人,還有一個漂亮的年輕姐姐,卻未能看見剛才的男孩,讓我稍感失望。這時,那夫婦的小孩忽哭了。

「姊姊,」小傻拉拉我衣服說:「那小孩哭了。」

我摸摸口袋,裡頭還有一顆糖果。我走向前,打算把糖果給那小孩。她哭泣的樣子讓我很難過。她母親收過,並跟我道謝。但她身旁男人卻說:「這糖不能吃!」說完,他把糖果丟進隔壁垃圾桶。

我有點生氣,不懂他為何要浪費食物,於是到垃圾桶前,把糖果翻出,並與小傻分食一半。我故意大聲問小傻:「好吃吧?」小傻點頭。那男人只對我「哼」一聲。

警衛這時跑來找我問話。

「小妹妹,請問你們父母呢?」警衛問我時,從上到下打量小傻跟我一眼,讓我很不舒服,彷彿我們太髒,而不配來他們銀行一樣。

「我們自己來的。」我說。

「你們來銀行幹嘛?」他又問。

「沒幹嘛。」我說。我不想再跟他多說話。

「若沒事,不能隨便進來銀行哦,這裡不是麥當勞。」他指向外面,說:「妳看,外面有警察杯杯哦,他會進來檢查每一個人,若隨便進來的人,會被他捉走哦。」我往外頭瞧,確實在外頭看見警車。但警衛未免太小看我。他難道以為我不知警察是來巡邏嗎?看他得意洋洋的樣子,我有點同情他。

這時一隻小狗忽跑到我腳邊,聞我腳,甚至還舔我。我蹲下摸牠。隨後那濃妝豔抹的中年女人跑了過來,抱起狗,以嫌棄口吻說:「大衛壞壞,不要亂舔人,你看她那麼髒,萬一生病了怎麼辦?」同時,我注意到那年輕姐姐正盯著小傻看。這時我才發現她長得真的好漂亮哦,像模特兒。她不斷對小傻笑。我以為她喜歡小傻。後來她拿出手機拍小傻,還一直笑嘻嘻。我才發現,她在拍小傻破掉的鞋子。於是我要小傻站在我身後,我不要讓別人取笑小傻。

這裡的人跟防空幫不一樣,他們彷彿很討厭我們―毫無緣故的。我看小傻一眼。他也點頭,似乎也跟我有相同感受。

「姊姊,快把金卡拿出來。」小傻提醒我,「我們領完錢,趕緊離開這裡吧。這裡的人都怪怪的……」

我點頭。

可是當我把金卡從口袋裡拿出時,一件奇怪的事發生了:

眾人忽全趴下,並屏息、以欽羨眼神望著我的金卡,就連那小孩也一樣。突然,我感到威風無比。我看小傻一眼。正傲然笑著的他也看我一眼。

 

原來,擁有金卡是這麼風光的一件事。

 

這時,我看見剛才那男孩原來在銀行角落。

 

原來他在!

 

儘管他也趴著,卻跟其他人不一樣。他不是望著我的金卡,而是望著我雙眼。忽然間,我在他臉上看見一抹微笑,像彩虹的微笑,且那微笑是送給我的,是為我而笑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只好也對他微笑。我心裡忽害羞不迭,好希望鑽進另個空間,把棉被蓋在頭上……

「姊姊,」小傻拉拉我衣袖,「不要再發呆,該辦正事了。」

這時我才回過神,想起我們這趟來銀行的目的。

小傻與我緩步走到櫃檯前,將金卡交給櫃檯人員。她甚有禮貌的站起身子,拍拍衣袖,並對我鞠躬,才收過金卡。

「小妹妹,」她說,「妳年紀輕輕就擁有金卡,真是了不起!」

我對她微笑。「這可是我父親給我的呢!」

「令尊今日沒陪同您們來嗎?」她又問。

「他很忙啦。」我隨便說。要不,她肯定沒完沒了問下去。

「真可惜無法見到令尊一面,希望下次有機會。」她語帶遺憾說。

「隨便啦。」我說。

「那麼……我們進行吧。」櫃檯小姐說,並伸出雙手:「能否麻煩您將書包給我?讓我幫您把錢裝進書包裡。」

我照做。

她開始裝錢,把一疊疊鈔票放進小傻書包裡。看見那些青花花鈔票,真令人欣慰。半晌,她把裝得滿滿當當的書包還給我。我將拉鍊拉好,再讓小傻揹上。也許錢太重了,小傻嘴裡又呼嚕呼嚕吐出泡泡。

「走了,小傻。」我拉起小傻的手,意氣揚揚的離開銀行。

 

總算,這次我們豪氣的贏了世界。

 

出銀行時,仍細雨綿綿,但不再凍。也許那股自豪讓我頓時暖了起來。有這些錢,小傻跟我可有好日子過了。

除此之外,在我們步出銀行之際,竟有一輛高級轎車正候著我們。

而且,此刻我們已換裝。我身穿一件超高檔的紅色禮服,腳蹬金光閃閃高跟鞋。小傻則穿一套像極了富家子弟的衣褲:除獎得雪白的襯衫搭配黑色西裝小短褲外,還有一雙亮晶晶的黑皮鞋。我們簡直像剛走完星光大道。

這時,街道上人們全都注視著我們,眼神滿是羨慕。我想他們恨不得成為我們吧。

也許小傻也感受到高人一等的感覺了。傻笑的他,嘴裡泡泡甚至吹出嘴外,一顆顆氣泡不斷往天空飄去。

眾人不禁仰頭,並頻頻讚嘆。

相關書籍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73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